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第三十五章
    莫予深以前从没许过愿,过生日都不许,他不信这些。

    现在奚嘉让他许愿,期盼的眼神望着他。

    莫予深虔诚的许了一个,希望奚嘉余生健康。

    奚嘉跟他一块吹蜡烛。

    蜡烛熄灭,一缕青烟,还有焦灼味。

    奚嘉拔掉蜡烛,切了两块蛋糕,她要了大的那块,小块给莫予深,“要是吃不完,给我就行。”

    莫予深不吃甜食,以往姜沁给他买蛋糕,他就象征性吃两口。今天这盘蛋糕,没那么腻,他应该能吃得完。

    奚嘉今晚没温习跟莫予深之间的笔记,这会儿不知道聊些什么。

    在剧组忙了一天,耳朵里也响了一天,头疼欲裂,到了晚上记性就更差,她也不想看了。

    两人安静吃着蛋糕。

    莫予深打破沉默,“你少吃点,奶油吃多了胃不舒服。”

    奚嘉:“没事儿。”

    “明天剧组都放假?”莫予深主动找话题。

    奚嘉:“哪能呢。就我休息。我的活熬夜加班干完了。”

    “以后少熬夜。”

    “嗯。就偶尔。”

    客厅再次安静下来。

    奚嘉侧脸:“你要觉着无聊,可以跟我说说你工作上的不顺心,今晚当你的倾诉垃圾桶。”

    莫予深:“没什么不顺心的。”

    奚嘉点点头,又道:“那决策上的,我帮不上忙,一点也不懂做生意。”

    她舀了一勺蛋糕放嘴里,“以后你再娶老婆,还是找个懂点生意上的,就像我爸跟我妈,这些年,我妈替我爸分担了很多。”

    莫予深手上动作一滞,看向奚嘉,奚嘉在低头挑蛋糕上的巧克力,没注意他眼神。

    奚嘉吃撑了,一盘蛋糕全吃完,蔬菜也吃了不少。

    到了楼上,奚嘉去衣帽间找了一件家居服出来,依旧是小马系列。

    莫予深给她放好了泡澡水,卧室不见她人影。

    “奚嘉?泡澡去。”

    奚嘉边穿衣服边从衣帽间走出来,“等会儿,我吃撑了,消消食再泡澡。”

    莫予深瞅着她身上的衣服:“屋里这么热,你穿那么厚干什么?”

    奚嘉把纽扣扣好,指指外面,“到露台走走。”

    莫予深也跟她一块去了露台。

    露台宽敞,几十平方,奚嘉来回走动,散步消食。

    莫予深倚在露台栏杆上,目光随着她动。

    露台是敞开式,寒风凛冽,奚嘉把家居服帽子戴上。

    莫予深眉心微蹙,看她帽子上还有个竖起来的角。马怎么会有角?他问奚嘉:“你帽子上那是什么?”

    奚嘉:“这套家居服是独角兽系列。”她握着那个角,对准莫予深,“瞄准,发射。”

    莫予深:“......”

    奚嘉自娱自乐了一会儿,终于消停下来。

    莫予深还是不懂,问独角兽是什么。

    奚嘉一句话也说不清,“等你以后有闺女了,她说不定就喜欢这些,到时你自然就知道。”

    说到闺女,莫予深内心那块柔软被碰触。他伸手摸摸那个角,“以后你可以跟闺女穿亲子装。”

    奚嘉拿着自己的马尾玩,马尾很长,她拿在手里蹭蹭莫予深下巴。

    尾巴是仿真,鬃毛柔软,蹭在下巴上发痒。

    莫予深身体后倾,躲开。

    奚嘉把马尾绕在自己手腕上,她这样,生不了孩子,还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又能陪着他几年。

    他的闺女,不一定是她的闺女。

    莫予深握住她头上的角,用力晃了晃,“不一定要生闺女,儿子也行。你生的,不管闺女儿子,我都喜欢。”

    奚嘉又拿马尾蹭他,这个傻子,还以为她在愁着生不出闺女。

    她适时缓和气氛,“放心,一定给你生个闺女。就算前三胎都是儿子,我也会给你生个闺女。”

    奚嘉把莫予深胳膊拿起放在台子上,她趴上去,下巴抵着他手臂。

    莫予深想起,几个月前,她去机场接他那晚,他从酒吧劝姜沁回来,她就这样趴在露台,看着院里。

    今晚的月光也不怎么亮,院里漆黑。

    奚嘉看着停车坪那边,恍惚觉得熟悉,“老公。”

    “嗯?”

    “我以前是不是也经常趴在露台上?”

    “趴过。”

    “那你当时是不是还没回来?”

    “嗯。”

    奚嘉点点头,这就对了,“我肯定是在等你回家。”

    莫予深的呼吸在这一刻有瞬间的停滞,奚嘉往他怀里靠近一些,莫予深顺势环住她。

    露台跟院子里一样,漆黑幽静。

    谁都没说话。

    有一种岁月静好。

    过了好一会儿,莫予深问奚嘉,录音听没听。

    奚嘉点头,“两个都有听。都喜欢。”

    奚嘉微微侧脸,面对着莫予深。

    很自然的,莫予深亲下来。

    露台的风不小,莫予深半抱着奚嘉,转个身,背靠着栏杆,给奚嘉挡住风。

    奚嘉抱紧莫予深,他身上的气息带着侵.略性,又吸引着人靠近。

    两人的呼吸都乱了。

    莫予深放开奚嘉,“回屋洗澡。”

    奚嘉感觉出,他想要了。她故意逗他,“我准备泡澡泡一个小时。”

    莫予深搭她一眼,“你怎么不泡到明天早上。”

    奚嘉笑笑,“泡时间长了对皮肤不好,我可以走慢点,争取明天早上走到浴室门口。”

    她半晌挪一小步。

    然后下一秒,又往后退两步。

    莫予深攥着奚嘉衣服的马尾,拽她进去。

    奚嘉被他拖着,倒退走。“老公,你也温柔点呀。”

    半个小时后,卧室所有的灯都关掉。

    奚嘉彻底领教了莫予深的温柔是什么样,那种倦谴,她差点没受得了。

    以往,在这方面,他总是强势的,霸道的,每次都不忘看着她的眼问她,你是谁的。

    那一下,直击心底。

    今晚,莫予深所有的亲吻都撩人。

    他吮着她的唇瓣,耐心十足。

    后来,奚嘉招架不住,心尖一颤。

    她抱着他,那种力道,让她有莫名的安全感。

    “老公。”

    “嗯。”

    平静下来,奚嘉满身是汗,她枕着莫予深胳膊,没劲儿动弹。她一直担心,“会不会有天,我连这种事都忘了?”

    “不会。”莫予深给她擦擦鼻尖的汗,“你现在记忆只有几小时,还不是连我用的尺寸记得一清二楚。”

    奚嘉:“......”

    “有吗?”

    说完,自己也失笑。

    次日。

    奚嘉睡到自然醒,不用复习笔记,不用想着剧本,难得惬意。

    莫予深上午去了趟公司,有些文件需要他签字。

    这些天,公司内部暗流涌动。

    莫董分割股权这事,已经传开。现在有三四个版本。

    丁秘书揣摩不透莫董到底怎么想,元旦时,说节后分割,这都一个多月过去,没有任何动静。

    弄得人心惶惶。

    不顺心的事,一件接一件。

    丁秘书五分钟前接到了研发中心那边的电话,挂上电话,他都不敢去汇报给莫予深。

    莫予深把文件签完,一些要紧的事也处理好,关了电脑,准备回家陪奚嘉吃中饭。

    丁秘书敲门进来,“莫总,刚研发那边打电话过来。”

    莫予深瞅着丁秘书,从丁秘书脸色可知,不是好消息。他猜到:“提取实验失败了是吗?”

    丁秘书点点头。

    莫予深:“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沙哑。

    他起身,靠在沙发背上,从落地窗往下看。

    车流不息,喧嚣热闹。

    十二点了。

    莫予深拿上风衣,离开公司。

    今天路上特堵,莫予深到家快一点钟。奚嘉不知道他中午回来,早就吃过了饭,在卧室休息。

    莫予深推开卧室的门,音乐声震天响,奚嘉正趴沙发上看手机。

    他关上门,下楼,到了院里,给奚嘉打电话。

    奚嘉爬起来,把电脑里的音乐播放器暂停。她耳鸣的厉害,放音乐才能勉强盖住。

    “喂,老公。”

    莫予深:“我回来了,下午带你逛街。”

    奚嘉跑去露台,莫予深正靠在车门上,她冲他摆摆手,切断通话,问他,“你不忙?”

    莫予深略微颔首。

    奚嘉做了个ok的手势,转身回房换衣服。

    这一次动作快,没用十分钟,奚嘉下楼。

    今天莫予深自己开车,给她打开副驾车门。

    奚嘉:“我今天可以不用带脑子出门吗?给它放一天假。”

    莫予深:“可以。我替你记着。”

    莫予深没去商场,带奚嘉去了离家不远的一家大型超市。马上春节,超市播放着欢快的曲子,超市里人头攒动,都是来置办年货。

    奚嘉很少逛超市,更不知道家里缺什么,管家应该都置办齐全了。“我们要买点什么?”

    莫予深也不懂,“随便。别人买什么我们就买什么。”

    他们跟在一对中年夫妻后面,他们往购物车里拿什么,奚嘉也照着拿一份,还挺有意思。

    莫予深推着购物车,紧随奚嘉。

    超市里嘈杂,奚嘉才不那么焦躁,她现在最怕安静的场合,耳朵里全是嗡嗡嗡,被自己吵的心烦意乱。

    五点钟,他们从超市出来,满载而归。

    奚嘉回到家就去了楼上,换礼服,化妆,和叶秋约了七点见面。

    楼下客厅,管家看着这一大堆东西,平常家里都不用这些。

    莫予深示意管家,“用不着的就送人。”他又吩咐:“把家里所有灯管都换了,换成最暗的那种,奚嘉眼睛会慢慢畏光。”

    管家点点头,说不出话。

    半个钟头,奚嘉打扮好,下楼。

    莫予深在客厅看电视,一直盯着屏幕,也没看进去内容。

    闻声,他转头。

    奚嘉穿着长裙,像仙女一般。

    她只要稍加打扮,就会是全场焦点。

    今晚的裙子简单,还算低调。

    莫予深送她到院子里,把银行卡密码说给她,很简单,奚嘉一下就记住。

    “喜欢的都拍下来。”

    奚嘉:“放心吧,我最擅长花钱。”她挥挥手。

    汽车驶出院子,奚嘉关上车窗。

    路上,接到周明谦电话。

    奚嘉今天没补跟周明谦有关的笔记,对他过往恶劣态度没丝毫印象,现在只记得他是剧组导演。

    对他就客气很多,语气都温和起来,“周导,您好。”

    周明谦一愣,很不习惯这样的奚嘉,不知道她又来哪一出。没时间扯闲篇,他问:“忙不忙?”

    奚嘉:“不忙。”

    周明谦切入正题,明天要加一场戏,剧本上是一带而过,他想扩充、细化,让奚嘉晚上把剧本改好,明早开会。

    奚嘉问,想细化的方向是什么。

    周明谦把想法都说给她,以及这场戏在后面起到一个什么作用。

    奚嘉记住了,“我回去就改。”

    周明谦明显又是一怔,搁以前,他只要质疑她的剧本,她总要跟他争执,冷言冷语一番。

    今天这么好说话,破天荒。

    收线,奚嘉琢磨着要怎么改。

    不知不觉,到了慈善酒会所在酒店。

    叶秋比奚嘉到的早,她还要走红毯,有签名拍照环节,就没跟奚嘉一块入场,两人约了在内场见面。

    奚嘉在入场时碰到了莫濂,她对莫濂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国外上大学那会儿,记住的还是他的英文名。

    莫濂也看到了奚嘉,驻足。

    今晚的慈善酒会是莫濂公司下设慈善基金会举办,莫濂作为幕后老板,也低调出席。

    不过没人知道他跟慈善基金会的关系。

    “好久不见。”奚嘉浅笑着走过来。

    莫濂:“就一个人?”

    奚嘉:“跟朋友一起,她走红毯去了。”她问,“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莫濂:“一年多了。”

    两人聊着,并肩进场。

    莫濂秘书一直盯着奚嘉看,她想提醒莫濂,这个节骨眼,还是不要跟莫予深那边的人有接触。

    不知道这个奚嘉是不是探口风。

    秘书看向莫濂,几次欲言又止。

    莫濂看到了,但没给她回应,依旧跟奚嘉在聊。

    秘书收回视线,做好自己的本分,她带着莫濂入座。

    莫濂位置靠前,他周边都是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没有外人。“跟我一块坐?我们好久也没见了。”

    奚嘉难得遇到以前认识的,还能记住的人,“行啊。一会儿我再去找我朋友。”

    莫濂给奚嘉递了一杯咖啡,“现在在忙什么?还是训练?”

    奚嘉摇头,“改行做编剧了。”

    其实莫濂都知道,他假装第一次听说,“不错,挺适合你,你以前不就是想当个编剧。”

    奚嘉问他,“你呢?怎么想回来了?跟叔叔阿姨关系缓和了没?”

    莫濂握着咖啡杯,没吱声。

    他以前跟奚嘉说过一些自己的事情,没想到她还记着一点。

    奚嘉见他沉默,“还恨他们呢?”

    莫濂回神,淡笑,声音低沉:“反正不爱。”

    前排靠舞台,音乐声响起。

    奚嘉揉揉耳朵,没听到刚才莫濂说什么。但她看到莫濂开口说了几个字。这音乐声,影响了她听力。

    奚嘉指指耳朵,“我听力下降,快听不到了。”

    莫濂一怔,把椅子朝她那边挪挪,声音大了点,“回国跟他们没关系。”

    奚嘉这次听到,她说,“回来就好。”

    莫濂没接话,他回国,跟莫氏集团有关,跟莫予深有关。

    奚嘉轻轻搅动咖啡,多余的话就没说,她也记不起跟莫濂其他有关的。

    莫濂也沉默。

    他看着舞台大屏上显示的、今晚拍卖会主题。

    只有这时,他才能在瞬间感知自己仅存的那点良知和善念。其余时间,他的内心被阴暗和卑劣占据。

    容不下其他。

    奚嘉给叶秋发消息:【你进场没?我去找你。】

    叶秋跟经纪人正在休息室,起了争执,没注意到手机消息。

    “叶秋,你能不能接点儿地气,别把自己抬太高!你出道多少年了,有没有一部像样的作品?”

    经纪人越说越气:“你以为自己还是十八、九,二十岁呢,有大把的青春时间可浪费!你都二十六了!”

    叶秋盯着休息室的沙发一角看,没吭声,但表情眼神说明一切,她不接受经纪人的安排。

    经纪人给她争取来一部剧,是二番,她出道以来,正儿八经的一个女配角色。可制片人是楚杉,她不愿接这部戏。

    楚杉,就是那个知名制片人,也就是季清时的心上人。

    经纪人眼神扎人:“要不是我托关系找楚杉,你真以为你能接到她的新剧?”

    叶秋没搭腔。

    经纪人看了眼手表,马上就到拍卖时间。

    她给叶秋下了最后通牒:“你也可以耍性子不去。不过从今往后,公司不会再多花一分精力和资源在你身上。你跟公司的合约还有五年到期,你以过错方去起诉打官司,你赔得起吗!以后你没了资源,演艺生涯基本结束。五年后,谁还记得你是谁?”

    经纪人拿上包,“你自己看着办!”说完,转身离开。

    ‘砰’一声,休息室的门关上。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达日县| 青川县| 德兴市| 神农架林区| 东莞市| 江油市| 普洱| 永泰县| 宜春市| 大邑县| 阿城市| 镇雄县| 淮阳县| 新宾| 广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