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第三十三章
    奚嘉刚发送了消息,伏总就在群里@全体人员,十分钟后开会,在周明谦房间。这个群里只有他们主创人员。

    伏总又来一条:【谁都不能缺席!】

    这句连着发了三遍。

    奚嘉看着刚发给莫予深的消息,恨不得撤回来,但已经超时。

    莫予深:【我去接你。】

    奚嘉:【...老公,对不起啊,我要开会。刚接到通知。】她把群聊截图发送。

    莫予深盯着屏幕看了数秒,回她:【没关系,工作要紧。】他拿上外套离开办公室。

    夜晚的城市,流光溢彩,喧嚣也落寞。

    莫予深拿出耳机插上,打开音频,吩咐司机,去老宅。

    听着录音,他突然想起,之前奚嘉让他重新录一段,只要后半句,后来忙工作,就忘了录。

    一直到老宅院子,莫予深拿下耳机。

    爷爷家的客厅没人,一楼灯都熄了,只有书房的窗户透着亮。

    莫予深没急着进屋,站在门口打开录音机,把那句话想了一遍,开始录:“这辈子,只爱我老婆奚嘉一人。”

    录好,他发送过去。

    莫予深没麻烦阿姨,动静很小,直接去了二楼。

    敲门声响,“爷爷。”

    “进来。”莫老爷子正下棋,他睡得晚,没事就自己跟自己下棋。

    “今天怎么有空?”

    莫予深答非所问:“昨天出差刚回来。”已经二十多天没过来。

    莫老爷子指指对面椅子,“下一盘?”

    “今天开了一天的会,脑子昏沉。”莫予深婉拒了,头脑也还算清醒,就是心沉不下来。

    莫老爷子没勉强,猜到莫予深是想到这里静静,之后的时间,他专注下棋,也没同莫予深聊天。

    莫予深靠在沙发里,闭目养神。这几天的事扎堆往头脑里钻,奚嘉的病情,研发中心的进度,母亲,父亲,还有莫濂。

    前几天程惟墨给他打电话,问他怎么想,怎么争取。

    父亲前些天约了私人律师见面,至于股权和投票权怎么赠与,外人无从得知。程惟墨还特意替他打听,什么消息也没打听到。

    程惟墨劝他,找父亲聊聊。

    他没去。

    那些东西,争来的都没意思。

    就像当初,母亲不屑和莫濂妈妈争父亲一样,她走的坚决潇洒。

    莫予深在书房待了半个多小时,眯了会儿。

    莫老爷子乏了,收拾棋盘。

    莫予深睁眼,看了看手表,“爷爷,我回去了。”

    莫老爷子关心道:“嘉嘉最近怎么样?”

    “还行,在剧组待着挺开心。”莫予深报喜不报忧。

    莫老爷子说起前些天的热搜,“你奶奶这段时间呀,没事就关注这些,看到人家说嘉嘉不好的,她就反驳,打字也慢,半小时打不出一段字。还有一次跟人杠上了,一下午没闲下来。”

    莫予深:“......”

    莫老爷子挥挥手,“早点回去歇着吧。”

    从爷爷家离开已经不早,回到家快凌晨。

    莫予深丝毫没困意,在跑步机上跑了五公里才去睡。

    奚嘉那边也刚散会,这次讨论的时间比较长。

    她回到房间拿了车钥匙就出来,刚到门口电话响了,是季清时。

    “你三更半夜打什么电话?”

    “你不是没睡。”

    两分钟前,奚嘉还发了个朋友圈。

    季清时现在在国外,几个小时后的航班。

    “等回去,我去探班。”

    奚嘉刚好关门,前几个字没听清,就听说他要来探班,“你疯了吧,大半夜探什么班。你别过来啊,我没空,现在要回家。”

    季清时不由拧眉,算了下时差,“太晚了,回什么家?”

    奚嘉走向电梯,“我老公对我有意见了,我这段时间冷落了他,回家哄哄他。你就别过来添乱了。”

    季清时以为有司机开车,就没管她,跟她又说一遍,“明晚我到北京,直接去剧组看你。”

    奚嘉一点都不想看到季清时,主要是叶秋在剧组,叶秋好不容易进入状态,被他一搅合,演技肯定一夜回到解放前。

    奚嘉坚持不让他来剧组,“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我想看你行不行?你现在翅膀硬了,电话不打,消息不回。你还记不记得你多长时间没跟我一块吃饭了?”

    季清时想抽烟,这边酒店禁烟,只能忍着,塞了颗润喉糖放嘴里。

    奚嘉想了想,“我们元旦没见面?”

    “没。”

    即便这样,奚嘉还是不想见季清时,“你来探班不方便,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你就别给我找麻烦了,我在剧组忙的要死,没空跟你见面。先这样,电梯来了,我挂了啊。”

    不等季清时再说什么,奚嘉挂了电话,进电梯。

    奚嘉自己驱车回市区,凌晨的路上不堵,比平时节省了半个多小时,凌晨两点前,她到了家。

    别墅的灯都熄了,她打了手机电筒先去了二楼,简单冲个澡,边擦头发边去卧室。

    怕惊吓到莫予深,她开了卧室壁灯。

    莫予深睡眠浅,有动静就醒了,看着眼前的人,他以为是梦,不过还是问她,“你怎么回来了?”

    奚嘉爬上床,“不是说了,风雨无阻?”她低头,吻落在他唇上。

    莫予深这才清醒,不是梦。他抱着她,翻个身。奚嘉躺在了下面,莫予深摩挲着她脸颊。

    有不满,也心疼。

    “下次不许半夜开车。”

    这是他的底线。

    奚嘉点头,答应他。又给他宽心,“忘了我老本行是干什么的了?开车对我来说,就跟走路一样。不对,比在平地上走路都简单。”

    莫予深接着给她擦头发,奚嘉把毛巾一把夺过去,“你这人吧,别假正经,我就不信你现在还有心思给我慢条斯理擦头发。”

    莫予深被说的哑口无言。

    奚嘉抬手关了灯,莫予深炙热的亲下来。

    之后谁都没说话,时间都用来解了相思。

    结束后,奚嘉累的直接睡着。

    莫予深没什么困意,起来找她的包,拿出笔记本去了书房,将她最近的笔记本复印了十几页,用来描红。

    第二天,奚嘉要在八点前赶到剧组,不到六点她就起床,昨晚四点才睡,一共也没睡两个钟头。

    莫予深让司机开了商务车送奚嘉,他也随车。

    奚嘉一开始不让,怕耽误他去公司。

    莫予深坚持,“上午没什么事,我在车上一样处理工作。”他把商务车后座的那排椅子铺上毛毯,放了枕头,让她路上多睡两小时。

    奚嘉拉车门时又想起一事,她转身回别墅。

    莫予深:“落东西了?”他跟上去。

    奚嘉:“我带件家居服,能在酒店穿了串门的那种。”有时她要找尚老师和叶秋,穿着性感睡衣不方便,穿外套又麻烦。

    莫予深:“那带件厚一点的。”

    奚嘉瞄他,这男人,恨不得她成天裹着羽绒服出去。

    到了卧室衣帽间,奚嘉站在橱柜门前看了看。自结婚以来,她的衣服,不管裙子还是家居服,都是性感成熟风,没什么保守的衣服。

    莫予深打开另一个橱柜,给她找出一件,“带这套。”

    奚嘉:“......”

    这是她的‘战袍’,结婚后就没穿过,以前她最爱的款式,从小就喜欢,可爱小马家居服,油棕色,仿马毛,有眼睛有耳朵,还有马尾。

    后来随着身高增长,小马变成了大马,款式依旧。

    莫予深已经把这套找手提袋装起来,奚嘉就随他。反正在酒店里,她也只去叶秋和尚老师房间。

    去片场路上,奚嘉睡了一觉,缓过劲来。

    到度假村已经是八点,奚嘉整理好头发,匆匆下去,莫予深没下车,一直目送她拐弯不见。

    奚嘉去洗手间补了妆,出来时冤家路窄,碰到了周明谦。

    周明谦上下打量着她,一看就没睡好,眼皮略浮肿。

    奚嘉从他眼里读出了嫌弃和不满,她冲他斜睨一眼,给他一记警告的眼神。

    周明谦突然质疑自己,他当初为什么要替她修车?为什么要给她让座?

    可能是...心瞎了吧。

    奚嘉早上没来得及温习笔记,她找个安静的地方,快速浏览,一边看一边背,尽量往脑子里刻。

    时间不够,她只把这两天的补了。

    每多过一天,她的笔记就多不少,每早,需要她记住的东西就越来越多,她也越感吃力。

    右手中指,笔杆磨出了茧。

    笔记本上记录的重要几个人都看完,她又点开邮箱,里面还有电子版,跟工作内容有关,她接着看。

    周明谦已经坐在了监视器前,转脸就看到奚嘉边走边看手机,不时对照手里的剧本一块看。这个女人很矛盾,他阅人无数,偏偏看不懂她。

    进组这些天,肉眼可见的,她清瘦了不少。除了对他时态度恶劣,对其他人,她又是温和的,低调的。

    “奚美女,过来跟我说说这段。”叶秋喊她。

    奚嘉收起笔记本和手机,“哪段?”

    除了叶秋,还有其他几个演员也围过来。

    奚嘉不仅给她们说了写这段时的想法和要表达的情感,还亲自给她们示范了其中一段的表情和肢体动作。

    周明谦坐在监视器前,后来视线不知怎么就落在了奚嘉侧脸上,以前余安说过,奚嘉有着最美侧颜,正面也是盛世美颜。

    当时,他嗤之以鼻。

    这女人还挺有镜头感,演起来,像那么回事。

    奚嘉不知道跟她们说到了什么,忽然笑了,她看过来时,笑没刹住,像是对他在笑。

    周明谦移开视线,下一秒,他对着那边,“玩够了没?”声音冷冰冰的。

    她们互相眼神吐槽周明谦一番,散开来。

    这两天,所有演员慢慢找到状态,拍摄进度赶上计划。

    今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

    中午时,奚嘉找了处避风的地方晒太阳,周围没人,她拿出录音笔,开始整理重点内容。

    这些是上午跟尚老师还有周明谦讨论时录下。

    周明谦到车里拿东西,路过花园那边,远远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他吓一跳,循声找过去。

    奚嘉在放录音,边听边打字。

    有时录音里他说话快,她会暂停、回放。

    奚嘉感觉身后有人,倏地回头,果不其然,她翻个白眼,转身继续敲字。

    周明谦走过来,“成天记这些没用的,不累?”

    奚嘉头也没抬,“不累,很开心。”她现在对周明谦没半分好脸色,偶像了不起啊。

    呵。

    周明谦抬步离开,走了几步他又回头,这边其实也挺冷的,毕竟零下。“别偷懒,回片场去。”

    奚嘉没爱搭理,继续听自己的录音。

    周明谦眼睛微眯,狗咬吕洞宾。他懒得再管,去了停车场。

    今天拍摄挺顺利,晚上六点多就收工,周明谦自掏腰包请剧组人吃火锅。

    奚嘉昨晚没睡好,今天头疼欲裂,她没去。

    余安再三跟她确认,“奚嘉姐,你真不去呀?”

    奚嘉摇摇头,疲惫不堪,耳鸣的厉害,耳朵也难受,“你跟周导说一声,我回去休息了。”

    余安不忍勉强,“那你好好歇着。”

    奚嘉回酒店,余安看着那个路灯下的纤细背影,微微叹气,她那个暴躁狂老板,估计又会以为奚嘉姐是故意跟他对着干,不给他面子。

    周明谦从洗手间回来,看见余安愁眉苦脸的,“怎么不去饭店?”

    余安都不知道要怎么说,老板才不会责怪奚嘉,她眨了眨眼,在想措词。

    周明谦瞅着她,不由皱眉,“冻傻了?”

    “周导,奚嘉姐她身体不舒服,还要回去改剧本,就先回酒店歇着了。不过她说你请客的话,肯定要多吃,让我给她打包一份。”

    余安第一次说谎,心虚。

    周明谦没接话,下巴微扬,示意她去饭店。他拿上外套,款步离开。

    余安小跑着跟上,老板现在这个表情,到底是生气了还是无所谓呢。

    奚嘉回到房间,叫了餐,简单吃了晚饭,洗澡睡觉。

    太疲劳,头刚沾枕头,就睡着。

    再次醒来,是被电话给吵醒。

    奚嘉不耐烦的接听,“季清时,你三更半夜干什么!”

    季清时下了飞机就直奔度假村,这会儿已经到了酒店楼下。“下楼,我没房卡,上不去。给你买了礼物。”

    “礼物我心领了行不行?你行行好吧,快点回家去。”

    季清时威胁她:“要不我白天探班?”

    奚嘉被吵的没了困意,睡了快四个小时,现在舒服不少,看来季清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十分钟!我还要穿衣服。”

    她掀被子起床。

    “真睡了?”季清时以为她就是不想见他,找的借口。

    “你说呢?”

    奚嘉摁断通话,滚下床。

    睡衣她懒得脱,直接套了外套,围了条围巾出去。大半夜了,天又冷,这边是郊区,没什么可逛街的地方,应该不会遇到熟人。

    季清时在楼下耐心等着,昨天莫予深给他打电话,说奚嘉听力开始下降,远点的声音已经听不见。

    他工作的心思也没了,连夜赶了回来。

    不放心,想看看她。

    他还没敢告诉父母,奚嘉的病情严重到远远超出预期。

    不管是父母还是他跟大哥,总以为在有效药品研发出来前,奚嘉能保持听力和视力,甚至是平衡力。

    可一切并不遂愿。

    她这样的病,在全球都罕见,只有那么几百例,相关治疗方面一直都是空白。

    这几个月,父母又拜访了不少患者,越发觉得完全治愈没什么希望。然而父母还是抱有一线希望,总盼着奇迹会发生。

    那个慢吞吞的、不情不愿的身影终于出现。

    季清时推门下车,迎了过去。“不冷?”

    奚嘉:“冷啊。”

    “冷你不多穿一件!”

    “多穿一件不累啊?”

    “......”

    季清时把她头发整理一番,将大衣纽扣给她扣上。

    奚嘉伸手:“礼物呢,赶紧给我,我回去要睡觉。”

    季清时拽着她往汽车那边走,“下都下来了,说两句话再上去。”

    “一分钟一百万。”

    “你还知道你姓什么?”

    “姓季。”

    “这会儿开始套近乎了!”

    奚嘉歪头看他,“到底给不给钱?”

    季清时觑她:“你长得好看!”

    奚嘉不乐意了:“你以前不是说,我是这世上最好看的?”

    “那时年轻无知,不懂事,眼瞎。”

    “......”

    奚嘉掐季清时手背。

    “好了,别闹了。”

    季清时拉开车门,把她给塞进去。自己绕到另一边坐上去。

    车门刚关上,从左边传来嬉笑声,大队人马,三五一群走来。

    奚嘉看过去,好险,幸亏早出来一分钟,不然就被他们碰到她上豪车。

    他们可真能聊,聚餐现在才散。

    “认识?”季清时瞅了眼窗外,问道。

    奚嘉:“都是我们剧组同事,今晚导演请客,我补觉了就没去。”

    季清时听说是剧组里的人,不由再次看向窗外。

    人多,他差点没看过来。

    人陆陆续续进酒店,季清时眼睛快看花,也没看到那个熟悉身影。

    奚嘉知道他在找谁,她轻咳两声,“还有人是开车过去,直接走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上楼。”

    这个度假村说小也不小,从里面的美食区过来,也有段距离。

    十几分钟后,喧闹一时的度假村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外面空无一人,季清时收回视线。

    沉默片刻,季清时看向奚嘉,“叶秋最近怎么样?”

    奚嘉:“想知道你自己问。”

    她提了礼物盒下车。

    这是唯一、季清时让她失望的地方。有些伤害,哪是弥补就能弥补得了。

    电梯在二十楼停下,周明谦刚迈出步子,另一部电梯的门也缓缓开了,出来的人是奚嘉。

    奚嘉拎着礼物包装盒,嘴里还哼着曲子,是《余生》电视剧的插曲,这几天片场经常放。

    余安之前是怎么说的?奚嘉身体不舒服,累了,回去歇着了,不去吃火锅。

    原来不舒服是这样子。

    奚嘉没注意身后的人,开了门进屋。

    夜里,破天荒的,周明谦失眠了。

    睡不着,胃也不舒服。

    晚上火锅吃多了。他第一次这么没出息,自己请客竟然吃撑,当时又喝了几杯酒,现在胃里隐隐发疼,喝了杯温水还是不见好。

    他穿了衣服下楼,绕着湖边小道慢走。

    冷风吹着,胃更疼了。

    三更半夜,附近没二十四小时药房。

    周明谦只好求助群里:【谁有胃药?健胃的药就行。】

    奚嘉没睡,正在琢磨剧本,盯着手机看了几秒,她有健胃药,之前因吃西药的关系,副作用大,莫予深让医生又给开了健胃养胃的药。

    后来治疗耳鸣和脑损伤的药停了,胃也慢慢舒服。不过进剧组前,管家还是给她准备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她回复:【我有。加我私聊。】

    周明谦:“......”

    怎么有种代购的感觉。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县级市| 仁寿县| 龙海市| 若尔盖县| 乌拉特后旗| 淅川县| 岑巩县| 龙泉市| 建昌县| 怀化市| 滨海县| 河间市| 万盛区| 大化| 肃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