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为了未来筹谋
    陈召南和长公主商议了一下,第二天长公主去宫里找了皇帝说了一下,皇帝同意了这几点。【无弹窗小说网www.jp-118.com】..

    回到府里,田经业和他母亲陈远芳接住长公主,扶到内室休息,长公主说:“皇上都同意了。”

    田经业脸上露出喜色说:“祖母辛苦了。”

    长公主看着最疼爱的孙儿说:“经业啊,你要好好的办好这个差使,将来皇上一定会重用你的。我越来越老了,将来有一天,我不在了,这个府里要靠你和你父亲多支撑了。你伯父为人平庸,只能守成,把我们府里发扬光大,还是要靠你了。老二媳妇,你要多多支持经业啊。”

    陈远芳忙说:“母亲这是说哪里的话,母亲的身正好,一定能长命岁,府里可是要多靠着母亲才行。我们尤其是经业,哪里能担当此重任啊。”

    长公主叹了一口气说:“你以为我不想长命岁吗?但是,这生老病死是正常的,总有这么一天。我就是怕我们府里会步我那个妹妹齐府的后尘啊。你看,齐府自从我妹妹去世之后,变得没落了,要不是后来丽川这个孩给他们弄了个拍卖行,这将来吃饭都能成问题啊。现在有了拍卖行,这富贵是保住了,还越来越有钱了,终究是没有权啊,都是镜花水月啊。我们可不能这样。所以,老二媳妇,你不要妄自菲薄,这些年来,我还能不知道吗?你最是孝顺,遇到事情从来不逞强,处处让这你大嫂。可是将来呢?你一定要支撑起这个家才行啊。”

    陈远芳低下了头。

    长公主说:“我要先休息一会儿了,一会儿陈老爷就该来了,到时候再来叫我。”

    陈远芳忙服侍这婆婆躺下。带着儿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院,陈远芳对儿说:“经业啊,其实,你说的这些,我已经心中有所感想,正想找个机会和你说一下。”

    田经业忙坐直了听母亲说话。

    陈远芳叫左右的侍从都出去,单独对儿说:“其实。今天。你祖母说的没有错。我们大楚,不知道为了什么,这历代公主都很少。嫡出的更是少了。所以,皇家对于公主们都很宠爱,给的嫁妆丰厚不说,每个公主都有长吏。有属官,有工坊。不但富贵,而且有权势。但是,奇怪的是,这公主们在的时候。公主府里都是声势显赫,等到公主故去了,定要一落千丈的。就像齐府一样。我们家和齐府还不一样。你祖母是大长公主。是嫡出,和皇帝是一母同胞。尤其亲近一些。所以,将来,要是你祖母不在了,按照律法,你大伯一家是会给个爵位的。这一生的富贵是能保住了,但是从此也和朝堂无缘了。那都是闲散的爵位,没有实权的。而且,这个爵位还要递减,等到孙辈的时候,就只能是个五,或者七的小小闲散指挥使了。”

    田经业这个还是懂的的,点点头。

    陈远芳继续说:“但是,我们家不同。我们是次家。我们没有爵位,所以,我们不用袭爵,这一方面是没有保障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决定了我们只要努力,就能进入权利的中心,成为权臣,到时候,就算是弄个世袭的有权的爵位都不是难事。”

    田经业一听眼睛都放光了。

    陈远芳说:“要想有那么一天,一来,我们要有靠山。你祖母在的时候,这是最大的靠山。可是,你祖母身一日不如一日,我们还要有更大的靠山。你也知道,我的大姐,你的亲大姨娘,现在是宫里最尊贵的女人,皇贵妃。这还不算什么,我前几天得到你外祖父和皇贵妃娘娘的私信,可能,过一段时间,会有暴风雨来临,这朝堂之上会有大的变故。等到变故结束,有可能,皇贵妃就成了新的皇后。”

    这话一说,田经业吃了一惊,这是多么重大的事情啊,要是他成了皇后的外甥,这身份立刻就不一样了。

    陈远芳接着说:“这还不算,要是你大姨娘成了皇后,那么的人选也能定下来了,就是晋王。”

    田经业顿时说:“可是,皇上一直都喜欢的是齐王殿下啊?”

    陈远芳说:“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只是你大姨娘和你外祖父都捎信说,一定要跟齐王划清界限,估计这一次朝廷变故,就是从齐王身上来的,跟齐王亲近的人说不得都要倒霉。就是那周王都不一定能善了。所以,我想要你赶紧去海外,躲过这场暴风雨。除此之外,还能结交我们陈家。将来,你大姨娘当了皇后,成了晋王,妃就是陈凤,都是陈家的女人,我们自然也水涨船高。那样,就算是你祖母不在了,我们依然是皇亲国戚,依然能享受荣华富贵。”

    田经业目瞪口呆。

    陈远芳说:“这一次你去南洋,不但要把皇上交代的事情办好,还要趁机结交陈蕙,陈麟兄妹两个。”

    田经业忙问:“为什么?不是陈家大房的陈凤要当上妃甚至是未来的皇后吗?怎么反而要结交房呢?”

    陈远芳说:“这个你就不懂了。晋王是陈家的女婿,可是,晋王当了,甚至以后当了皇上,就只有妃,皇后这么一个女人吗?眼下,他的府里女人都不少吧?而且,你也应该听说了,他更宠爱白家的那个白侧妃多一些,将来当妃的一定是陈凤,可是陈凤都不一定是皇后,之前的王皇后在皇上当的时候,也只是个良娣。”

    田经业对于这些皇家秘辛还是知道的闻言点点头。

    陈远芳接着说:“不管将来晋王的宠爱是在陈凤身上,还是在白侧妃身上,还是在哪个女人身上,但是,他最信任的人,是陈远恒,你的舅舅。而且,我听说,他其实最重用的是陈蕙,你那个小表妹。他们的关系可是不一般。还有,我知道的,陈俊,陈麟兄弟两个,在晋王还没有娶陈凤的时候,就和晋王交好,这是微末时候的感情,最是金贵。等到将来,晋王登上皇位的时候,陈家房一定会权倾朝野的。到时候,陈凤想要固宠都要巴结房,何况是我们?”

    田经业一想也是,小时候的事情,他还记得。陈家房的兄弟两个因为是庶出,被他们这些嫡出的公哥儿们给排挤,他们两个就和晋王交好,还有忠义公府的庶赵崇义,还有一个京城小商人的儿,柳敬原。当时,他们这些嫡出的公哥儿们还嘲笑他们。说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庶出的都聚到一起去了。

    现在看来,陈俊已经是正一的城主,封疆大吏。陈麟这也要成为南洋吕宋岛的一个城主了,和自己一样,封疆大吏,正一,可是他这个城主和自己的不一样。他不受制于人,自己还有这么多表哥牵制着。再看赵崇义,在北疆屡立战功,早就是将军了,手下统领着兵马,位高权重。就是那个小商人的儿柳敬原,现在都是兵部的主事者之一了,深受晋王的信任。更不要说,这些人的领,晋王了,从郡王变成亲王,将来还能是,甚至当皇帝。

    他们这些人早就把自己这些嫡出的公哥儿甩出去好几条街了。

    田经业深吸一口气。

    陈远芳明白儿心里想的什么说:“这嫡出,庶出的,有什么呢?就是公主的儿,孙,不是也有没落的一天?看齐府就知道了。这王爷不是也有后代没落的一天,那些宗室里面的穷苦宗室们,你见的少了吗?他们身上一样流着皇家的血脉呢。”

    田经业想想也是,本来自己一向自负出身高贵,甚至自己的大伯家的堂哥都不能比。自己可是长公主的孙,母亲又是陈家嫡女,自己身上可是负者刘家,陈家,李家的嫡出血脉,尊贵无比。本来是看不上那些庶出的弟,如陈俊,陈麟,陈蕙这样的。可是情势比人强,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母亲说的很是,那些留着皇家的血脉落魄的宗室们,他从小可是没有少见,每年都靠着祖母接济她们呢。

    陈远芳说:“儿啊,你明白母亲的意思了吗?祖母和皇上都日渐老去,我们要保住富贵,要更上一层楼,就要看清形势,要知道,今天的富贵是因为皇上给的,可是一朝天一朝臣,明天的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要为了未来筹谋啊。”

    田经业想了一会儿说:“母亲说的话孩儿都明白了。我一定会和陈麟,陈蕙兄妹两个好好相处的,这样才能得到晋王的亲睐,再加上,我要是把南洋的城市经营好了,无论是皇上,还是将来晋王都会很高兴,这南洋粮食供应地对于哪一个皇上都很重要。有了这两点,我以后一定能如祖母所说的,振兴我们长公主府的。”

    陈远芳满意的点点头。(未完待续)

    ...

    ...
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捕鱼游戏平台|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