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三章 另有打算
    当初陈文蕙和万淑慧联合丽川公主设计弄陷阱给严松柏,就是要报当初严松柏陷害陈远恒之仇。【全文字阅读www.jp-118.com】可是,严松柏逃脱了,严松柏的夫人自尽了。这件事情,皇帝放下了,陈文蕙还有些不满。哪里知道皇帝是个很能隐忍的人,是故意留着严松柏的这条命,就用在这个时候。

    陈文蕙不禁对于那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皇帝起了尊敬之心,还真是深谋远虑啊,在严松柏这个事情上,他隐忍,等待,在打击自己的母家李家上,他冷酷,无情,对待自己的亲子太子上,他无情到令人发指。在对待上海城和新光城上面他懂得取舍,不固泽而鱼。在对待自己父亲,哥哥上面,他宽容大度。这样一个帝皇,真是个优秀的帝皇啊,冷血,有胸襟,果断,深谋远虑。

    陈文蕙不由得又想起刘演来。当初刘演温柔,俊美,礼贤下士,对长辈恭敬,对朋友义气,对百姓的疾苦很是关心,但是陈文蕙凭着多年的经验,还是觉得他骨子里透着冷酷。

    果然,他虽然多次对她表示爱慕之情,哎,天知道他怎么会对她有爱慕之情,那个时候她好像才八岁把?怎么能让一个男人对她有爱慕之情呢?

    当初他对她的爱慕之情,她也不是不感动,毕竟,刘演长着一张能令全天下女人都疯狂的脸。但是,她的理智告诉他,正是因为他太美了,所以,注定会有很多女人,所以,她不能喜欢上刘演。

    后来,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陈文蕙发现刘演温和的表面下面是藏着的冷酷,彻底的冷酷。一切都是以他的目的为主,为了这个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后来的事情证明了她的想法。自己的大堂姐嫁给他。带着丰厚的财产,带给他一个崭新的社交天地,给他的内院打理的井井有条,可是他回报他的是什么?是一次又一次的娶妾。娶侧妃。是为了一点小事,就惩罚她。

    这是何等的无情啊。而自己的好友瑶珍呢,嫁给他之后,他虽然在上海城分红以后,把那一百万两退回给了瑶珍,可是,他这样是为了面子,明知道,王家不会要这个银子的,这些还是瑶珍的。是瑶珍的就等于是他的,他毕竟是瑶珍的夫主,瑶珍只是他的一个妾室,这样做,他既保住了名声。又留下了钱财。

    这样的人也是天生当帝王的料,这样的人就是让女人伤心的人,一定要远离。

    陈文蕙正在胡思乱想,万淑慧说了几句,看文蕙没有回答,就说:“姑娘,姑娘?”

    陈文蕙恍惚过来。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刚刚想到了一件事情,走神了。你刚刚说到哪里了?对了,你说发现太子谋乱是因为严松柏,现在他怎么样了?对了,他的小妾不是明珠的姐姐,珍珠和宝珠吗?他们怎么样了?”

    万淑慧咬牙说:“严松柏已经抄家问斩了。他儿子。媳妇,孙子都流放了,他府里的那些仆人们都发卖了。成了官奴。那些人当初可都是打过我的。倒是珍珠和宝珠逃脱了。”

    陈文蕙奇怪道:“她们怎么可能逃脱呢?她们可是给严松柏生了儿子的。”

    万淑慧有些为难不知道这些事情应不应该和陈文蕙说,毕竟陈文蕙是个小姑娘,还没有定下人家出阁。

    陈文蕙却追问:“到底怎么逃脱的啊?”

    万淑慧只好说了珍珠。宝珠的通奸事发,严松柏打死了徐继祖,却被珍珠和宝珠跑掉了,孩子也不见了。严松柏已经把孩子送族谱里除名了。

    陈文蕙无语了,怎么还有这样的肮脏事,不过一想珍珠,宝珠当年还曾经色诱过自己的父亲,就知道这种可能性是很大了,只是这样也倒是帮助了她们,要不,严松柏倒台,她们下场会很悲惨。

    说起来,这个珍珠和宝珠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自己的父亲倒台,没她们什么事情,这回夫主倒台居然又没有她们什么事情。不知道现在她们在哪里呢。

    此刻京城旁边的庄子里,珍珠和宝珠正目瞪口呆的听着她们的奸夫两个以前的护卫说着严松柏家的事情。珍珠问:“你说的都是真的?严松柏倒台了?问斩了?严家都没有了?抄家了?”

    那个护卫严勇说:“是啊,我特意去打听了,还去了严家周围看呢,正有官兵从严家搬东西。”

    珍珠楞了一下,没有说话,宝珠倒是咯咯的笑起来了:“我们命大啊,这老贼死的好,省的我以后找他报仇了。我们的哥哥的仇这下子报了。”

    正说着,孙氏送外面抢进来哭喊着:“真的吗?严松柏真的死了吗?继祖我儿啊,你在天之灵听到了吗?看到了吗?仇人也死了,而且是抄家啊。”

    珍珠看到母亲这样子,想起惨死的大哥,也哭了起来。宝珠却有些不耐烦说:“哭什么?严松柏死了,没有人追究我们了,我们又自由了,再也不用这么躲躲藏藏的了,我们趁着现在手里还有银子,赶紧出来,置办田产,做起人家来。严勇,你赶紧娶了我姐姐,严申,我们可以成亲了,孩子也有了真正的家了。”

    可惜,严申却没有一丝喜色,麻木的点点头。处于兴奋中的宝珠一点都没有在意,她正在筹划以后的幸福生活。从在青阳城的时候,她就和姐姐一起敛财,有时候是收受那些想找严松柏办事的官员富商的贿赂,有时候是侵吞严家的产业,这样两边下手,迅速积攒下一份不菲的家业。她很聪明,这些东西,银子,都交给了她的母亲孙氏掌管。孙氏毕竟做了多年的官眷,这些事情还是能做的很好的。后来到了京城,虽然严夫人视她们姐妹为眼中钉,但是她们姐妹一个仗着宠爱,一个仗着儿子,联起手来斗夫人,居然一点都不落下风,照样敛财。再后来严夫人自尽,府里的大权掌握在她们姐妹手里,她们姐妹更加得势,疯狂侵吞严府的财物,严松柏的儿媳妇有所发觉,这才想法子把她们姐妹两个捉奸,令严松柏收拾她们。可惜,祸之福所依,她们居然因为这个脱离了严府,逃过一劫。

    现在,她们的夫主已经死了,她们又已经出了严家,彻底成了自由人了。手里又掌握着大量的钱财,又有孩子,有情夫,正是过好日子的时候。宝珠仿佛看到自己成为夫人的样子。兴奋的对严申说:“申哥啊,我们先去找个地方落下户籍,然后买了田地,买了宅子,成了亲,过两年,没有人想起来这件事,我就拿钱给你买个武官当当,或者是拿钱去买个衙门的衙役当,这样我们又有官身了,你就成了老爷,我就成了夫人,我们儿子是少爷,我母亲是老夫人。多好啊。”

    严申听了这话有些心动,珍珠却是很兴奋对严勇说:“勇哥,我们也这样,我们两个的宅子买在一处,走动着也方便,可好?”

    严勇眼睛一闪,笑着说:“那感情好,我们这就动身吧。我有个好朋友,是以前的同门,现在在晋州一个官员家里当护卫,我们就去投靠他,他一定能把我们的户籍弄好了。我们就托庇他,弄宅子,买田地,然后再找他帮忙弄个衙役,都头之类的当当。”

    宝珠听了,立刻问:“真的吗?那还等什么?我们即刻就去。”

    严申看看严勇,他也认识那个师兄,但是并不是像严勇说的那样,那个师兄是在一户官宦人家当护卫,还是护卫队长,他的主家也不是一般的官宦,是一个知府,所以,他的那个师兄在当地还是很有面子的。但是,他的那个师兄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手下是有帮会的,还开着赌场,开着妓院,这样的人,怎么能去投奔他呢?还有,他们和这两个姐妹又不是真的感情,不过是贪图对方的美色而已,还是这两个姐妹先勾引的他们。其实,严申自己有妻子了,当初,宝珠勾引他的时候,他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怎么能真的为了这么个女人抛妻弃子呢?至于宝珠生的儿子,虽然她说是他的儿子,谁知道呢?其实,严勇也不是真心对待珍珠。当初他们甘冒奇险救她们姐妹出来,是为了不让她们姐妹招出来,他们就是奸夫。哪里是想娶她们的意思啊?现在严勇这么说,难道这个他另外有打算?

    严勇正好像严申看来,悄悄的使了个眼色,严申立刻明白,忙催着动身。

    孙氏得知儿子的仇已经报了,心里畅快,现在看到两个女儿有了着落,将来,还能有两个当官的女婿,虽然只能是个衙役或者都头,比她之前当县令夫人是差远了,但是好歹手里有钱,想必也能过上好日子。最重要的是,从此她再也不是扶正的妾了,她成了老封君,成了老夫人了,想想心里更加畅快了。
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