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七十五章 以画论交
    翠玉一看荷包里面的东西,只见是两个赤金的梅花裸子,一个足有二两重,这两个裸子都能打对手镯了。翠玉那里能见过这么珍贵的东西,不由得赶紧要还给秋碧。

    秋碧笑着说:“不打紧,不过是玩儿的,我们每到过节,年下,姑娘们啊,老爷啊,夫人啊,少爷们啊,少奶奶啊,都给这个作为赏赐,我哪里多着呢。你就收着吧。”

    翠玉却不过秋碧,只得收起来了。

    秋碧说:“我看石姑娘这一手的画工还是很好的,也学了很多年了吧?一个官宦人家的嫡女出来怎么就只是带了你一个人啊?”

    翠玉立刻说:“妹妹哪里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啊?我们家的人口多,只有老爷一个有俸禄的,小妾多,庶子,庶女也多。我们姑娘还有一个嫡亲的哥哥,剩下的都是那些庶出的哥哥姐姐,妹妹们,家里田产也少,没有生意,老爷的官职也不大,只有五品,这点子俸禄怎么够养活一大家子呢。我们姑娘还好是嫡女,有我这么一个大丫鬟,还有两个小丫鬟伺候着。那些庶出的姑娘们可是只有一个小丫鬟呢。自然就要忙绿一些了。妹妹,你们是几个人伺候你们姑娘啊?”

    秋碧伸出手指来算着说:“我们姑娘有我们四个贴身丫鬟伺候着,还有另外的一等大丫鬟四个,地位在我们这些贴身丫鬟之下,还有八个二等,十六个三等。另外还有粗使婆子十个吧,还有奶妈一个。”

    翠玉惊讶的合不拢嘴。

    过了一会儿,秋碧回来了。文蕙看到秋碧,这个时候她已经给三位夫人画了肖像,当然都是简易的,要是按照正常的画法,这点子时间,就是一位夫人也画不完。饶是如此。还把画艺精湛的董夫人和石月思姑娘给惊到了。

    陈文蕙对身边自己的母亲使了个眼色。白氏立刻会意说:“蕙儿,你该累了吧?姐姐妹妹们,孩子也累了,不如改天让孩子去府上再给你们画吧。”

    这话一说。剩下的夫人们都醒悟过来,这个可是一位县主,小陈家的嫡出姑娘,可不是普通画工,怎么能让人家茶也不喝一口的一口子在这里画画呢。都笑着散开了,有几位夫人实在是想要这种肖像画的,亲切的握住文蕙的手,一定要文蕙过两天去她们府上玩耍。还有两个从手上撸下来手镯之类的给文蕙带上,说是见面礼的。那几位得到画像的夫人,特别是董夫人。更是不但给了文蕙见面礼,或是玉手镯,或是金手镯的,还殷勤的邀请文蕙和白氏改日去府上一坐,要郑重的感谢文蕙给画像。

    文蕙和白氏应酬了好大一会儿。才得以歇息。文蕙给母亲使了个眼色,借口更衣就带着秋碧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秋碧把打听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文蕙心里有谱了,说:“你看这主仆两人怎么样?”

    秋碧说:“我看,这主仆两个都涉世未深,而且家里不富裕,心地还是善良的。要不也不能给庶出的姐妹给拿捏。姑娘看我们大宅里面,文锦姑娘把四姑娘和五姑娘给拿捏的啊,哪里像这个石姑娘。”

    文蕙点点头说:“恩,我看这个石姑娘也是很聪慧,而且是个温柔安静的人。正好,就把这场造化给了她吧。秋碧。你悄悄的请了丽川公主到那边那个大石头旁边。那里我看没有人,要不,让丽川公主给安排一个安静的房间,我事情和她说。”

    秋碧忙点头答应了。文蕙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人丛中去。刚一进到人堆里,旁边就出现一个满面羞红的姑娘。对文蕙说:“陈家妹妹,我父亲是刑部的石大人,我的名字是石月思,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行吗?”

    文蕙一看,真是好,正想要结交这个石月思呢,她倒是主动找上门来了。文蕙立刻笑容满面说:“这位是石姐姐啊,刚刚我就在看你的画作,真是功力深厚啊,一定学了很多年了把?”

    石月思更羞了,半响,呐呐的说:“陈姑娘,我哪里算得上是功力深厚啊?跟臣姑娘比起来可是差远了。只是我从小爱画,从五岁的时候就磨着父母亲教导我画画,长大后又让父亲给我请了教师学画。再后来,因为一件事情,无意中认识了大画师仇子杰,蒙他老人家青眼,收为徒弟,这才能画成今天这样,实在是愚钝。只是我的画功虽然不怎么好,自认为跟着恩师这么多年,这还算是见过各家的画法,独独陈姑娘这素描画法,真是闻所未闻,一时间心痒难忍,想向陈姑娘学习,不知道行吗?”

    文蕙热情的拉着石月思的手说:“姐姐快不要叫我陈姑娘了,怪麻烦的。我名字是陈文蕙,你就叫我文蕙,或者是蕙儿就行了。我说姐姐怎么这画功这么好呢,原来是仇子杰的得意门生啊,真是名师出高徒啊。我曾经还临摹过仇大师的画作呢。很是佩服他老人家画的那副《秋日山林图》、《野游图》。至于姐姐说的我的这个雕虫小技,实在是取巧之极,姐姐要是好奇,不妨过两天到我们家去和我一起玩耍,我一定告诉姐姐这里面的技巧。”

    这一番话说的石月思喜不自胜,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个时候,秋碧给文蕙打了个眼色。文蕙会意说:“我和石姐姐一见如故,不如就定下日子,明天我下午有时间,请姐姐下午到我们家喝茶,我明天上午会派人送帖子给你的。你一定要来啊。我有些事情,一会儿我们再聊。”

    石月思没有想到文蕙这么爽利,本来还想谦逊两句的,又怕耽误文蕙的事情,只得答应了。文蕙就随着秋碧走了。

    一时间,离开了小林子,来到一处精致的小房子,一进门,就看见丽川公主在那里安闲的喝茶。丽川公主说:“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你又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可是你观察了这些姑娘们的品性,要和我说说嘛?”

    陈文蕙抚掌笑起来说:“公主姐姐真是玻璃心肝的人啊,怎么就这么聪明呢。我正是和这些姑娘们呆在园子里这一段时间,把这些事情和你说说的。”

    丽川公主说:“本来,你不过来,我也打算叫了你过来,因为我之前就想到了,这些姑娘,在我们面前一定是把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这样我们反而看不到真正的东西了。我担负着母妃给的使命,万一所选非人,日后闹出乱子来,也不好看。所以,我就打算让你和白家姐妹给我当个暗地的眼睛。我已经使了人去叫白家姐妹了。一会儿,她们来了,你们一起说。”

    陈文蕙笑了起来,正要说话,白家姐妹已经到了。丽川公主忙说:“时间有限,你们快说吧。”

    白家姐妹就把这些园子里的姑娘们的表现说了一番,其中也说了赵家姐妹,还有田敏仪和她们口角的事情。

    陈文蕙等她们都说完了,说:“我还要说一个人,就是和我一组画画的一个名字叫石月思的姑娘。我看她的画风,灵动活泼,观察细致入微,是个聪明的人,而且,她的画功很深厚,如果我不是另辟蹊径,都不能赢得过她。她小小年纪能有这么深的画功,可见是个沉静的人。我看她不错,特意让丫鬟去了解了一下,她是刑部一个五品官石大人的嫡女,家境一般,只有一点子土地和她父亲的俸禄,家里姨娘多,庶子女多,因此日子不好过。她倒是给磨练的很好。”

    丽川公主说:“恩,这个田敏仪,之前我看她的诗作,气势恢宏,长相也很可人,人也看着娇柔可爱,以为是个好的。可是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她的诗作有问题,这都根本不像是一个闺秀能写出来的诗,多半是她祖父代笔的。这样的心思可不好。倒是赵家的老大,我还算看中,舞蹈很美,人也可人,身份也好。这样一说,还真是不能选她了呢。”

    白玉艳说:“就是,这个赵家的两姐妹都气人的很,可不要选她们。”

    文蕙却说:“丽川公主姐姐,我倒是觉得可以选赵家的老大,因为她莽撞,没有什么脑子,这样的人进了宫,其实是个好刀来着,只要驾驭的好就行。至于那个田敏仪,她还是不要了吧。这样的专门调三窝四,还坑害好友的人,只是会惹事,没得让大姑姑跟着操心。还有就是这个石月思,我倒是觉得她温柔敦厚,选她给大姑姑做个办,倒是很好。”

    丽川公主深深的看了文蕙一眼说:“恩,你考虑的很周全。恩,要有身份高贵的,比如说赵家姐妹,免得都是小官儿,庶出的女儿人家会笑话父皇的。这赵家的老大好拿捏,家世又好,能当个好刀。这石月思也不错,温柔敦厚,正好给母妃做个伴。这还缺了一个,你们还有什么推选吗?”

    ps:

    求订阅,求收藏。
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手机捕鱼游戏| 500万彩票网|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500万彩票网|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