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无奈
    陈文蕙和万淑慧对于未来充满了希望。可是城主府,丽川公主和驸马徐文昌却久久不能入眠。

    丽川公主索性起身穿上家常的衣服做起来喝茶。驸马也穿戴好,陪着公主喝茶。

    两个人自斟自饮,也不用丫鬟伺候。丽川公主说:“驸马,文蕙已经把她的股份换了人,换了地盘。我想着三舅舅家也一定会把自己家的那一成也换成地方和人。但是,三舅舅的那一成是从陈族那里得到的。要是献出去,有可能献给陈族,也有可能献给父皇。相比之下,献给陈族的可能性大些。可是没有想到,三舅舅居然献给了父皇。不但三舅舅要献出去,就是陈族也准备献出去。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

    徐文昌说:“别人不清楚,我们夫妻是清楚的,眼下上海城兴旺发达,未来,海外的城市建设的越多,航线越多,自然海贸就越加的繁盛。这上海城以后就是超过苏州城,大楚最有钱的地方,也是最给皇家赚钱的地方,这陈族怎么能舍得下啊?”

    丽川公主微微一笑:“舍得下,舍不下都没有法子。陈族远在东北,鞭长莫及,怎么能顾得过来?现在父皇信守承诺,我们夫妻算起来也算是半个陈族的人,自然是能保证陈族能顺利拿到这上海城的收益。可是以后呢?父皇能信守承诺,新皇呢?对了,新皇未来可能是陈族的女婿,晋王。可是,驸马你也是知道的,我那个表妹陈文凤并不受晋王的待见。相反,晋王更信任白侧妃一些。文凤早年对晋王很重要。给晋王帮了很大的忙,可是,现在呢?并不能帮上什么,相反,白侧妃无论是相貌,还是身世,还是给晋王带来的助益。还是才干都在文凤之上。白侧妃现在所欠缺的就是个皇子了。将来白侧妃要是能生下皇子。那晋王的后宫还能有文凤的地位?”

    徐文昌皱了皱眉头说:“不一定吧。怎么说,文凤也是晋王的结发妻子,是晋王正妃啊。”

    丽川公主笑了说:“傻驸马啊。这宫里的事情,你还是知道的太少了。当年我父皇可是李家的外孙,也是李家的女婿,可是。你看,父皇宫里当权当宠的妃子们有姓李的吗?李家在这么多年。父皇当政期间,得到了什么好处?现在李家已经成为了四家中垫底的家族了,缩在族地里不敢有所动作。”

    徐文昌一想还真是。

    丽川公主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将来晋王要即位还要有重要的一关要过。即使是文凤当上了太子妃,也不一定能当上皇后。我的母妃当皇后的可能到是越来越大了,可是正是因为我母妃当上皇后。这样文凤当皇后的可能就更小了,四家不会同意。一连出两个陈皇后的。”

    徐文昌一愣:“这么说到是有道理,可是,文凤成为了太子妃,却不当皇后,这能说的过去吗?怎么堵住天下百姓这悠悠之口啊?还有,文凤的儿子是晋王的嫡长子,已经被父皇封为了世子,这将来就是皇太孙,未来就是太子,这生母却当个妃子,怎么可能?”

    丽川公主说:“驸马啊,你知道母以子贵,但是,你知道杀母留子吗?”

    这话一说,徐文昌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能吧,这陈文凤可不是普通女子,她可是世家女啊,世家女的背后是有大靠山的,要是杀她,陈族能同意吗?”

    丽川公主神色黯然:“宫里的事情最是匪夷所思。当年父皇的太子妃是李氏。父皇的母后,本朝太后也是李家女,我的这个皇祖母成了皇后,父皇得到李家的支持,成了太子,当然为了换取李家的信任,娶了李家的女儿当了太子妃。可是,皇爷爷临终前却告诉父皇,他虽然是太子,可是,皇爷爷却留着密诏,要是他不做一件事情,这皇位就会落到我的哪个皇叔身上。父皇自然是要问什么事情。皇爷爷就说是,本朝先祖有秘旨,本朝的皇后自然都是世家女,可是不能连续出两个同姓的世家女。要是同时出现两个,就只能去一个了。父皇只能安排当时的太子妃病逝了。”

    徐文昌咋听这个秘闻,愣了愣,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说:“公主,当年父皇选择让太子妃病逝,是因为皇太后是父皇的亲母。可是,如果母妃成了皇后,晋王却不是母妃所出啊?那母妃岂不是危险?”

    丽川公主脸色一变,这还真是个问题。

    徐文昌没有说话。丽川公主想了一会儿,徐文昌看到公主这个样子,有些心疼,说:“你都知道的事情,母妃一定是知道的?”

    丽川公主点头说:“这些本来就是母妃告诉我的。”

    徐文昌说:“这就是了,母妃本来就知道这些,那她一定是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其实,母妃自己肯定会想法子保住自己。而陈文凤也是母妃的亲侄女,她老人家算无遗策,一定也会想法子保住文凤的。要是遇到困难,或者是没有两全之策,母妃一定已经和你说了。这一次母妃派亲信给我们送信,说的是关于上海城的事情,还有关于万贵妃的事情,这都是秘密,但是,母妃都告诉我们了。要是有困难或者是没有两全之策,也一定一起告诉我们。但是,母妃她没有提这件事。”

    丽川公主眼睛一亮说:“没有提就是说,母妃已经有了法子了。一定是既能保住母妃安全,又能保住文凤的法子,只是,这个法子是什么样的法子呢?”

    徐文昌想了一会儿说:“说不定,母妃到时候不让文凤成为皇后呢?母妃会支持白侧妃成为皇后?”

    丽川公主立刻说:“这不可能,母妃是陈族的人,一辈子对家族忠心耿耿,怎么都不可能支持白家。”

    徐文昌这下子也给难住了说:“那会是什么法子呢?”

    丽川公主想想出京前母妃说过的话,一个念头突然一闪而过说:“还有一个法子。规矩是人定的,这个规矩还是秘密的,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是历代的皇帝,还有宗人府的宗人令知道,只要皇帝不说,宗人令不说,谁会知道呢?就算是出了两个陈皇后,又有什么关系?”

    徐文昌立刻说:“母妃一向和宗人令家关系很好,莫不是已经和宗人令达成一致?”

    丽川公主想想说:“还真是有这种可能。母妃胆子一向很大,违反祖制这种事情,并不算什么。认真算起来,父皇把上海城的股份分给陈家,这也是违反祖制。父皇做起来不是一点儿犹豫都没有嘛?”

    徐文昌笑了起来说:“是啊,规矩这种事情,违反起来还真是不费什么啊。好了,这些事情,母妃一定会安排好的。她老人家见多识广,一定能处理的好好的。到是我们眼前的事情。我们真的要把上海城的利益献出去吗?”

    丽川公主想想也是,就说:“献出去是一定的。驸马,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当初可是没有拿本钱出来,一切都是父皇垫付的。当初,父皇把马家的那些股份收回来,我心里就知道,这上海城的收益我们是拿不住的了。只是,上海城还在建设中,除了我们夫妻,父皇也不放心把这么一颗摇钱树交给那些贪官污吏们的手里去。我那个时候,就想了,将来,我们给父皇培养了好的官员,能把上海城好好的建设发展下去,就是我们功成身退的时候,到时候,父皇看在我们多年辛苦的份上,一定不会亏待我们,给个几百万两的银子,或者是给些皇家的田产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们也不亏,不过是辛苦几年,又没有投入本钱,白白的得了几年的分红,这一年可是近两百万两的收益啊。几年下来,我们富可敌国也算得上了。再到临了的时候,得份产业,或者是得上几百万两银子,我们多划算啊。唯一让我疑虑的就是两点。第一是我们有了这么多钱,不是好事,子孙们有钱了就会挥霍无度,到时候跟我姑姑齐家的那些人一样,我姑姑去世后就落魄了,那可不是我想看到的。第二,人怕出名猪怕壮。我们有钱了,就会遭人惦记。父皇在,一定能护着我们,可是新皇呢?无论是晋王上位还是齐王上位,都不愿意姐姐这么有钱的。再说了,我这个姐姐可不是他们的一母同胞,还隔着一层呢。就算是一母同胞,这钱财动人心啊,保不齐皇上惦记。这要是别人惦记还好办,要是未来的皇帝惦记了,就掺了。”

    徐文昌点点头说:“公主考虑甚远,为夫自愧不如啊。这么看来,还真是文蕙妹妹出的这个主意好。我们去南洋弄一片地方,把钱都花出去,给大楚开疆拓土,就不会遭人惦记了。还得到了一份可以传给子孙后代的基业。真是两全其美啊。”(未完待续)
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