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第六十五章
    程惟墨把约姜沁吃饭提上了日程,在姜沁回北京第二天,他就给姜沁打了电话,问她哪天有空。

    姜沁打算调整一段时间,暂时没接新的工作,除了之前接的一档娱乐节目,她作为当期嘉宾,今天下午要参加录制。

    姜沁:“今晚开始,天天有时间。”

    这种事宜早不宜迟,程惟墨把饭局定在今晚,“你在哪录制?我去接你。”

    姜沁把地址发程惟墨,又随口问道,莫予深去不去。

    程惟墨:“他哪有时间。天天照顾奚嘉,走不开。”

    也对。姜沁挂了电话。

    录制节目玩游戏环节,所有人都觉得姜沁性格变了不少,比以前随和。没有了那种盛气凌人的眸光。

    就连主持人都说:“我们沁沁女大十八变。”

    姜沁笑笑,“一部优秀的电视剧能让人成长,瞬间长大。”她入戏太深,现在还在《余生》那个角色里没走出来。

    又到了一个游戏环节,说说初恋那些事儿。

    姜沁前男友是圈外人,她一直未公开,粉丝都以为她单身。

    前男友就是她初恋。那个男人,如今又有了新恋情,她就更不想提及。

    姜沁就说了上学时的一件事,她收到的一封情书。

    她话音落,现场粉丝惊喜声不断。

    主持人:“所以...现在是在一起了吗?”说完,大家一起笑。

    姜沁:“严格来说,是半封情书。一张信纸,另一半被裁减。后半页应该还有一些内容。”

    主持人:“那后来知道是谁写的吗?”

    姜沁摇头,“十几年了,一直没破案。”她笑笑。

    到现在她还记得,钢笔字很漂亮。

    节目录制到八点才结束。程惟墨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到,来的路上他想了一万个开头,还是没一个能用得上。

    姜沁和经纪人道别,直接上了车的后排,刚要关门才发现,今天程惟墨亲自开车,没带司机。她下车,坐到副驾。

    “难得呀,程大律师亲自开车来接我,受宠若惊。”姜沁拉上安全带。她瞅着程惟墨:“反常必有妖。”

    程惟墨:“一直没去探你的班。”

    姜沁虽然在电话里时常埋汰程惟墨,不过理解他。之前奚嘉一直在剧组,他想避嫌,不想自己深陷。

    晚餐还是定在季清时餐厅。这家餐厅方便清场。

    因为餐厅任性,说不对外就不对外。从营业至今在,一直亏损。

    用餐时,程惟墨大多时间沉默,都是姜沁在说,后来她感觉程惟墨状态不对,她搁下勺子,“怎么了?”一副魂丢了的样子。

    程惟墨:“我怕我说出来,你会打死我。”

    姜沁:“那你还是别说了,活着要紧。”

    套路失败。

    程惟墨,“不说对不起你。”

    姜沁瞅着他看了半晌,随后幽幽道:“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要是跟你和莫予深计较,我早被气死八百回了。”

    她偏不接茬。拿起酒杯,抿着红酒。

    程惟墨跟她碰杯,“既然都八百回了,那也不多这一回。”

    姜沁:“八百是一个轮回,已经是极限。多一次也不行。”

    “沁沁。”

    程惟墨后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被姜沁给打断。

    “程程,一会儿吃过饭,我们再重拾小时候的记忆,去逛梧桐巷,再到莫予深天天带着奚嘉打卡的那家烤红薯店买红薯吃,我请客。”

    程惟墨套路不下去,从她反应看,她知道在吃鸿门宴。他搁下酒杯,言归正传,“你知道的,奚嘉这个病,基本没希望,唯一的一点寄托就是向教授。”

    姜沁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程惟墨:“我们找了向落牵线搭桥,向落答应帮忙,不过有个小奇葩要求,莫予深没同意,是我答应了下来。凡是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努力。虽然奚嘉早不记得我是谁。”

    姜沁呼口气,“程惟墨,你特么够了啊,竟然煽情起来。有p就放!”

    程惟墨闷了几口酒,“就是,你动动手指的事情。你跟你的工作室,关注向落,每个月转发她微博,还要留言点赞。”

    说完,他没敢看姜沁,转脸看窗外。窗玻璃上映着自己模糊的身影。

    他想从玻璃上看看姜沁在做什么,是不是眼神里能抽出一百五十米长刀,将他一刀劈死。

    但他这个角度反光,看不见。

    度秒如年。

    也不知过了多久。桌上‘砰’一声。

    程惟墨吓一跳,回头。面前是姜沁丢过来的手机,页面是微博,她转发了向落的最新一条动态,比了三个心。

    程惟墨想到小时候,莫予深父母离婚,莫叔叔和秦阿姨,谁都不想要莫予深监护权。

    后来莫董跟莫濂妈妈结婚,莫予深经常在外面玩到很晚才回家。

    他跟姜沁陪着莫予深。

    姜沁说:没关系的,你还有我们呀。

    那时他们才六七岁。

    --

    莫予深这几天没带奚嘉去街拍,奚嘉身体不舒服,怎么努力也找不到以前的放松状态。

    奚嘉怕他担心,只好找个借口,“老公,我这几天赶赶稿子,你去拍风景。”

    莫予深:【我正好在家修照片。我们有存照可以继续发图,不急着拍新。】

    奚嘉和莫予深心知肚明,他们俩都在撒谎。

    谁也没拆穿对方。

    奚嘉每次要花三个多小看之前写的内容,只有半个多小时写新内容,有时写不到一千字,记忆归零。

    人设和故事大纲都不记得,还要重头再开始看。

    莫予深担心她受挫,【要不你学修图?正好帮我。】

    奚嘉摇头,“我都答应了秦阿姨,不能爽约。”她指指脑袋,“得常用,不然就更不灵了。流水不腐。”

    莫予深还想打字宽慰她,有电话进来,是向教授。他把手机放兜里,示意奚嘉,他要去楼下书房。

    奚嘉笑:“你去忙,不用一直陪我。”

    莫予深疾步走出去,到了楼梯上才回向教授电话。

    向教授:“你今天下午带奚嘉办理住院。治疗效果怎样,现在不好说,奚嘉病情太特别。不过,应该是有希望的。”

    莫予深语塞。有千言万语,却发不出声。

    向教授看看手机,在通话,“喂?”

    “我听着呢,向教授。”

    沙哑的、激动的、酸涩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

    向教授也被感染,感慨万千。

    这是他们团队好几年的心血和努力,从基础研发至今,两千多个日夜。终于到了临床阶段。

    向教授:“奚嘉是第一期临床试验患者,你不用太担心,不会有什么风险,药物安全性之前都经过反复试验。不过在奚嘉身上的副作用,不好说,她现在身体特别。”

    莫予深知道或多或少也是有风险的,但他没时间再等。等到这个药物终于能在临床试验,已经是极大的幸运。

    目前的药物和治疗方案能阻止她脑部继续病变,对听力恢复也有帮助。至于什么时候能等到治疗恢复脑神经的药,还未知。

    两个团队正在磨合阶段。

    也许就在不远的几年。

    挂了电话,莫予深在楼梯口怔神半天。喜忧掺半。喜的是,奚嘉终于有了希望,不用那么痛苦。

    忧的是,不知这药有什么副作用,用药过程中又要承受什么。

    但凡有其他办法,他也不会让她冒这个风险。

    莫予深平复半刻,给季清时打去电话,说下午要带奚嘉入院。

    季清时:“治疗过程中,她会不会很痛苦?”

    莫予深也不知道。“总比她现在要好。”

    季清时沉默一瞬,“那我们俩倒班陪她。”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

    收线,莫予深回三楼卧室,他想好措词才跟奚嘉说这事。其中的风险和副作用也跟奚嘉说明。

    莫予深握着奚嘉手,【我陪你,不用害怕。】

    奚嘉反过来安慰他,“你也不要灰心,适合你的药,会很快出来。等到我能听见,你能说话,我们就结婚。你要再跟我求一次婚,我听见了才算数。”

    莫予深用力点着头。

    奚嘉帮莫予深一块收拾住院要用的物品,零零碎碎,收拾了一个行李箱,基本都是奚嘉的东西。

    收拾妥当,两人下楼。

    到了楼梯上,奚嘉忽然想起一样东西,“老公,你到院子里等我,我去个洗手间。”她小跑着回楼上。

    奚嘉跑回卧室,小心翼翼将莫予深那张身份证复印件揭下来,还好,没撕坏,不影响看。

    她在上面备注:【我今天就去医院住院治疗,我的病情有了希望,但愿醋醋也能好运。不管他能不能说话,我都爱他,这辈子,不离不弃。】

    她折起来,揣在兜里。

    奚嘉若无其事到了院子里,“老公。”

    莫予深靠在后车门等她,逗她:【怎么鬼鬼祟祟?】

    “没有呀。”

    奚嘉抱着他的腰,笑嘻嘻说道。

    莫予深揉揉她的头,示意她上车。

    司机今天特意绕路,再经过那条梧桐小道,枝繁叶茂,树影斑驳。

    奚嘉趴在车窗,看外面的景。

    莫予深偶尔侧脸,这一幕,似曾相识。他拿出手机,对着她的背影又拍了一张。

    医院早就给奚嘉安排了床位,是普通病房。莫予深自费,转入vip套房。安静舒适,他也有办公的地方。

    奚嘉换了病号服,不忘把口袋里的身份证复印件拿出来,放在病号服口袋。她就怕到时她病好了,醋醋没好,他会离开她。

    万一醋醋真要自卑,不愿拖累她而离开,那她电脑里、笔记本上,甚至手机里的备份,季清时说不定就给改掉,她就彻底忘了醋醋是谁。

    季清时,关键时刻,最靠不住的男人。

    她只能自己靠自己,先偷偷保留一张。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搜索| 天峨县| 长治县| 岳西县| 景宁| 长宁区| 鹿泉市| 若羌县| 大悟县| 青浦区| 包头市| 开封县| 北碚区| 潞西市| 文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