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三十二章
    到了饭店大厅,各找熟悉的人坐一桌。

    奚嘉坐在尚老师边上,方便沟通剧本。

    奚嘉旁边还有个座位,她气场大,颜值又太出众,除了交流剧本,平时她也不跟她们闲聊。

    那个位置自然而然就空了下来。

    莫予深抬步过去,哪知被人捷足先登。

    周明谦思忖着,奚嘉跟莫予深肯定要避嫌,不会坐一块,他就心安理得的坐了下来。

    莫予深盯着周明谦背影望了数秒,被姜沁给拉过去,“我刚刚让厨房加了一道菜,你应该会喜欢。”

    “什么菜?”

    “醋溜墨鱼。”

    “......”

    最终,莫予深坐在了另一桌,只能看到奚嘉的背影。他觉得奚嘉不黏着他了,两个星期不见,她也没像以前那样,时刻想看到他。

    等菜时,莫予深给丁秘书发消息,【买些描红纸。】

    丁秘书从来不多问,应下来。

    一顿饭下来,莫予深朝奚嘉那桌,扫了不下一千八百遍。

    顺带着,周明谦也像水果一样,被切了一千八百次。

    姜沁给他夹了菜,一块鱼肉,她还特意蘸了一点醋汁,“尝尝吧,这家饭店厨师手艺不错,特意给你点的。”

    莫予深斜睨姜沁一眼。

    姜沁当看不见,若无其事的又夹了一块鱼肉给自己。

    莫予深给奚嘉发消息:【今晚的菜不怎么清淡,要不要给你单独点几道?】

    奚嘉:【没事儿,现在胃一点儿不难受了,这几天胃口还不错。】那个西药停了一周后,胃基本就恢复跟以前一样,食欲也正常。

    莫予深还是担心,她比前段时间又瘦了不少:【多注意点,别吃太油腻。胃药带了吧?】

    奚嘉:【备着呢。】

    聚餐结束。

    尚老师跟奚嘉说,今晚和周明谦还有主创一块沟通剧本,明天那场是重头戏,今晚对剧本,有问题的提前改。

    奚嘉向来以工作为重,“好。我们在哪碰头?”

    尚老师:“要不去周导那边?他房间宽敞,有客厅。”她去征求周明谦意见。

    周明谦做了个OK的手势,约好了时间,他拿着烟去了饭店外面。

    奚嘉只能给莫予深发消息,让他回家,她晚上还要加班。

    莫予深:【回家也一样加班。】

    奚嘉:【是要讨论剧本。】

    隔着那么多人,莫予深看向奚嘉,最终,回复她:【注意休息,别熬夜。】

    莫予深回家有视频会,明早还要早去公司,就没在度假村酒店留宿。

    汽车驶离度假村,在夜色下的公路上疾驰。

    手机震动,莫予深以为是奚嘉,结果是母亲。

    秦苏澜:【出差回来了没?】

    好半晌,莫予深回了个:【嗯。】

    秦苏澜没再说其他,他也没问。

    次日。

    莫予深到办公室,一叠描红纸早放在他办公桌上。

    丁秘书把今天的日程安排表递给莫予深,等着吩咐,莫予深大致瞄了眼,全天都是开会。

    莫予深问,“研发中心那边怎么说?”

    这才半个月,哪会那么快就有进展。丁秘书摇了摇头。

    莫予深没人可说道,就跟丁秘书吐露了句:“奚嘉快听不见了。”

    丁秘书一愣,第一次那么无力,接不住话,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莫予深翻开文件,没看进去,脑海里都是跟奚嘉的听力有关,声音小一点她就听不见了,打电话时她总以为是信号不好。

    丁秘书:“我今天再去研发一趟,看看什么情况。”

    莫予深回神,示意丁秘书:“你忙吧。”

    丁秘书离开,办公室门关上。

    莫予深对着文件怔神半晌,拿过手机,把手机里昨天拍的几页剧本上传到邮箱,开了电脑,将这几张图片打印出来。

    离开会还有段时间,莫予深把描红纸铺在打印出来的剧本上,奚嘉手写的那部分,他开始照着描,模仿她字体。

    一天的会议结束,莫予深的私人号码像停了机,没任何电话和消息。

    散会,莫予深给奚嘉发了消息:【还在忙?】

    奚嘉:【嗯。】

    回到办公室,莫予深找了张空白纸,上面写了行字,是他自己的字体,拍下来发给奚嘉。

    奚嘉没回。

    办公室敲门声响,丁秘书进来,“莫总,秦阿姨在楼下,刚给我打了电话,问你忙不忙。”

    莫予深没吱声。

    丁秘书还在等着回话。

    莫予深看着窗外,天已经黑了。他回头,“让我妈上来吧。”

    秦苏澜已经二十五年没来莫氏集团,一切是熟悉的,又是陌生的。

    丁秘书亲自下来迎接,“秦阿姨,好久不见。”

    秦苏澜浅笑着,“这些年辛苦你了。”

    “应该的。”丁秘书伸手拦着电梯门,等秦苏澜进去,他才摁电梯键。

    莫予深亲自给母亲泡了咖啡,自元旦那天,他跟母亲就没联系,然后就是昨晚那条信息。

    母亲知道他的具体行程,应该是问了丁秘书。

    秦苏澜敲门进来,她拿下墨镜,把风衣挂起,“正好路过,你办公室灯还亮着,我就给丁秘书打了电话。”

    秦苏澜解释着。

    莫予深办公室在四十多层,一层一层数,根本就不准。

    他把咖啡放在母亲面前的茶几上,“什么事?”

    冷清的、公事公办的口吻。

    秦苏澜丝毫不介意:“也没什么事,上来看看你。那些花,现在还没谢,开的正好。谢谢。”

    莫予深垂眸,看着茶几上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花是奚嘉送你的。”

    秦苏澜:“你跟嘉嘉,谁送的都一样。”她端起咖啡杯,轻轻搅动。

    办公室陷入沉默。

    秦苏澜不知道要跟儿子聊什么,仿佛聊什么他都嫌多余,这样坐着就好。

    母子俩就这样安静了二十分钟,一杯咖啡喝完。

    秦苏澜:“还要加班?”

    莫予深点了点头。

    秦苏澜放下咖啡杯,“那妈妈不打扰你了,等嘉嘉不忙时,你们俩去我那吃饭。”

    莫予深没表态,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秦苏澜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她穿上大衣,整理好丝巾,“妈妈回去了。”临走,她又多说几句:“妈妈看了娱乐新闻,嘉嘉现在是编剧,听说剧组拍戏不分昼夜,让她别累着。”

    莫予深:“嗯。”

    他送母亲到门口,想跨出办公室,脚步最终停下。

    进了电梯,秦苏澜的手已经放进包里,想拿墨镜,犹豫了几秒,又作罢,天早就黑了,用不着再戴。

    几十秒的时间,还没来得及走神,电梯就停在了一楼。

    电梯门缓缓打开那一瞬,秦苏澜脸色变了变,却很快,面色如常,如雁过无痕。她目不斜视,走出电梯。

    电梯外面的人,不管是莫董,还是莫濂妈妈,都愣在当场。

    莫董回来做些交接,莫濂妈妈陪着他一块,顺道给他整理一下办公室的东西带走,特意挑了下班后过来。

    谁曾想,二十五年没碰面的人,在这个场合下遇到。

    莫濂妈妈脸色还没恢复,刚才还以为自己眼花。她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秦苏澜还是风韵犹存,身材不曾变化多少。

    岁月圆润了秦苏澜年轻时强势的棱角和锋芒,却也沉淀了她的优雅和从容。

    即便五十多岁,矜贵的气质依旧引人侧目。

    莫董回头,看了眼那个背影。一如离婚那天,她从民政局出来,头也不回的决绝和心高气傲。

    从电梯门打开到现在,不过短短几十秒,却像个慢镜头,将这一幕拉长,横跨了二十五年。

    “还走不走啦!”莫濂妈妈隐忍着怒气。

    莫董没听到莫濂妈妈的声音,直到那个笔挺的身影走出大厅,什么都看不见,他收回视线,进了电梯。

    莫濂妈妈想问他,秦苏澜怎么回来了,话到嘴边又卡住。问多了不是给自己添堵?

    她侧眸,莫董正盯着电梯键看,明显走神。

    “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这个时候回来,肯定是莫予深让她回来问你要股权。”明明在意利益,还装那么清高。

    莫董没吭声。

    一直到楼上,电梯里始终沉默。

    秦苏澜在车里缓了好一会儿,她想了想,她十九岁认识那个男人,相恋、结婚、生子、离婚、离开。

    如今过去了三十四年。

    人生,也不过如此。

    她抬头,又望了眼莫予深办公室的大体位置,随后驱车离开。

    莫予深站在窗口,看着楼下,车来车往,他也不知道哪辆是母亲的车。

    正走神,有敲门声,他以为是丁秘书,“进。”

    进来的是莫董。

    莫予深淡淡瞧着父亲,没吱声。猜测道父亲为何而来,大概是遇到了母亲。

    莫董开门见山,“你妈妈...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莫予深反问:“跟你有关系?”

    莫董知道在这里讨不到好,刚才去找公司副董,不知怎么就拐到了这一层来。“你妈妈身体怎么样?”

    在脱口问出这个问题时,他恍然,他们都老了。怨了一辈子,也恨了一辈子。

    莫予深坐回电脑前,打开邮箱,没搭理父亲。

    莫董站在门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应答,一个人无趣,关上门离开。

    莫予深没工作要处理,关了电脑。他给奚嘉发消息:【未来的奥斯卡最佳编剧,还在忙?】

    奚嘉刚收工,今晚有场夜戏,耽误了点时间。她点开手机,有两条未读消息,刚进来那条,很讽刺啊。

    她点开上一条,是张图片。

    莫予深手写的一行字:【今晚还要跟周明谦讨论剧本?――莫予深】

    看完,奚嘉笑了。

    ‘周明谦’这三个字,这回用的是最大号字体,而‘莫予深’这三个字,大概是小六号?一点点,跟小蚂蚁一样,显得很委屈。

    奚嘉回他:【我今晚回家,风雨无阻。】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蒲江县| 原平市| 余庆县| 横山县| 正定县| 米脂县| 萨嘎县| 徐水县| 南安市| 台山市| 宜城市| 沁水县| 曲松县| 淅川县| 长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