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第七章
    莫予深没去楼上拿那份股权转让协议,直接去了公司。

    公司地下停车场,莫予深和另一辆车同时到达,他下车,另一辆车的后门也随即开了。

    下来一个挺阔的身影。

    两车相距不到十米,装不看到都不行。

    彼此微微颔首,算作招呼,话都懒得多说。

    保安也识眼色,给莫予深和莫濂按了不同电梯。

    莫予深跟这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一向不亲近。

    莫濂是父亲的继子,父亲和母亲在他五岁时离异,父亲再婚,莫濂是父亲现任妻子与前夫所生。

    莫濂比他大一岁,到他们家后改姓莫,父亲对这位继子,这些年视如己出。

    进了电梯,之后两人没再碰到。

    丁秘书在忙,看到莫予深出现,满是诧异。

    一早时,莫予深给他打电话,说上午有事不过来,哪知道还是按时来了公司。

    “莫总,早。”

    莫予深点点头。

    丁秘书刚刚接到董秘的邮件,九点半,高层会议,他正打算汇报给莫予深,怎么向董事长请假。

    现在需不着了。

    “莫总,九点半,三十六楼会议室,莫董开会。”

    “开会?”

    丁秘书:“嗯,董秘刚通知。”

    莫予深一时没猜出,这次会议的决议。

    间隔不到一小时,莫予深再次见到莫濂,在三十六楼会议室,莫濂坐在会议桌的尾座。

    这一回,两人就跟商量好了一样,对彼此视而不见。

    九点二十五,董事陆续到了会议室。

    莫董也到了,各人纷纷打招呼,莫董的座位紧挨着莫予深,莫予深脸上没什么表情,视线落下的地方是电脑屏幕。

    显得漫不经心。

    莫董小声聊着,“嘉嘉最近怎么样?”

    莫予深:“老样子。”

    莫董见莫予深不热络,话到此。

    时间差不多,人也都到齐,会议开始。

    在座的,哪个不是人精,早就感到这次会议不寻常,莫董也就没拐弯抹角,说起莫氏旗下的莫氏地产。

    先是表扬了莫予深一番,莫氏地产前几年发展遇到瓶颈,在莫予深管理下,业绩突飞猛进。

    不管是项目口碑还是资金回流,都超出预期。

    莫氏地产综合排名,一跃到了业内前三。

    上周,莫氏和季家在上海合作的一个项目,获得当地相关部门批复。

    肯定的话说完,接下来才是莫董今天会议的重点:“莫氏地产能有今天,予深功不可没,如今地产这边的模式已经成熟。”

    然后,话锋一转。

    “不过药厂那边的利润一年年下滑,研发中心近一年也没什么突破,再这样下去,莫氏医药要被同行甩在后头了。”

    说着,莫董看向莫予深,“我衡量很久,还是觉得由你去管理莫氏医药,最合适,兴许就能创造‘莫氏地产’的奇迹。”

    对这样的高度赞赏,莫予深并未领情,脸上寡淡。

    他了解父亲,后面的决定,才是关键。

    莫董接着道:“以后医药归你管,地产那边你大概也无暇分心,这个差事就交给莫濂,也能替你分担一些。”

    话音落,莫予深‘呵’了一声。

    不轻不重。

    不过嘲讽意味颇浓。

    当场就让莫董下不来台。

    在座的,除了莫濂,其他人面面相觑。

    莫濂始终风轻云淡,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杯沿。

    气氛紧张,夹杂着尴尬。

    之后,莫予深没再多言,他双腿自然交叠,往后,随意靠着椅背,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旁人也猜不透他此刻所想。

    莫予深不怒自威的强势气场,就连莫董都逊色很多,没人压得住。

    安静、偌大的会议室,充斥着一股火.药味。

    莫氏集团是莫老爷子一手创办,前几年才退休。

    原本莫老爷子是想把集团直接交给莫予深,后来衡量一番,还是让莫董接手几年,借此也好缓和莫董跟莫予深关系。

    莫予深从小就跟莫董不亲近,这些年父子关系更是渐行渐远。

    莫老爷子也是不满莫董对莫予深态度,尤其是莫董再婚后。奈何手心手背都是肉,再不满,还是想着法子让他们父子缓和。

    今天这个局面,到底还是出现了。

    莫董见惯了场面,在做决定前,他就预料会是怎样的一幕,现在的一切,还在他掌控之内。“你们说说自己的想法。”

    还能怎么想。

    这里的董事,除了一人跟莫予深交好,其余几人都是跟莫董一路打拼过来,自然是毫无条件的支持莫董的所有决策。

    即便投票,那也是超过三分之二数通过。

    这场对决,悄无声息。

    而莫予深,毫无防备,输的彻底。

    之前忙活了半年的项目,还是跟奚嘉哥哥联手拿下的项目,上周刚签约,现在拱手让人,为别人做了嫁衣。

    会议持续了半小时,之后的内容,就是走了个形式。

    下月,莫予深兼任莫氏医药的总经理,而莫濂,到莫氏地产走马上任。

    莫氏地产和莫氏金融,之前都在莫予深手下,两个公司的业务,相辅相成。

    现在莫氏地产被划出去,不知道是莫董打算让莫予深跟莫濂相互制衡,还是过段时间,索性把莫氏金融也一并让莫濂管理。

    一切,都是未知。

    会议散了。

    董事陆续离场。

    莫濂搭了一眼莫予深,随后合上笔记本,离开。

    会议室只剩沉默。

    莫董和莫予深都没动,气氛对峙。

    ‘啪’一声,莫予深把电脑盖上。

    他也没看莫董,“外人看我笑话就算了,你倒是亲自弄个笑话给他们看。”

    莫董稍稍侧了侧眸,隐约看到莫予深一个模糊的轮廓,“作为莫氏的领导者,自然要为莫氏做长远打算,不能局限于现有的成绩。”

    莫予深最烦的,就是官方说辞。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对父子,情同陌路。

    莫予深把水杯拧上,“怕我跟我岳父那边联手,架空你这董事长的权利,索性就先下手。”他这才看向莫董,“我没说错吧?”

    也没管莫董什么反应,莫予深拿上水杯和电脑起身离去。

    丁秘书没参加会议,并不知道今天会上发生了什么。

    莫予深回来时,面无表情。

    他也不敢多问。

    之后有几份文件送到他这里,需要莫予深签字,他前去敲门。

    “进。”

    丁秘书推门时,迎面扑来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他不抽烟,对这个味比较敏感。

    “莫总,这是项目进度款,月底要支付。”丁秘书把文件递过去。

    很快,莫予深进入工作状态。

    丁秘书瞅到了桌角的烟灰缸,里面有大半支烟,抽了不到三分之一。

    烟灰缸边上是一盒刚撕开的烟,还有个打火机。

    办公室早上刚打扫过,除了莫予深,没别人进来。

    莫予深的烟都是用来招待客人,他本人从不抽。

    烟灰缸的这支烟,无疑,就是莫予深所抽。

    他跟在莫予深身边快七年,以往不管遇到什么棘手的情况,莫予深也没沾过烟,这是头一回。

    不过烟只少了三分之一,不知道是莫予深抽不惯,还是克制住了。

    莫予深把文件签了字,合上递给丁秘书,吩咐了句:“以后地产公司那边,超过十万以上的所有款项,必须由我签字。”

    丁秘书一头雾水,还是点头:“好,明白。”

    莫予深拿上烟灰缸去了洗手间,大概是闲的,他打开水龙头,清洗烟灰缸。

    钱、权,他并不在意。

    要是他想,莫氏集团早就是他一人的。

    今天会上,父亲这么防着他,没意思透顶。

    中午时,高层变动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莫氏集团。

    众人议论纷纷,连工作的心思都没了。

    莫濂和莫予深一直都是莫氏员工茶余饭后的谈论对象,两人的个人能力,势均力敌。

    又都有一副好皮囊。

    加之豪门水深,公司女职工私下最爱八卦。

    不止莫氏内部传开,程惟墨也知道了此事,他的律所是莫氏集团的法律顾问之一,此次高层变动,牵扯到一些公司文件变更。

    中午时,他接到莫氏董秘的电话,让他下午过来一趟。

    程惟墨挂了董秘电话给就莫予深打去,没打通。

    早上莫予深给他消息,说今天出差,大概还没落地。

    哪知道会在莫氏大厦楼下碰到。

    “还以为你在飞机上,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程惟墨进来,莫予深出去,两人迎面遇上。

    莫予深:“可能信号不好。”

    程惟墨现在不关心这个,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一夜之间,莫濂成了最大赢家。

    莫氏地产能有今天,莫予深付出了多少心血,别人不清楚,但程惟墨知道。

    可莫董一句话,一切归零。

    莫予深答非所问,“我约了药厂研发中心的负责人,赶时间。”

    程惟墨:“......”

    这都还没正式宣布,就这么敬业了?

    逆来顺受不是莫予深的性格。

    莫予深知道程惟墨的疑惑,他说:“我不想让的,谁都拿不走。”

    程惟墨拍拍莫予深的肩膀,尽在不言中。

    有莫予深这句话,他就不担心了。

    不过,任重,又道远。

    莫濂不是等闲之辈,而莫予深,也不是善类。

    这两人,有的争了。

    “你那个离婚协议,怎么说?”

    莫予深抬起步子,又落下,顿了两秒,“奚嘉下个月有马术比赛,等赛后再说。”

    程惟墨点点头。拖泥带水,凡事为对方考虑,也不是莫予深的风格呀。

    刚坐上车,莫予深就收到了奚嘉消息,是一个视频。

    视频里,一展了奚嘉马背上的风采。

    潇洒,性感。

    飒爽英姿。

    随后,奚嘉的语音电话进来。

    记忆断片的奚嘉,像变了一个人。

    以前他们最常一个多月不联系,电话没有,消息更没有。

    莫予深接听,奚嘉开口就问:“看完了没?”

    “嗯。”

    “技术过关吧?”

    莫予深没应声,视频他看了,不过没注意她骑得怎么样。

    那段视频是室内场地障碍训练,奚嘉专程让工作人员给她拍了,发给莫予深。

    莫予深没想到她还记着他之前在山里说过的话,要获得参赛资格,必须经过他这边的教练考核。

    她记忆不连续,一段一段。

    以前出现在她生活里的人,她大多记得。

    但最近一年认识的人,发生的事,基本就不留痕迹

    不知道参赛资格是戳了她哪个记忆点,时间过去那么久,她还牢记在心。

    莫予深没让步,态度坚决:“视频不算数,当面考核。”

    奚嘉满是自信:“随你。”

    “老公,你晚上几点回家?”

    奚嘉这会儿中场休息,闲得慌,就跟莫予深闲扯几句。

    莫予深从来没跟任何人报备过行程,不习惯,但还是说了,“九点前。”

    奚嘉:“那我九点零一分到家。”

    挂电话前,她得意的笑了一声。

    笑里纯粹、还透着骄纵。

    莫予深关了手机屏幕,往后靠,闭目养神。

    刚才那声笑,让一上午的阴郁,都散了。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抚宁县| 黔东| 婺源县| 贵德县| 壶关县| 巴东县| 青海省| 法库县| 墨玉县| 波密县| 万山特区| 珠海市| 古丈县| 绥芬河市| 耿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