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记仇的人
    大家刚松下来的气,又不由得主的提了起来。

    陈召南说:“你们知道吗?对于大海的探索正是从光烈皇帝而来,甚至,探索这个词都是光烈皇帝说的。当年光烈皇帝已经建成了上海城,那个时候,海外贸易,对于大海的捕猎都很兴盛,我们陈家的造船技术都是当年光烈皇帝教导的。

    这个大家也是有所耳闻的,当年兴建上海城的时候,皇帝就很高兴,还说要重建光烈皇帝的盛世呢。

    陈召南说:“可是,我们家光是有造船技术也是不行啊,没有海图啊,当年,海图一直都掌握在光烈皇帝手中。茫茫大海,没有海图,真是有死无生啊。后来,文蕙向晋王提出来要发展海贸,已解决大楚国库空虚,无钱五粮应对北疆战争的窘况。可是,发展海贸没有海图怎么办,文蕙就献上了海图。这个时候,我们都知道了,原来,文蕙是光烈皇帝的传人。”

    这些都是大家不知道的,陈文琪说:“原来,文蕙妹妹是第一个提出海贸的人啊。晋王受到皇上重用,还是因为晋王提出海贸,后来又赈灾有功。但是,我们哪里知道,海贸是文蕙向晋王提出来的。怪不得晋王对于三叔一家子这么信任。”

    田经业听了,突然想起之前母亲说的话,不由得看了母亲一眼。陈远芳对儿子微微颔首。

    田经业明白了,原来,这些母亲早就知道了。三叔一家子对晋王有大功,将来晋王要是能成为太子,甚至是皇帝。那三叔一家子一定能权倾朝野,这个不是因为三叔姓陈的缘故,是因为三叔一家子对晋王的帮助太大了。怪不得陈家大房和二房不能和三房比。看起来母亲是英明的。想到这里,田经业不由自主的看了白家兄弟一眼,白家兄弟的母亲,他的亲姑母,这方面就是不如自己的母亲了。还有陈文琪的母亲。陈文琪才能在自己之上,可是他的母亲,自己那个大舅母。王夫人,可是糊涂的紧。这么看来,还真是陈家女最是能干。庆幸自己的母亲比他们都要好。一样的表兄弟,一样的家世背景。但是母亲的精明与否,居然就能决定他们这些人的未来。看来。自己将来一定要让妻子多跟母亲学习,这样将来自己的孩子才能不输给同辈人。

    陈召南接着说:“皇上之所以任命文蕙做南洋总管,就是因为文蕙手上除了海图之外还有很多光烈皇帝传下来的东西,那些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会给你们的南洋之行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田经业一想,还真是,说:“我说呢。为什么,文蕙妹妹对于南洋吕宋岛的情况了解的那么清楚。很多东西,连黑家的人都不知道。原来是从光烈皇帝那里知道的啊。不过,想想文蕙妹妹做过的事情,开银行,建夷洲岛新光城,甚至洗头发的盆子都和大家不一样,这些说不定都是光烈皇帝传下来的。”

    陈召南点点头。

    长公主说:“我们说了这些,是想让你们都戒骄戒躁,不要认为文蕙年纪小就不把她当回事,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们自己。”

    长公主说这些话的时候,专门看着淑媛郡主说的。淑媛郡主立刻明白了,自己的不平,不甘心,母亲都看在眼里,怕自己吃亏,所以特意提醒自己。偷眼看去,只见陈召南看着二嫂陈远芳,立刻就明白了,陈远芳一向精明,一定是早就知道了这些,这才特意去于陈家三房交好,甚至是让儿子和陈文蕙交好,真是精明厉害啊。

    这边长公主府在议论陈文蕙,陈文蕙也正在和母亲白氏,父亲陈远恒议论着田经业等人。陈文蕙说:“我看这经业表哥,恭谦有礼,稳重心细,度量也好,是个能成事的人。可是这白家的表哥们就差了许多。”

    白氏冷笑一声说:“他们本来就仗着是正统弟子,身份高贵,目下无人,现在一下子搬出大宅,泯然于众人,可是又仗着母亲是淑媛郡主,他们是长公主的外孙,依然高傲如故,自然就不会虚心,才能自然就差了些。”

    陈远恒说:“你三姑姑,在长公主府,因为是次子媳妇,战战兢兢地伺候着长公主,在大嫂,厉害小姑子,婆婆之间求得生存,自然谨慎得多。她教导的孩子,自然从小儿知书达理,谨慎小心,身上没有那些世家子弟的纨绔习气。”

    白氏叹息道:“当初你三姑姑出嫁的时候,你大姑姑在宫里已经不受宠了,你三姑姑之所以能嫁到长公主家里,一切都是长公主要求的。长公主很是欣赏你大姑姑的才能,所以,一心为了次子求娶陈家女。要不是这样,你三姑姑也不能嫁到公主家。嫁人的时候,虽然家里给了你三姑姑很多的嫁妆,可是,我们陈家那个时候,已经式微了,你三姑姑没有强硬的娘家支撑,很是辛苦。这些都是我嫁到陈家之后,听她们说的。”

    陈远恒也感叹道:“哎,那时候的情形我还记得很清楚。三姐姐出嫁之后,经常被小姑子淑媛郡主刁难。其实,那个时候,淑媛郡主已经嫁到白家,她仗着长公主的宠爱,又嫁到了世家白家里,身份尊贵,处处刁难三姐姐,哎,三姐姐这个人从小就会隐忍,难为她每次回娘家都笑呵呵的。从来不让父母亲担心。可是,这京城就这么大,这些事情,我们哪里会不知道。嫡母心疼女儿,几次想给淑媛郡主难堪。可是,都被父亲给拦住了。父亲说,长公主对待三姐姐还是很好的,小辈之间的事情,府里不好出面。嫡母只得作罢。”

    白氏笑着说:“这淑媛郡主也有报应的时候,当年嫡母是息事宁人了,可是这个事情,皇贵妃娘娘都记得呢。皇贵妃娘娘那个时候失了宠,自然不能奈何淑媛郡主。可是现在,皇贵妃娘娘地位尊贵,又得皇上信任,而白家却易主了,我们这一只成了远房,搬出大宅。所以,这一次,本来是说让白俊达当城主的,可是,皇贵妃娘娘一说,皇上就任命了经业当城主了。淑媛郡主白白吃了个亏,还没有地方说理去。”

    陈远恒呵呵笑了起来。

    陈文蕙说:“哎呀,真是没有想到啊,这大姑姑还是很会记仇的啊。”

    陈远恒没有说话,白氏说:“哪个女人不会记仇,淑媛郡主当年在娘娘式微的时候,欺负她的妹妹,现在娘娘翻过身来,能不记恨?要不是有长公主在,娘娘早就出手了,那个时候就不是简单失去一个城主位置这么简单了。”

    陈文蕙说:“母亲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个人家。”

    陈远恒看了陈文蕙一眼,白氏笑着说:“小猴儿,就属你精,可是说你三姐姐婆家,锦乡候家的?”

    陈文蕙微笑不语。

    陈远恒说:“哼,这个锦乡候,跟我们陈家结了亲,却去站到了齐王的一面。那万家能给予他们什么,万家能跟我们陈家比吗?还居然不把你三姐姐当回事,我们陈家女是好欺负的吗?就是娘娘对付他们家,我也是赞成的。”

    陈文蕙说:“田家是因为有个长公主,一来,长公主位高权重,二来,长公主作为婆婆一直都对三姑姑很好。可是三姐姐家呢,可没有一个长公主了。不过是个侯爷,也敢跟我们陈家较劲?那个锦乡候夫人也是个不知所谓的,哪里来的胆子,敢看不起皇贵妃,直接站到了万贵妃的一边去。还在家里磋磨三姐姐。这真是不给皇贵妃娘娘面子,皇贵妃娘娘要是放过了她,岂不是要不天下的内命妇们耻笑?”

    白氏说:“就是这个道理,要是这一回皇贵妃娘娘不对锦乡候夫人出手,以后怎么统领内命妇,就算是将来当上了皇后,也管不了这后宫,管不了内命妇们啊。等着吧,等待暴风雨过后,皇贵妃娘娘当权了,成了皇后了,一定第一个收拾锦乡候夫人立威。一切后手,我们都已经布置好了。”

    陈文蕙知道,丽川公主不在京城,母亲就成了皇贵妃娘娘的左右手。闻言,心中一动问:“母亲,这大姑姑既然已经商议着以后如何统领内命妇了,还要出手对付锦乡候夫人,有没有找来二伯母商议啊?”

    白氏笑了说:“娘娘一点都不信任你二伯母,这些你二伯母都不知道。娘娘本来和你二伯母的关系一般。当初,娘娘失宠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二伯贪赃枉法,连累了娘娘,所以,娘娘一直都对二房不太满意。现在,娘娘身边有了陈嫔姐妹,天天的变着法儿说你二伯母的坏话,娘娘能对她高兴吗?她多次要进宫求见,娘娘都没有准呢。这件事情宫里宫外都知道,你二伯母弄的很没有脸面,经常被那些夫人们笑话。”

    陈文蕙哑然失笑,这个大姑姑还真是个记仇的人。(未完待续)

    ps:感谢褪色的记忆08、1394268487的粉红票。
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500万彩票网|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