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第六十三章
    季清时办公室,中午时,迎来了不束之客。

    季清时算准了莫濂会来,早让秘书准备好了咖啡,最苦的那种。

    “尝尝,只用来招待稀客。”季清时似笑非笑道。他在莫濂对面坐下,双腿自然交叠。

    莫濂光是闻着味儿,就知道难以下咽。他轻轻搅动。

    气氛并不和谐。

    莫濂没对谁妥协过,嘉时集团这一招釜底抽薪,打乱了他所有计划。逼不得已,他只能主动求和。

    “季总,我跟你就不见外了。说说你的条件。”

    继续合作的条件。

    季清时幽幽道:“看中了莫氏,就怕你不舍得。”

    莫濂手上动作略顿,他笑,不达眼底,“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冷幽默。”

    季清时:“被我妹夫传染了。”

    莫濂没接话。端起咖啡抿了口,这是加了黄连的咖啡。季清时如今的态度,不明朗,仿佛没有谈的诚意。

    莫濂再次试探,“一个研发的决定而已。”

    这句话潜台词,莫予深也许就是打着要给奚嘉治病的幌子,获得季家的支持。

    莫濂接着道:“这一年,你们季家在瑞士那边的研发中心投了那么多钱,最后不都是打了水漂?就别说向教授跟莫氏的药厂合作,新药的研发,基本没希望。”

    季清时:“莫总,你可能在国外待久了,忘了有个成语,叫画饼充饥。我妹妹现在就需要莫予深给她画的这块大饼。就算是莫予深要利用我,我愿者上钩。”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再谈下去,没了任何意思。

    季清时原本要约一次莫濂,就借了今天这个机会。“你跟莫予深之间怎么争,那是你们莫家的家务事,我没立场掺和。”

    他话锋一转:“你现在的做法,影响了我妹妹的健康。药厂跟向教授的合作方案,我还是希望你慎重考虑。”

    莫濂没吱声,品着咖啡。

    季清时再度开口:“每个人都没有每个人的底线,我的底线是嘉嘉,就像你的底线,是姜沁一样。”

    莫濂倏地抬头,一瞬不瞬看着季清时。

    季清时:“万不得已,我不会踩你雷区。希望你也一样。”

    赤.裸裸的威胁。季清时眼底泛着冷光。

    莫濂怎么也没想到,他压在心底、几乎没人知道的秘密,被季清时给查了个底朝天。

    季清时:“你该感谢我妹妹,要不是她,莫予深还是那个心狠手辣的人,你现在还能不能在莫氏,真是两说。”

    那杯咖啡,莫濂喝完。告辞。

    秘书敲门进来,送来两盆精致的盆栽。苍翠的叶子,缀着几滴水。

    “季总,您要的盆栽。”

    季清时靠在沙发背里,点头,示意秘书放那。

    秘书没敢多言,关上门离开。

    季清时盯着茶几上的盆栽走神。敲门声再次响起,不等他说进,门被推开,又是一个不速之客。

    莫予深拎着两条烟,上次季清时去他那,也是拎着烟,他礼尚往来。

    季清时抽着烟,“你倒是一毛都不多给。”

    莫予深:“谁说的?”他从手提袋摸出打火机,“买烟,老板送了两个打火机。”

    季清时被气的胃疼。

    他揉揉。“嘉呢?”

    “吃了药,午睡了。”他趁她睡觉,过来转转。季清时给他的帮助,‘谢谢’两个字,太轻。索性没提。

    莫予深看了眼手表,故意奚落,“你不是下午出差的航班?还不去机场?”

    季清时没搭理。真有点胃疼,他起身倒了杯热水。

    莫予深看着茶几上的盆栽,准备带回家给奚嘉玩。他把烟拿出来,用那个手提袋把盆栽装里面。

    “莫予深,你干什么!”季清时大步走过来,把手提袋拎一边。

    莫予深无声看着季清时。一共不值几十块钱的东西,就跟要了他命一样。“谁送你的?”

    季清时:“刚让秘书买的。”

    莫予深看不懂了,也没爱问。

    他下午还要带奚嘉街拍,没多逗留。

    季清时:“你回去陪嘉嘉写剧本?”

    莫予深:“写什么剧本,带她拍照。”

    办公室再次安静下来。

    季清时没什么要忙,原本计划出差两天,所有工作都提前完成。他提上两盆盆栽,喊上秘书一块,去了五环的公寓。

    季清时吩咐秘书,把叶秋发在微博上,公寓内景的照片找给他。

    秘书开始翻叶秋微博状态,最近半年,叶秋很少更博,寥寥几条也都是宣传电视剧。

    翻到去年,才有几张房内的自拍。

    “季总,这几张行吗?”

    季清时看了看,颔首。“一会儿拍几张跟这个角度一样的,把盆栽放窗台。”

    秘书明白了。征求意见,“用您的微博账号发?”

    “嗯。”

    秘书想了想,也不能干巴巴只发几张照片,还得再加几个字,正好有盆栽,她问:“春?”

    “随便。”

    之后,秘书没再多言。

    汽车一路开到叶秋公寓的地下停车场,秘书以为季清时不会跟她一块进公寓,谁知他也下了车。

    公寓里跟以前没什么变化,唯一少的,都是他的东西。情侣拖鞋不见,应该是被叶秋扔掉。

    进了屋,他环视一周,没有丁点跟他有关的痕迹。

    秘书把盆栽摆好,按照季清时要求的角度,拍了几张。

    季清时把玄关处叶秋的一张摆台拿来,放在盆栽的不远处,跟秘书说,“照片虚化,仔细看也能看得出。”

    要求还真高。秘书不敢言,只能按要求来。

    二十分钟后,秘书把几张照片修好。用季清时账号登录,发布动态。

    季清时看着叶秋的摆台,跟秘书说,“你用你的小号把我刚才发的几张照片投稿给娱乐大v,说我跟女演员叶秋疑似恋爱。”

    秘书:“......好。”她立即操作。这次叶秋怕是要被送上热搜,从此再也不得‘安宁’。

    楚杉就因为被冠上季清时前女友的名号,直到现在,但凡有点新闻,都会跟季清时沾边,热度不散。

    况且叶秋,是季总亲自发图爆料。

    秘书问:“季总,叶秋经纪人要是打电话来,我怎么回复?说我们这边想...复合?”最后两个字,她声音差点听不见。她还特意用了我们,没敢说是他。

    季清时瞅着秘书,“谁说要复合?”

    秘书点头,表示知道。

    季清时低声道:“她不是怨我,没承认她。今天给她补上,以后两不欠。”

    秘书无言以对。这是什么骚操作。

    临走,季清时把那张门禁放在茶几上。

    关上门,季清时没有丁点的如释重负。

    秘书提醒他:“季总,没卡,我们坐不了电梯。”

    季清时怔了怔,“那就走楼梯。”

    可这是二十二层。

    回公司路上,车里沉闷,气压低。秘书望着车外人行道,她真想走回去,总比坐在车里闷死强。

    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捱。

    不知道季清时会不会将感情上的不顺,转移到工作中。

    秘书看了看热搜,还没上。不过季清时那条动态,已经开始发酵。

    狭仄的车厢,音乐声响。

    季清时还以为是叶秋来质问。屏幕显示,楚杉。

    顿了十来秒,他接听。

    楚杉:“你账号被盗了?”

    季清时:“没。”

    电话陷入短暂的沉默。

    楚杉不确定,那套公寓到底是谁的。装修风格,不符合季清时喜好,田园风,女孩喜欢。

    也许,是季清时以前送给叶秋的礼物,后来分手,叶秋搬离。

    这都不重要。

    奇怪的是,季清时还留着叶秋的摆台。

    季清时并没有要多解释的意思,楚杉也不打算问他那么多,即便心中有一万个疑问。

    她要保持她的骄傲。

    “那就好。之前还担心你被媒体消费。我忙了,拜拜。”

    季清时:“嗯。”

    收了线。

    路过一处公园。

    秘书出声,“季总,您看,嘉嘉。”

    季清时顺着秘书示意的方向看过去,街边,奚嘉穿着早春长裙,手里拿着一朵玫瑰挡住一只眼,样子俏皮,正对着镜头笑。

    摄影师是莫予深。

    快乐,年轻,美好。

    这些词,正合适此时此刻的奚嘉。

    谁都想不到,她听不见,正在被病痛折磨。她头疼,胃难受,从来没表现出来过,一个人捱着。

    汽车开过。季清时收回视线。

    秘书不由感慨:“没有比莫总再好的男人了。都是渣男。”说完,感觉有两道锋利的视线扎过来。

    “老公,这样呢?”

    奚嘉往前走,正好是风口,裙摆扬起,她回眸。

    莫予深按下快门,给她竖个拇指。

    这套裙子在公园已经拍了上百张。

    莫予深:【我们换个地方。】

    奚嘉:“去哪?”

    莫予深:【到网红烤红薯店打卡。】

    收了手机,他牵着奚嘉,沿着路朝前走,走过两个路口,拐上梧桐小道。

    莫予深往前走几步,跟奚嘉面对面,“累不累?”他训练她的唇语。

    奚嘉看着他的唇,“你不黑?”

    说完也觉得不对。

    “你不行?”

    莫予深再重复,奚嘉拧眉,连蒙带猜,“累不累?”

    莫予深点头。

    奚嘉:“不累。”

    说归说,莫予深还是决定让奚嘉休息会儿,她走了快两小时。

    路边有长椅,莫予深用纸巾擦干净,让奚嘉坐下,他从背包里拿出水杯,打开给奚嘉。

    莫予深手机震动,李董发来消息:【莫濂那边让步,跟向教授的合作方案,再上会,内容稍作修改,他给通过票。当然,莫濂也有条件,以后他跟你的博弈,希望季家别再插手。】

    莫予深本就不希望牵扯到季清时,全面停止合作,对嘉时集团影响不小。他回复李董:【答应他。】

    稍做休息,莫予深牵着奚嘉往前走。

    “老公,我们明天做什么?”

    【玩儿。】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曲周县| 哈尔滨市| 同仁县| 八宿县| 宁陵县| 桦甸市| 兴山县| 米林县| 顺义区| 芜湖县| 黄浦区| 商都县| 尼勒克县| 弋阳县| 息烽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