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第二十八章
    奚嘉早猜到,莫予深去花店是给他母亲买花,刚才让他买玫瑰,只是给他一个台阶下。

    没一会儿,店里的人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朵花,跟他的风衣衬衫正装,很违和。

    奚嘉还是之前那个姿势,手托腮,另一手伸到窗外,毫无节奏的敲打车门。

    莫予深过了马路。

    奚嘉眼睛半眯,好整以暇看着他。“就一朵花,你还敢拿给我。”

    莫予深:“要那么多干什么?”把花从窗户给她。

    奚嘉不接,假装不满,其实就是逗他,想看他别扭,又对她无可奈何的样子。当然,也想看他怎么哄人。

    莫予深掰她手指,想把花塞到她手里,奚嘉紧攥双手。

    大街上人来车往,不时路过的行人转头看他们,一朵花,够抠门。难怪女人生气不要了。

    莫予深没了招,把花放到她鼻尖,“你闻一下,这朵花跟普通的玫瑰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

    “这朵是花王。”

    “......”

    奚嘉笑了出来。

    就连前排的司机都没忍住,拿手扶额,无声笑了,老板现在会说情话了。

    奚嘉再次抬眸看莫予深,他眼神柔和,嘴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这是她第一次见他这样的表情,不苟言笑的男人温柔起来,性感又致命。

    她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了几下。

    奚嘉双手托腮,抵在车窗框,跟他对望。难得,莫予深今天耐心好,她不接花,他就一直拿着,站在车外。

    司机受不了这样的腻歪,找个借口下车,去了旁边的便利超市。

    只剩他们俩,奚嘉说话就随意多了。“老公。”

    莫予深没吱声,等着她往下说。

    奚嘉没得到回应,又喊一声,“老公。”

    “嗯。”

    奚嘉:“你以前跟我求过婚吗?”

    莫予深如实道:“没。”当初见面了第一面,决定领证。奚嘉当晚给他打电话,说签个婚前离婚协议书。

    那种情况下的婚姻,哪还有什么求不求婚。

    奚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择日不如撞日,那你顺便跟我求个婚,新年新气象。”

    她还真是想到哪儿是哪儿,莫予深自然不会求婚,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个地方也不合适,他再次把花给她,“不要我就退了,退钱给你买咖啡喝。”

    奚嘉:“......”

    莫予深看着那朵花,“少归少,意义不少就行。”

    奚嘉下巴扬了扬,示意他说说意义。

    明知故问。莫予深没说白,把花递到了车内,放奚嘉怀里。

    意义,唯一。

    奚嘉把花的叶子揪了几片下来,她喜欢墨绿。

    莫予深绕到车的另一侧,坐上来,看她还在揪多余的叶子,“别被刺扎着。”

    “没事儿。”奚嘉拿出笔记本,从第一页看起,有莫予深相关片段,她就夹一片在那页。

    “知道这叫什么吗?”她抬头。

    莫予深没吭声。猜不到。

    奚嘉:“这叫永恒。我是你唯一,你是我永恒,你不亏。”

    跟编剧说情话,他说不过。

    即便是她信手拈来,他听着也不腻。

    看她小心翼翼翻着笔记本,生怕花叶掉下来,他不解:“你这样不累?”

    奚嘉摇头,“我骑马时就必须时刻小心又谨慎,习惯了。”

    司机已经买了水回来,发动车子。

    奚嘉让司机找家文具店,她要再买几个笔记本。

    进了剧组,以后需要记得东西会很多,需要分类。

    这本,就专门记莫予深。

    到家,奚嘉就忙着修改她那本霸道总裁风剧本《恋上深海的星星》。

    一开始不叫这个名。

    她看了电子版记录,后来才改叫这个。

    至于为什么要改名。

    没记录,现在不知道了。

    之前改编了岳老先生的作品,奚嘉有点开窍,从头开始构架这个剧本,虽然总裁还是那个总裁...

    莫予深在卧室待了会儿,见她没表示,他间接提醒,“你不记笔记了?”

    奚嘉侧脸,“在路上记下来了。”

    “可以复习复习。”

    “不用,我都记得。”她也没时间,现在要弄剧本。

    莫予深还想说什么的,欲言又止。她在爷爷家不是说了回去要哄他?原来是随便说说的。在卧室待了几分钟,他下楼去。

    到了书房,莫予深进入工作状态,和丁秘书视频会,讨论莫氏地产问题。

    丁秘书汇报,莫氏地产最近两个月的存货变现率跌到了68%。

    在莫濂接手之前,莫氏地产近年的存货变现率从没低于80%。有段时间,冲刺到了89%。

    如今库存大幅积压。

    丁秘书的分析客观理性:“当然,也跟快到年关有关,房子销售到了淡季。”不过即便,往年也没这么惨淡。

    莫予深关心的是:“莫濂现在什么态度?”

    丁秘书:“比刚接手那会儿态度积极了些。”

    若不是逼不得已,莫予深压根就不想跟莫濂去争个你高我低。最终损害的,都是自己的的利益。

    丁秘书继续:“之前莫濂开会时提到的那个项目,就是沙盘上看出不妥的那个项目,现在搁置了。”

    当然,也许资金链关系,暂时搁置,什么时候再启动,不好说。

    莫予深:“那个项目,不可能赚钱。”

    可地都拿下来了,规划都已经是那样了,还能怎么办?

    默了默,莫予深说起自己父亲,“节后莫董可能要把自己持有的股份和投票权赠与给莫濂。”

    丁秘书一愣。忘了给反应。

    莫董是莫氏集团,除了莫老爷子外,第二大自然人股东,投票权也仅次于莫老爷子。这样以来,莫予深的投票权就明显低于莫濂。

    至于莫老爷子现在会不会把自己持有的股权分了,不好说。

    不管是莫老爷子,还是莫董,都是在商场上磨练了一辈子,他们心里怎么打算,丁秘书一时揣摩不透。

    估摸着连莫予深都没弄明白。

    丁秘书在心里分析着,莫董持有股份,是夫妻共同财产,那一半是莫夫人,莫夫人那半肯定是给自己儿子。

    莫董这半,即便给50%给莫濂,剩余一半给莫予深,莫予深在持股上还是不占任何优势。

    历来,豪门的家产争夺,都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丁秘书接着汇报其他工作,研发中心那边,有了一些进展,但距离研发成果还远着。

    莫总私人名下的公司,丁秘书也一一汇报。

    影视投资那边,有了最新消息,岳老先生看中了奚嘉改编的那个剧本。

    周明谦给岳老先生发过去时,没署名,只以编号代替,岳老先生觉得奚嘉那本,最贴合原著,也把原著还原的最富灵魂。

    星蓝影视大概节后就官宣,年前开拍,开机仪式在哪天,暂时还没定。

    莫予深明了。

    会议结束。

    奚嘉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周明谦助理给她打了电话。

    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告诉她,她剧本入选,节后去星蓝开会。

    奚嘉感谢一番,问道:“您贵姓?”

    “免贵姓余,叫我余安就行。”

    奚嘉还没见到余安本人,听着声音,就挺喜欢。声音很柔,却不嗲,如水一般,还带着磁性。

    存了余安号码,奚嘉给叶秋发消息:【我跟周明谦合作了,我要治治他嚣张的气焰。】

    叶秋正在乐呵,她的角色也定下来了。刚刚给奚嘉打电话,结果占线。

    叶秋:【我演小女儿~】

    奚嘉不敢置信:【真假的?没骗我?】

    叶秋已经不奇怪奚嘉忘了那些细节,全当是第一次跟奚嘉说:【骗你干嘛,试镜通过了,周导助理刚通知我们公司。】

    奚嘉疑惑:【你之前是不是跟我提过?我忘了?】她开始翻笔记本,可两个多月下来,记了那么多,都无从找起。

    叶秋:【没,想给你个惊喜。周明谦这么严苛的一个人,我不是怕自己试镜不通过,没面子嘛。】

    奚嘉没怀疑,也没再找笔记。

    她已经很久没这么高兴,以后几个月可以跟叶秋天天见面,顺便吐槽周明谦。

    放下手机,她下楼找莫予深。

    “老公。”

    还没到二楼,她就开始喊。

    莫予深关了电脑,从书房出来。

    奚嘉站在楼梯口,“给你个机会,过来抱抱未来的著名编剧。等我获奖,我带你走红毯。”

    莫予深望着她,抬步走了过去。

    没抱她。

    “今天午觉也没睡,困不困?”他问

    “还行。”

    莫予深拽着她上楼。

    到了卧室,莫予深把窗帘都拉上,将卧室灯也关了。

    奚嘉这才意会,他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要补觉。

    期间,奚嘉声讨他,“刚才给你机会抱最佳编剧,你都不抱我。”

    莫予深用力扣着她的腰,“这不是抱你是什么。”

    奚嘉没控制好自己,喊他名字。

    莫予深低头,把声音吃下去。

    一切安静下来后已经快天黑,奚嘉困了。

    莫予深问她,“晚上朋友约了我出去玩,你去不去?”

    “不去,我也不认识他们。”奚嘉翻个身,睡觉。

    莫予深是跟程惟墨他们出去,听说还有季清时。

    手机响了,是花店工作人员,送花的人已到了门口。

    莫予深让管家放行,他看向奚嘉:“起来了,去楼下看看。”

    “看什么?”

    “惊喜。”

    安静了两秒。

    奚嘉掀被子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服。心里兴奋着,嘴上却说:“老夫老妻了,还搞这些干什么。”

    她给他一个浅笑,“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口是心非。”

    莫予深还能说什么。

    裙子穿好,奚嘉把头发简单理顺,边往外走,边扎了个丸子头。

    莫予深跟在她身后,刚才她喊累,喊腿疼,喊腰酸,多一分钟都能要她命,这会儿倒是精神头十足。

    一眨眼,她小跑着到了楼梯口。

    奚嘉站在楼梯转台,看着玫瑰花海,仿佛置身一片玫瑰种植园。她写了那么多霸道总裁剧本,最多写过999朵玫瑰。

    一看就没见过世面。

    震撼过。

    慢慢平静下来。

    奚嘉转头。

    莫予深已经走到身后,正看着她。

    奚嘉没抱他,没亲他,连感谢也忘了。

    她是个俗人。

    这么多花,她一时被惊喜冲晕。

    “我二哥以前说我天真,说我异想天开。我所有剧本里,都写山盟海誓,都写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说没有那样的感情。我觉得是有,只不过太罕见稀少。”

    她自顾自说着。

    转身又看向那些花。

    奚嘉没去客厅看花,反倒上楼。

    莫予深:“不看了?”

    “拿手机拍照。”说话间,那个愉悦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

    莫予深垂眸,瞅瞅自己身上这件发皱的衬衫,之前跟奚嘉欢爱时弄成了这样,他暂时没换,怕奚嘉看到那些玫瑰花,会哭花妆,把他衬衫弄脏。

    结果她没眼看他。

    很快,奚嘉拿了手机下楼。

    “老公。”

    “嗯。”

    奚嘉没驻足,匆匆下去。

    莫予深回卧室,换了衣服出门。奚嘉还在摆弄玫瑰花,够她玩一个晚上了。

    会所,今天放假,人比平时多。

    程惟墨早到了,季清时也在。

    莫予深脱了风衣,搭在沙发背上。

    季清时给他一杯酒。

    莫予深想起,“叶秋在新剧里有个角色,配角。”他也是今天才听丁秘书说,之前没关注。

    季清时点点头。

    叶秋演技一般,可能还没找到窍门。

    莫予深又想起来,之前季清时拜托他的事情,“帮你问了,叶秋还没走出来,说快要忘了你了。”

    季清时一怔,“你什么时候问的?”

    莫予深沉默了几秒,开始喝酒。

    不说也不行。“一个半月之前。”

    季清时:“......”

    莫予深:“当时只顾着奚嘉的病,忘了说。”

    季清时半晌没说出话。

    莫予深跟他碰杯,以示歉意。

    玩到凌晨,季清时离开会所,说了个小区名字给司机。

    司机疑惑,这小区名字他没印象,转身,跟季清时确认。

    季清时报了具体位置。

    司机点头,没多问,发动车子。

    这个小区在五环边上,对季清时来说,很偏。

    深夜,不堵车,比白天省了不少时间。

    这个小区,季清时来的也不多。

    是叶秋的房子,她这几年拍戏片酬,攒了买的房子。当初钱不够,她要贷款,奚嘉知道后借给了她。

    她缺钱,也从来不跟他说。

    季清时只记得哪栋楼,至于哪单元,哪层,忘了。

    车子进不去,司机就在小区门口停下。

    季清时下车,拨了叶秋电话,没人接。

    他发了消息:【我在你小区外面。】

    还是没回应。

    叶秋刚收工,这会儿在回家的路上。她不知道季清时半夜找她做什么。大半年了,两人再无联系。

    路上安静,不如市区热闹。街景也一般。

    叶秋忽然想到他来找她的一个可能,回复:【等十分钟,我在路上。】

    季清时:【怎么这么晚?】

    叶秋没再回。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

    季清时喝了半杯水,叶秋才到。

    商务车停下,叶秋下来,那是公司的车,她自己没买车,车技差。

    再见面,叶秋也说不上来对他到底是恨,怨,还是想。

    她收了收表情,“到小区里说吧。”

    大门口不时有人进出,不方便。

    季清时看着她,“刚收工?”

    叶秋没吱声,抬步朝大门那边走。

    季清时紧随其后,随她进了小区。

    走到安静的中央景观旁,叶秋驻足,“放心,我不会对外说,我跟你在一起过。不会让你喜欢的人没面子,被媒体带节奏。你要是跟她在一块了,我不会蹭你们热度。”

    季清时:“我只是来看看你。”

    “那谢谢了。”她抬步就走。

    “叶秋!”

    叶秋头也没回。好不容易结了一点痂的伤口,又被季清时给撕裂。季清时喜欢的女人是一位知名制片人。颜值和能力在圈里很有名,粉丝比她这个小演员多好几十倍。

    再看她,入行好几年,一部像样的作品都没有。

    她以为他不会关心人,只不过他关心的那个人不是她罢了。

    他看那个女人时的眼神,从没在她身上有过。

    --

    元旦假期很快过去。

    四号那天,星蓝公布了电视剧的主创阵容。

    热搜本来就是预定。

    哪知道高居不下的热搜竟然是奚嘉,她是因颜值上了榜。

    网友一开始好奇这个编剧是哪个腕儿,打开微博一看,简介竟然是:一流骑手,三流编剧。

    这人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一部电视剧作品的编剧。

    网友开始翻奚嘉的微博,看到了她马术运动场的飒爽英姿。

    最终被她的气质和颜值俘获。

    有正面的热搜,就有负.面的。

    众人开始质疑奚嘉的编剧能力,剧还没开拍,就已经被唱衰。

    细数奚嘉的热搜,前十五里面占了六个。

    奚嘉打开自己的微博,这才一个小时,粉丝涨了几十万。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匀速增长,到夜里,不是要破千万?

    会议室的门开了,周明谦和助理余安进来。

    奚嘉今天来公司开会,来得早,就直接在会议室等着。

    “周导,早。”

    周明谦没应声。

    余安感觉自己老板太...目中无人,就赶紧接了一句:“奚嘉姐,早。”

    奚嘉早上来时,已经复习过笔记本,“余安?”

    “是我。”余安的笑,透着暖,眼睛里也是。

    有一种岁月静好的美和安静。

    奚嘉对余安莫名的好感,放在娱乐圈,余安的美不惊艳,但特别耐看,皮肤很细腻,却是素颜。不化妆的女人,自然美。

    奚嘉坐的那个位置是周明谦的,她不知道。

    周明谦还有点气度,没赶她起来,在她旁边坐下。

    奚嘉跟周明谦没什么可聊,低头看手机。

    周明谦扫了一眼奚嘉笔记本空白页上的计算竖式,旁边还写着,粉丝增长量。

    这么多人开黑她,她还有闲情逸致算她能涨多少粉?

    奚嘉嘴角勾着笑,在刷新微博主页面,每次刷新数据都在变。

    周明谦的视线从纸上移到奚嘉脸上,这个女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奇葩存在。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安顺市| 来安县| 柞水县| 金溪县| 昌平区| 蒲江县| 溆浦县| 酒泉市| 安平县| 东乌珠穆沁旗| 仪陇县| 大埔区| 芜湖县| 朝阳县| 靖边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