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跌倒吃饱
    陈文蕙一边在上海城看着上海城的各项事务的进展,一边在调教自己的人手。同时还在密切关注着江南官场一切动静。这一回牵涉的面居然比当年废太子一案还大。想想也是应该的,起码当年的废太子并没有插手朝廷政事,可是齐王呢,他可是把持着朝廷的吏部,这吏部是干嘛的,是管着天下官员考核晋升的地方。齐王在的时候,一个劲儿的拉拢靠向自己的势力,只要官员是投靠他的,只要给他足够的好处,就给这个官员升官,至少也是个优等的考核。至于没有给他送礼的,那就只能降职,甚至是获罪。这样一来,江南的官员们自然都投靠他了,清廉的很少。

    除了这些官员之外,还有就是读书人家。按说书香人家,投靠齐王的应该少了把,不,这个是废太子的时候没有的事情,就是齐王勤奋好学,手下的幕僚都是天下知名的学士,名士,因此,读书人很多都是倾向于齐王的。当然跟着齐王,齐王待他们也好,给他们官做,这样一来,本来是清心寡欲的读书人家,书香世家们也都沾染了铜臭,变了像了。这一次当然也跟着倒霉了。

    陈文蕙冷眼看着江南的官场上人头滚滚,只是冷笑不已。其实这大楚的吏治早就*了,贪官污吏多的很,杀不胜杀。这还不是最可恨的。毕竟千里为官只为财,当官贪一点不怕的,只要有节制,只要还能给百姓办点实事就行。可是,大部分官员只知道拉帮结派,只知道贪污受贿。哪里管百姓的死活。

    不够,看的多了,陈文蕙也发现了问题。就是苏州省,河阳省,湖州省这三个大省,就数湖州省的吏治相比来说清明一些,世家和官员们死的少一些。究其根本。还是因为湖州是陈远恒发家之地。陈家在这里经营多年,上下的官吏都是陈远恒当初精心挑选的,因此。大部分都还不错。再加上湖州的刺史是黄庭珍,也就是陈文蕙的好友黄语嫣的父亲,他可是由陈远恒一手提拔上来的,接替陈远恒成为了湖州刺史。因此,黄庭珍在任上萧规曹随。一直还沿用陈远恒在的时候的善政。所以,湖州这几年越发的富裕起来,经济活跃,百姓的生活也都有提高。而官场上也是好很多,完全清廉也不太可能,可是比起其他几个省份还是好了很多。

    陈文蕙看到这个现象还是很高兴的。其实在前世。她就很讨厌那些*的官员。只是在前世,她没有改变的能力。她只是个大公司的白领而已,哪里能左右得了官场?可是这一世不一样,这一世,陈文蕙出生在世家,接触的都是皇帝,皇后,太子,皇子,宫妃,公主,世家贵族这样的权利核心人物。陈文蕙有了这个能力可以改变这种*,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了。

    只是在大楚的政治,陈文蕙还是不太能插上手,陈文蕙看到这些现象,用心的研究,希望将来在南洋施政的时候,尽量的避免。因此,文蕙的生活一点都不枯燥。

    渐渐的江南的官场上,世家贵族们都明白过来了,生杀大权不是掌握在那个所谓的刺史手中的,最主要的是马家的人。马家在江南盘踞这么多年,亲戚故旧一大堆,真个求其请来,马家的也不好放手去做了。马明松是个聪明人,明白这一轮的反腐只能进行到这里了,水至清则无鱼,也不能搞的太过了。他向皇帝请示了一下,就结束了这些反腐活动,回到了上海城,那个巡按也回去京城复命了。

    等到马明松回到上海城,已经是一身的疲惫,不过眉宇之间都是喜色。

    陈文蕙为他接风,说:“马大哥,你这是劳苦功高,真是不愧是皇上最忠心的臣子啊。”

    马明松也很高兴,因为这个差事办的好,皇帝特地嘉奖了他。他的父亲也给他肯定,他在皇帝的心目中,还有在马家的地位都稳固不少。除了这些,马明松还有不能明说的开心。就是以往和他有过过节的人家,借着这一次的清理都差不多清除干净了。相信,马家今后在江南一定更稳固了。

    听到陈文蕙这么说,马明松呵呵笑着说:“都是为朝廷办事,哪里算得上劳苦功高啊。”

    陈文蕙看看这一会儿伺候的人都去上菜去了,就悄悄的问:“这一次,马大哥不但给江南的官场,世家豪绅之中的氛围为之一清,还为朝廷弄进了很多钱财吧?”

    马明松笑着说:“我想起来了,你以前可是趁着上一次赈灾的时候,买了很多抄家官员的铺子,田地啊。怎么了,现在还想再买一些?”

    陈文蕙以前买苏州城的铺子的时候,可是接受过马家的意见,也得到过马家的帮助的。只是,后来那些铺子和田地都被陈文蕙处理掉了。现在陈文蕙对于投资国内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但是这个话却不好明说,就说:“我是有心买一些,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可是奈何,手头紧张了。”

    马明松奇怪的问:“你可是我们大楚最有钱的姑娘家,哪里会手头紧张啊?”

    陈文蕙呵呵笑着说:“其实,不是真的没有钱,是钱都投到吕宋岛上了,一时间,还缺钱呢?哪里有那个闲钱去做这种不能立刻见效益的投资啊。”

    马明松恍然大悟,有些可惜的说:“哎呀,真是可惜了。相信你也从邸报上看了,这一次的查抄可是比你们上一次赈灾查的还要多,收获可是多着呢,皇上的库房都要堆满了,还有,江南空出来许多的土地,还有最多的是铺面,都是平日里拿钱都买不到的好位置啊。”

    陈文蕙笑起来说:“这可真是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啊。”

    马明松有些奇怪的问:“和珅是谁?嘉庆是谁啊?”

    陈文蕙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忙笑着说:“是我以前在安城听到的一句话,大概就是这样了。这些贪官污吏们犯错了,抄家了,皇上的国库倒是充实了。”

    马明松笑笑,他可不敢像这些世家女一样随意评判国事。

    陈文蕙说:“其实,我倒是觉得马大哥可以和皇上建议一下。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们都是从哪里积累的财富呢?都是民脂民膏啊,这一下子都归到皇上的国库里去,有些不太好吧,也应该分给老百姓一些利益,比如说免除某些苛捐杂税几年啊,给老百姓一个喘息的时间。或者是多办几个医院,免费给穷人看病,多着是多办几个养善堂,照顾鳏寡孤独,这样也算是让老百姓也能尝到甜头,这样拥护皇上决策的不是更多了,痛恨那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不是更多了。这就是民心啊。比什么金银珠宝都有用。再说了,最近一段时间,我觉得皇上的收益增加了许多,大概也不需要这些锦上添花的珍宝,土地之类的了。”

    这话说的马明松心中一动,这倒是个好主意,想来,要是他筹划好了,委婉的和皇上提出来这个事情,想来,皇上还有太子都会对他另眼相看的。过去,皇上认为他们马家只能给皇上赚钱,打听消息,从来不想着让马家的人出朝廷做官。要不是建设上海城,马家哪里能走上正途?现在,要是这个建议弄的好的话,说不定就给马家打开了从政的大门呢。

    除了这个,马家因为是盐商出身,一直都被人诟病,随便一个书生都能看不起他们。就是马乐宣现在贵为太子良娣,在太子府,还是会被那些世家女,甚至读书人家出身的李姨娘看不起。究其根本,就是因为他们家是商贾出身,是暴发户,是皇上的家臣出身,是奴婢的身份。要是马家能走上仕途,再加上这个建议被采纳,天下的百姓就会都受益,自然都会感激他,他可能要青史留名都不一定,自然会赢得那些清流们的赞扬,这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啊。

    马明松正在这盘算着呢,陈文蕙问:“马大哥,我是没有闲钱买这些了,你都买了没有啊?”

    马明松忙说:“我们马家买的也不多。因为我们本来在江南的铺子和田地就有很多了,那些珍宝我们也不是很喜欢,只是拣了几个特别的买了下来,别的都没有买。我们家的银钱大多投资在西北去了,也是没有闲钱啊。对了,我知道你一向都喜欢收集珍贵的药材。这一次我特意把那些珍贵药材都留了下来,你派个人去买把。我和三省的刺史都打了招呼了。”

    这话说的陈文蕙高兴万分。那些土地,珍宝,铺面,陈文蕙还真的没有看在眼里,可是这药材却是可遇不可求的,特别是上了年份的珍贵药材,比如百年老参之类的。这马明松太会办事了,不枉费她守在上海城这么长时间。(未完待续)

    ps:订阅少的可怜。请大家再支持支持我吧。
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500万彩票网|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