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二百零四章 讨价还价
    陈文蕙笑着说:“自己的表哥,我肯定是要帮的了。其实,我早就替你都打算好了。毕竟之前说白俊达表哥当主事,那个也是我的舅舅家表哥,我肯定也是要帮忙的。这一回是你当城主,这也是我姑姑家的表哥,一般的远近,自然是要帮忙的了。再说了,南洋四城,守望互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那个蛮荒之地,土著人的包围下,还有数不清的才狼虎豹,又远离大楚,孤悬海外,要是我们再不互相帮助,怎么能在南洋立住脚跟呢。”

    田经业听了陈文蕙这几句话,不由得肃严起敬,看来这个小表妹还真是和传闻中的一样聪慧,寻常‘女’子哪里能有这也那个的大局观?想想自己家里的妹妹,真是没得比。

    田经业忙说:“表妹这个话说的很是。我们从大了讲都是大楚的人,都是皇上委派的官员,也都是代表了各自家族的子弟。从小了说,我们都是一家子,都沾着亲呢,还是至亲,当然要守望互助。”

    陈文蕙心里一笑,田经业是开始重视自己的话了,但是也只是赞成,并不是听从,没看到他说的是守望互助,而不是一切听从指令吗?

    陈文蕙并不着急,这个过程可不是一撮而就的。陈文蕙接着说:“既然要守望互助,要一起发展,你们之前都没有准备,我这边已经开始准备了。黑家的不用说,他们要建的城市就是他们现在的据点,只要扩大一些就成了。我们可是白手起家。所以。这第一条就是人员的问题。光是靠着我们的银子。我们的几个家仆能干活吗?有了百姓才能有城市。所以,这人员是第一要位的。好在皇上给了我二十万的民夫。这些人里面有战俘,这个是壮劳力来着,是奴隶,还有三个县的贫苦无地的百姓。我已经让二哥去那里接手,并且把这些百姓都往京城这里搬迁,到了京城,我安排了船只顺着运河南下。到达上海城。到了上海城休整一下,就要坐着海船去夷洲岛的新光城。到了新光城再休整一下,才是往南洋的吕宋岛出发。这个过程,我是‘花’了银子的,你们要是想要买这些人,要把这些‘花’费补齐。我这二十万人,我只是留下了五万人,给了二哥五万,黑家买去了五万人。还剩下五万给你们留着呢。当然,你们要是不要。我自己可以全要了,实话实说。就是再来二十万,我一个城的也能都用上。”

    田经业虽然早就知道陈文蕙能分给自己人手,但是想着,只能有三,四万就算是不错的了,一下子能给四分之一的人,五万人,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田经业欣喜道:“好妹妹,能有这五万人,再加上我们各家的人,这回我就有底气了。“

    陈文蕙心里想,还真是各有方法啊,自己‘弄’来工匠们,通过重金,吸引了一万人左右。哥哥从江南‘弄’来了一万人左右,黑家本来在那里就有据点。这世家们也有家人,而且,这是几个世家共同的,哪怕一家出五千,也能凑出二,三万人来,看来,自己不能心太软了,该宰的就要宰。

    陈文蕙微微一笑说:“相必表哥也知道,这些人虽然是皇上赏赐给我的,可是也是我献上了上海城的收益才拿到的。所以,我还是要收钱的。”

    田经业忙说:“这个是自然,我们怎么能白白要你的人呢。表妹说个价吧?”

    陈文蕙说:“恩,这些人我准备不分男‘女’老弱,总共是五万人,一个价,每个人二十两银子。”

    田经业立刻嘴巴张的大大的,说:“怎么可能,这大楚一个奴婢才多少钱?二十两银子也太贵了吧,而且,这还不是奴婢,是百姓,不属于我们的财产呢。”

    陈远恒早就知道‘女’儿这些人要卖给世家十二两一个,这个价格都是高的了。哪里知道,‘女’儿开口居然是二十两银子。要知道‘女’儿收自己家才是十两一个的。收黑家也是十两一个。这一下子就是自己的两倍。所以,陈远恒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是,陈远恒毕竟城府深,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依旧在风轻云淡的喝着茶。

    可是,田经业很‘精’明,陈远恒不小心流‘露’出来的那一丝惊讶,还是给他扑捉到了。田经业立刻心里明白了,陈文蕙这个价格是出的高了。陈文蕙给黑家的,还有给自己家里的一定不是这个价格。

    果然陈文蕙说:“我也知道这个价格高了,可是我们要是买一个奴婢是几两银子就行了,可是要是买上几十个呢?买上几百个呢?这还不得让奴婢市场价格上涨啊?要是买上万个呢,这可是买上五万个啊。”

    不得不说,陈文蕙说的很有道理,正是因为买的多,所以困难。田经业有些为难,这个价格,家里那些长辈们肯定是不会满意的,没有想到还没有到达南洋呢,自己就先被难住了,以后,怎么让长辈们相信,怎么让表哥们为他马首是瞻啊?

    陈文蕙看着田经业的脸‘色’,有些好笑,真是青涩啊。陈文蕙说:“可是,我也不能为难表哥。表哥初次担当大任,这第一件事情要是办砸了,以后怎么取信长辈,怎么服众啊?”陈文蕙一边说,一边想,你不是打亲情牌吗?不是不服气我这个南洋总管吗?我这就给你一个下马威,我也给你打亲情牌,这个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话还真是说到了田经业的心眼里去了。田经业忙说:“好妹妹,你说的真是,你看看怎么想法子,帮我把这第一个差事办好?”

    陈文蕙笑着说:“我可以给你价格优惠一点。说实在的,我给黑家,给我二哥的价格是比这个低。按说,你是我亲表哥,对我二哥怎么样,也得对你怎么样吧?最起码,你和黑家比起来,我们才是自己一家人。”

    这话说的田经业连连点头。陈远恒看着这才几句话,‘女’儿就把田经业圈进来了,完全跟着陈文蕙的思路走,心里不由得好笑。

    陈文蕙接着说:“可是,亲情是亲情,这账目还是要清楚。”

    这句话又把田经业的心给吊了起来。

    陈文蕙说:“我给黑家和二哥价格低一些,是因为给了他们附加条件。表哥,你也听一下。黑家要为我的城市需要的农具,兵器,工具等,优先制造,而且,也给了我一个优惠价。还有,黑家要派出一些人才为我服务,比如说,帮我设计城市啊,帮我‘弄’房屋设计啊,还有教导我的农民种田,种果树啊。等等。还有,黑家炼‘药’堂还要出一部分人给我的人看病。当然,这些人我都是付工钱的,而且,都给的很高。”

    这一下子又提醒了田经业。是啊,自己家族,世家带出来的,有能管理庶务的,有能算账的,有懂得土木工程的,可是这懂得种地的还真是不多,就算是有那么几个,也都是明白北方的地怎么种,听说南洋那里的气候和北方完全不同,怎么教导呢,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请黑家的人啊。可是黑家的人,自己不熟悉啊,看来,等到和表妹谈妥了,还要请表妹介绍黑家的主事者和自己认识。

    陈文蕙说:“至于我二哥这边,二哥可是给了我五千个工匠的。当然,这些工匠的钱,我付了。”

    田经业一听是明白了,人家都有陈文蕙可以利用的地方,可是自己这边,有什么可以给陈文蕙利用的呢?

    陈文蕙不说话,慢慢的喝着茶,等着田经业想好了。

    果然,田经业较劲脑子的想着,最后,终于给他想到了一条说:“我这边有很多请客相公,这些人都是当过师爷幕僚的,有管理地方,管理政务的经验,我可以给你一些,这样你的城市就有人管理了。当然,这些人给了你,你要付工钱。”

    陈文蕙心里想,这个倒是不错,不过,不能这么快答应了。

    陈文蕙说:“这些人手倒是很有用,可是,我目前还不怎么缺,左右不过是个小城市,能需要多少人呢?至于经验,我相信,我教导一段时间,就行了。你知道我和晋王的关系很好,他身边也是有很多幕僚的,想来,他应该已经给我准备好了的。”

    田经业立刻也想到了,真是的,怎么把晋王给忘记了呢?自己这一伙人可都是晋王这一条战线上的。晋王身边可是笼络了许多能干的读书人的。再说了,就算是没有晋王‘插’手,人家的老爹就是二品大员,是从地方上一步步干上来的,身边还能没有积蓄的人才。他好像是想起来,晋王的一个宠妾就是出身江南一个开香‘门’第。人家开着书院,还能缺读书人?那可是桃李满天下啊。还有,自己的这个三舅舅和另外那两个靠着世家的面子,靠着姐姐,靠着‘女’儿当上官的舅舅不一样。这个三舅舅当上官,是因为他考上了举人,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还能缺了读书人的朋友?哎,可惜了,这还有什么能‘交’换的呢?p--55565+ds+24802144-->
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500万彩票网|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