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root'@'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www/wwwroot/www.jp-118.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www.jp-118.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十九章 我一直都爱你_迪文小说网
JIEQI CMS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热门推荐:
    第二天,比上班起的还早。

    去机场路上,奚嘉刷娱乐新闻,今天热搜跟星蓝要拍的那部剧的选角有关,不过都是小道消息。

    几个博主爆料,那部剧已经选定了女一和女二,是姜沁和向落。

    还没官宣,暂时不知真假。

    但一般不会空穴来风。

    现在全网都在关注,不知编剧会花落谁家。

    奚嘉收起手机,拿出岳老先生那部小说。

    这些年,她随身携带的东西并不多,这部小说就是其中之一。

    莫予深出声,“看多少遍了,还看?”

    奚嘉:“喜欢呀。”

    莫予深猜出,她想改编这部小说,刚看完娱乐新闻就开始看书,上回在山里,她就从他这里探过口风。

    这部剧的导演,是周明谦。

    车里很静,车轮轧过减速带的声音传进来。

    莫予深再度开口:“这次去山里好好休息。你的编剧水平有限,就是改编了,也是白忙活,周明谦看不上,别浪费那个时间。”

    真话尖锐。

    奚嘉不爱听。她斜了一眼莫予深,接着看书。

    一直到机场,奚嘉都没空跟莫予深说话。

    登机前,莫予深把奚嘉手里的小说拿过来,放她包里,“劳逸结合。”

    丁秘书尽量站在远一点的地方,看到自家老板被忽视,除了同情,再无其他。刚才候机,莫予深大概恨不得变成奚嘉手里的那本小说。

    奚嘉眼睛发酸,她轻轻拍拍眼眶。

    马上就分开,她这才跟莫予深说上几句。

    “在上海待多久?”

    “要几天。”

    奚嘉抬手,把他衬衫最上面那颗纽扣给扣上。

    莫予深垂眸望着她。奚嘉顺带把他衣领整理好,“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女人穿低领是要秀事业线,你们男人的事业线不在身上。”

    莫予深:“......”接不上话。

    还以为她是好心给他整理衣服。

    广播开始提醒,奚嘉推上小行李箱,走了几步又回头,“放心,我不会忘了你的。”语气轻松,还给他暗送了秋波。

    莫予深双手抄兜,一直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

    --

    莫予深到了上海,正好赶上莫氏地产的会议。

    自打莫濂上任以来,莫氏地产人心惶惶,尤其是高管,他们当初都是莫予深提拔任命。

    若是莫氏地产换了任何一个总裁,他们都无所谓。

    偏偏是莫濂。

    莫濂和莫予深,牵扯到了莫氏集团未来接班人的股权之争。

    高管们怕的便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莫濂的性子,哪会让莫予深好过。

    今天莫予深过来,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莫予深突然出现在会议室,引起不小的动静,他抬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他们继续。

    莫濂表情淡然,眼底的那抹诧异,一瞬即逝,没人捕捉到。他事先并不知情,不知道莫予深到了上海。

    莫予深坐在门边,旁听。

    像领导视察。

    会议室霎时安静下来。

    莫予深双腿交叠,气定神闲。

    他一向深藏不露,没人看得懂他。

    莫濂看过去,不管如何,场面上的礼节还是要的,本想点头打个招呼。

    莫予深视线略过莫濂,看向莫濂身后的大屏,上面是某个项目的沙盘投影,他认真看着。

    莫濂示意副总,“继续。”

    没几分钟,会议室恢复如常,讨论声甚至争执声,不绝于耳。

    莫予深支着下巴,视线一直落在前方的屏幕上,至于他看没看,丁秘书都看不出来。

    两个多小时后,会议结束。

    今天所有人的动作都麻利,散会不到两分钟,会议室就只剩下莫予深、莫濂,还有丁秘书。

    丁秘书起身,借口离开:“莫总,我到车上拿个文件。”

    莫予深颔首。

    丁秘书把会议室的门关上。

    门外,是莫濂的助理。

    有人在这守着,丁秘书就放心去了楼下。

    莫濂点了烟,用的是一只普通打火机,他直接丢桌上,‘啪’一声,打火机在桌面滑出一段距离。

    莫予深拧开水杯,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气氛对峙着。

    莫濂打破了沉默,“莫总大驾光临,也不提前说,有失远迎。”

    投影设备还没关,莫予深点点那上面的沙盘:“不懂就别瞎搞。”

    莫濂忽的笑了,“跌倒了才能成长,不是?”他指尖的烟雾,随着说话的气流,瞬间散开。

    莫予深没应声,眼神锋利。

    莫濂再度开口,“听说你最近在忙活申请研发投入费用。”顿了下,他说,“你要是求我帮忙,也许,我心情好,卖你个人情。”

    莫予深‘呵’了声。

    嘴角浮着一丝笑。

    那笑,不屑、凉薄。

    从莫氏地产离开,莫予深吩咐司机,去机场。

    丁秘书坐在副驾,好几次微微向后转头,莫予深都是那个状态,戴着耳机,也没看手机,不知道在听什么。

    要说是打电话,那十多分钟过去,他不可能一句不说。

    丁秘书第N+1次回头时,莫予深注意到了,他关了音频,扯下耳机,问道:“什么事?”

    丁秘书侧过身,“莫总,地产那边新建的项目,从沙盘上看,规划不合理,影响莫氏地产的口碑。”

    莫予深自然也发现了。莫濂现在很多项目都是直接越过他,找到董事长签字,要不是今天来了上海一趟,他都不知道形势比他想象中还严峻。

    莫濂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晚上十点多,莫予深到了北京。

    一下飞机,就接到爷爷电话。

    爷爷还没休息,让他回老宅一趟。

    莫予深猜到为什么事儿。

    关于研发费用。

    爷爷看到莫予深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呀,糊涂!”

    莫予深关了书房的门,笑笑,“我什么时候清醒过?”

    爷爷气的说不出话,喝了几口茶压压。

    莫予深倒了一杯温水,把爷爷手里的浓茶换下来,爷爷本来睡眠就不好,再喝浓茶,这是要彻夜失眠。

    爷爷指指沙发,示意他坐。“嘉嘉呢?现在怎么样?”

    莫予深:“去山里了。”爷爷肯定知道奚嘉生病的事,他也不用再瞒着,说道:“去那边养病。”

    爷爷点头。

    之前莫予深说奚嘉记忆力下降,是写剧本累的,他就觉得哪里不对,还真是生病了。

    爷爷语重心长:“予深啊,做生意,切忌感情用事。嘉嘉的药,再想办法,你现在极力加大研发投入,会给人留下口舌,说你这是假公济私。这个节骨眼,求得是个安稳。”

    莫予深:“为什么不能换个思路去想这件事?因为奚嘉的病情,研发中心那边多了一个商机。”

    爷爷:“那你得有本事让别人信服,不是光凭你一句话。我也不怕泼你冷水,董事会不可能通过你的提议。”

    莫予深手指轻轻扣着水杯,没接话。

    爷爷点到即止,关心起奚嘉病情,问奚嘉这个病最后会怎样。

    莫予深也不清楚,“最近几年要一直吃药,没法要孩子。”他说:“本来我就不喜欢小孩。”

    爷爷一直盯着他看,后来挥挥手,“早点回家歇着吧。”

    从别墅出来,莫予深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

    楼上书房,灯还亮着。

    莫予深看向书房窗口,有片刻的失神,收回思绪,他驱车离开。

    回家要经过那条梧桐小道,树干上的叶子稀稀落落,已经掉的差不多。

    今天一整天,奚嘉就在飞机落地时给他报了个平安,之后再无联系。

    离的远了,她跟他也没那么热络,不再缠着他。

    --

    深夜里的大山,格外幽静。

    静到能隐约听到很远之外、山洞里的虫鸣。

    奚嘉翻个身,还是能听到。

    后来困极了,迷迷糊糊时,她又感觉不对,这都冬天了,哪来的虫子叫?

    在山里醒的早,五点多,奚嘉就睡不着。

    外面黑着,一点亮光都没有。

    早上水汽大,空气里泛着冷。

    奚嘉穿了件厚外套,打着手机电筒,坐在走廊藤椅上看小说。

    阿婆起的也早,看走廊上有灯光,吓了一跳,走近才看清,“嘉嘉,怎么不多睡一阵?”

    “奶奶,早。昨晚睡得不错,不困。”奚嘉把手机反扣在书上,借着堂屋的光,走廊上不黑了。

    阿婆:“到屋里看,外头冷。我给你煎药,做饭去。”

    奚嘉放下书,跟着阿婆去了厨房。

    厨房不大,还有个土灶台。

    奚嘉要帮忙,阿婆没让,说她不会做。奚嘉就拿了个矮凳,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阿婆忙里往外。

    阿婆开始煎药,锅灶里的火头很小,暖黄的一小簇,火苗尖隐约是蓝色。

    阿婆跟奚嘉说道,“我给老岳打过电话了,他听说你来,高兴着呢,说你什么时候过去都行,最好能天天去,他正好有个人说说话。”

    奚嘉满心欢喜。

    去岳老先生家就是交通不便利,要挤景区公交。

    奚嘉吃过早饭就去了最近的站点,等着第一班公交。

    路过入口那家商店,奚嘉下意识朝那边瞅了眼,至于为什么要看那边,她自己也不知道。

    即便来的早,站台那边已经排了两条长队。

    奚嘉快步走过去。

    游客基本都是轻装上阵,顶多背个小包,拎点零食,只有一个人,提着行李箱,格外惹眼。

    那人是队伍里最高的,从背影看,气质不凡。

    男人站在奚嘉隔壁那队,在她左前边不远的地方,只隔着几个人。

    像有感应般,男人突然回头。

    奚嘉微怔。

    这是什么缘分。

    她没认出背影,但这张脸,她记得。

    周明谦,她最欣赏的导演。

    奚嘉以为周明谦不认识他,没打招呼。

    周明谦在这里见到奚嘉,不奇怪,她说过,在山里待过,还见过岳老先生,此番,应该也是去找岳老先生。

    “什么时候来的?”周明谦闲得无聊,问了句。

    奚嘉眨了眨眼,原来他认识她,听上去,还有点熟悉,她说:“昨天。”

    周明谦点点头,之后没再攀谈,他转过去。

    奚嘉从包里找出笔记本,开始找周明谦这几个字,有两处记录,一是他拒了她剧本,二是,前些天他给她修过车。

    心中了然,她收起笔记本。

    奚嘉以为能跟周明谦同车,谁知挨到她前面那人时,第一辆车满了,只能等着下一辆。

    再次见到周明谦,是在岳老先生家的院子里。

    奚嘉走在青石板上,往上看时,就看到了那个挺立的身影,正在抽烟。

    周明谦这次过来,是把暂定的一些主要演员的资料拿来给岳老先生过目,让岳老先生最后拍板。

    他来早了,岳老先生正在吃早饭,他就到院子里待了会儿。

    奚嘉走上来,“这么巧。”

    周明谦没接话,自顾自抽着烟。

    奚嘉站在石台边,逗了逗鸟,她本想周明谦多攀攀交情,可他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她便作罢。

    此情此景,奚嘉觉得熟悉,她远眺那片湖景,什么都想不起来。

    “嘉嘉也来了呀。”岳老先生吃过早饭,拄着拐杖出来。

    “岳爷爷,我又来叨扰您了。”

    “这么说,见外。”岳老先生笑呵呵的,“你们俩孩子进来坐。”

    聊了会儿,奚嘉才知道周明谦是带着工作来的。

    她待在这不方便,影响了他们谈事。

    奚嘉提出来告辞,说中午还要陪阿婆吃饭。

    岳老先生就没挽留,跟她说:“明天你过来,咱爷孙俩去钓鱼,钓了我们就放生。”

    奚嘉笑着,“好。”

    出门时,她扫了一眼周明谦,他还是那幅拽了吧唧的样子。

    就算是冬天,山里的天气也是说变就变。

    晚上时,下起了小雨。

    奚嘉看书看累了,推开她住的那间屋的窗,趴在一张旧书桌上,听着外面屋檐往下滴水的声,啪嗒啪嗒。

    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黑夜,她在脑海里构思剧本,揣摩里面人物的心情。

    不知不觉间,十点半了。

    北京也在下雨,淅淅沥沥。

    这是入冬来的第一场雨,说是雨夹雪,没看到雪花。

    莫予深刚到家,三楼漆黑,卧室更是。

    他开了灯。

    过了几秒,他瞅瞅天花板的灯,可能灯管时间长了,不够亮。

    莫予深给管家打电话,让他明天把三楼的灯都换了。

    管家:“?”

    莫予深:“太暗了。”

    管家:“......”

    “好,明天一早就换。”

    管家望望窗外,原来下雨天,年轻人心情也会受影响。

    挂了电话,莫予深看看手机,没有任何未接电话和未读消息,他把手机丢床上,拿了睡衣去洗澡。

    山里的雨还在滴滴答答,北京的雨这会儿大了,哗啦哗啦。

    从浴室出来,莫予深一边擦着头发,走向床边,拿起手机,没有人打电话过来。

    他盯着手机若有所思。

    夫妻一场,不问问她病情,也说不过去。

    他找出奚嘉的号码,拨了出去。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稻城县| 巴彦县| 朝阳县| 宁陕县| 靖江市| 沙田区| 五寨县| 高雄市| 彭山县| 绥江县| 中山市| 佛坪县| 玉溪市| 会东县| 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