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我一直都爱你 > 配角番外四
    余安大脑发热了半分钟,短短几十秒里,她想,可以暂时不用离职,周明谦不是故意凶她,也没烦她。

    她还能再多留在他身边一刻。

    心猿意马这种心情,却一闪而过。

    她内心,随即又有一个声音在精分。

    “余安,你清醒清醒,你有什么?才和颜,你占了哪样?你哪来的底气暗恋周明谦?”

    “你何时变得这么自不量力?”

    “武杨那样的条件如果算作海拔3000米,那周明谦就是珠峰,你有命上去吗?武杨那个高度你都快要缺氧窒息,你哪来的勇气挑战八千多米?”

    “余安,人周明谦只是可怜你,当初才录用你。”

    “他刚才道歉,只是顾及你可怜的自尊,是给你挽尊,不是真的要留你,你得有自知之明。”

    天人交战中,余安一点点回到现实。

    那短暂的喜悦与感动,消失殆尽。

    余安不得不承认,她被周明谦刚才的温柔给蛊惑,他鲜少说话那么温和,还看着她的眼。

    他晚上喝了红酒,淡淡的酒香混着荷尔蒙。

    那一瞬,她的的确确,心动了、迷失了。

    人飘了几秒,又从空中狠狠坠落。

    周明谦难得有耐心,她沉默不语,他就等她说话为止。

    跟女人道歉他是第一次,但拍戏拍这样的场景,不是头一回。男主都被虐的死去活来,女主都不看一眼。

    还有季清时,人家叶秋都不搭理他,他还是硬往跟前凑。

    这么想着,他心里舒坦不少。

    余安绞着手指,还是歉意道:“谢谢周导,我已经决定。”

    长痛不如短痛。

    周明谦双手抄兜,盯着她。

    余安招架不住质问又热烈的眼神,她偏过头,看到垃圾桶那封辞职信。

    周明谦以前不沾感情,就是嫌麻烦。他的女人大都洒脱,合则来不合则散,没有谁粘着谁。

    他偏偏就招惹了这么个黏黏糊糊的女人,还小玻璃心。说不得,骂不得,就得捧手心。

    “那我再道歉一次,你别生气了。”

    余安摇摇头,眼眶蓄了水。湿润了眼睫毛。

    他这个暴躁狂,突然温柔起来,她明明该n瑟一下,却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周明谦想了想,事不过三,他哄了她两次,那就再哄一次,“以后不会再对你大声说话,你一天喊一万遍周导都行,随你高兴。”

    余安的蓄水池,闸坏掉,池里的水汹涌而至。

    周明谦:“......”

    这道歉都道出错来了。

    “你哭什么?”

    余安赶紧拿手背擦擦,暗暗呼气。“对不起。”没想到自己如此失态。

    调整好呼吸,她说:“周导,我没跟您置气,我是真的考虑了要辞职,等您找到合适的助理,我跟她交接好工作再走,您不用着急。”

    还没完没了了。周明谦上下打量着她。她哭了,他拿她没辙,现在就想哄她不哭。

    “余安,我今天破例,哄你第四回。明天你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我今天吼你的话,再还给我,这样总行了吧?”

    余安低头,手背上都是水。

    她哭过三次,第一次还是前年春节,奚嘉给她过生日,第二次是去年春节,奚叶岚还记着她生日。

    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没眼泪的人。

    余安:“周导,我真没生过您的气。”

    周明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拧?那既然跟我吼你没关,说说为什么辞职?找好下家了?”

    还是要重回武杨怀抱?

    她要想回去,他倒可以放她走。反正拦也拦不住。

    余安:“我总不能一辈子都当助理,等我三四十岁,就没人用我。我趁着还有点存款,想去充电。”

    周明谦:“学什么?”

    余安不知道,刚刚就是那么一说。“这是我的私事。”

    周明谦没爱问。大概她在气头上,就算他道歉十遍,她还会坚持。真是被他给惯的,无法无天。

    “想学习是好事儿。星蓝一直鼓励员工进修,进修期间留职停薪,不过可以报销所有学费。”

    余安:“......”

    周明谦今天脾气好的,让她感觉在做梦。

    周明谦思忖片刻,“要不你去念个导演专业?我给你引荐导师。你不不懂得地方来找我,我手把手教你。”

    余安愕然,抬眸,不可置信望着他。

    她脸上还挂着泪,眼睛湿润,纯净又惹人心疼。

    周明谦上前半步,鬼迷心窍,低头,在她眼上亲了一下,“是我不好,不该惹你,别难过了。”

    他的话,余安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那一吻,余安的五脏六腑都炸裂。

    她反应迟钝,过了两秒,才赶忙往后退,撞到玄关柜一角,顾不上疼,她拉开门,‘砰’一声,门关上。

    落荒而逃。

    “余安,怎么了?”迎面过来的制片人,伏总关心道。

    余安擦擦眼泪,整理好失态的表情。“伏总。没什么。”

    伏总今天在片场,周明谦莫名吼余安时,他就在旁边。“跟我说说,是不是周明谦又吵你了?”

    余安连连摇头,“没有,没有。”

    自从剧组的人知道余安是孤儿,都格外对她照顾。

    伏总:“你们周导他就那样,上午也不是针对你,别往心里去。”

    “没有,谢谢伏总。”余安回房。

    伏总敲了周明谦的门,周明谦以为是余安去而复返,心里稍稍舒坦一点,结果开门见到的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顿时泄气。

    “你又为难人家小姑娘了?”伏总关上门。

    周明谦没吱声,他总不能说,他偷亲了余安。他竟沦落到上杆子倒贴。

    伏总当他的沉默是默认,“余安跟别人不一样,她心里敏感。”

    这话说的,就好像他不敏感一样。周明谦还是没吭声,给伏总倒了杯茶。他岔开话题,问伏总什么事。

    伏总过来是告诉周明谦,《余生》可以开始宣传,莫予深给他来电话,奚嘉二次用药的治疗效果显著。

    没什么意外,明年应该能恢复得差不多。这个恢复得差不多,不是彻底康复,是她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不用受记忆和病痛折磨。

    周明谦许久没关注奚嘉,偶尔知道奚嘉近况也是从余安那里听来。

    恢复了就好,他还欠奚嘉一句道歉,不然这辈子,都不安生。

    《余生》微信群还保留,伏总在群里发了通知,让他们各自把空闲时间发过来,他尽量协调到一块,不耽误他们现有工作。

    这次宣传,叶秋不参加。

    霍腾经纪团队不想捆绑宣传。当然,季清时也早早打过招呼,不要让叶秋以绯闻形式出现在大众视野。

    叶秋落个清净,她正好不想跟霍腾同台。下午,霍腾发消息给她约她吃饭,她婉拒。

    群里好久没那么热闹,聊天消息瞬间屠屏。

    姜沁在国外,她发了张随手街拍在群里。

    姜沁今年上半年拍了一部电影,杀青后就没了踪影,连活动都不参加。

    伏总问她,在那边是拍戏还是有时装活动。

    都不是。姜沁出去散心,到处旅游,不知不觉就来到这一站。她对这里不比北京陌生。

    当初就在这念得大学,第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也是在。

    分手也是在这。

    自打分手,她极少来这边。

    这一次,不知怎么,又来了。

    伏总算了算时差:【你那边才早上七点半,你怎么就在时代广场溜达?】

    群里消息多,这条很快被覆盖。

    姜沁就当没看到,没回。

    她把手机揣兜里,沿着路,漫无目的朝前走。

    微凉的阳光,清冷的早晨,忙碌的人群。大街上,仿佛就只有她,闲人一个。她不知道为什么来,为何留。

    反正就走到了这里。

    伏总@她:【几号回?】

    姜沁没看手机,伏总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应,直接给她打了电话来。

    姜沁想了想,“随便哪天。”

    伏总愣了下,“意思就是你的时间配合宣传时间?”

    姜沁‘嗯’了声。

    伏总还以为她旁边有人,说话不方便,他匆匆收线。

    “姜沁怎么性格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拽得跟大爷一样。

    周明谦漫不经心道:“我上哪儿知道去。”他现在想着的是,余安回到房间后,在干什么。

    是不是还要坚持离职?

    接下来连着两天,周明谦没见到余安的面。她给他发消息请假,说发烧感冒了,怕传染给别人,暂时不去片场。

    周明谦:【晚上我带你去医院。】

    余生:【不用,吃过药了,我躺两天就好。】

    周明谦无言以对,没再管她。以为她只是找个借口,暂时不知怎么面对他。

    余安是真的感冒了。那晚回到房间,她没插房卡,屋里漆黑一片,她趴在床上想了很多,眼泪也掉了不少。

    后来睡着,空调没开,被子也没盖。

    半夜被冻醒,第二天早上就高烧。

    余安没来片场,叶秋开始担心。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武杨过来,打扰了她平静,再加上周导那一声吼,她可能难过了。

    但又觉得不应该,余安那么坚强一个小姑娘。

    叶秋给余安发消息:【是不是变天,身体不舒服?】

    此时,外头大雨哗哗。

    余安:【发烧了,病毒性感冒,怕传染给你们,没事儿,我明天就能去上班。天冷,你也多穿点,别着凉。】

    叶秋放心。她今天戏份结束,去卸妆。

    《余生》群里的消息又刷屏。

    今天伏总带着几个主创,走进大学校园宣传。这次宣传跟之前不同,之前宣传是不知道档期,现在基本定下来明年播。

    主创里,只有姜沁没去。

    她不知道原因,大概是在国外还没回,或许,是不想跟向落同台。

    叶秋关了手机屏,换衣服,卸妆。

    外头的雨还在下,比刚才小了不少。淅淅沥沥。她不着急回去,拿了面膜敷。

    这两天季清时没再来剧组,她松了口气,她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叶秋把面膜摊平,靠在椅背上,眯眼,放空自己。

    化妆间的门虚掩,很轻地敲门声,有人进来。

    叶秋睁眼,从镜子里看到霍腾,他今天穿了西装,成熟温暖。

    “今天怎么有空?”虽然那天婉拒了他的邀约,可见到面,她还是假客气寒暄两句。

    霍腾:“宣传结束,坐了伏总的车,就过来探班周导。”

    避开提她。

    叶秋淡淡一笑,她指指脸上,“刚贴上去,一片很贵。”

    潜台词,没法陪他好好聊天。

    霍腾也不介意,他随意靠在化妆台上,盯着她看,以前他不能直视敷面膜的脸,看叶秋时,却没什么排斥。

    “这个角色戏份听说特辛苦。”

    “还行。”叶秋两手压着额角面膜,说话声很小。

    霍腾:“叶秋。”

    叶秋感觉他声音不对,太过严肃。她从镜子里看他后背,“怎么了?演戏遇到烦恼了?”她故意扯偏。

    化妆间的门没关紧,半掩,不时有人路过,外面的动静,里面听得一清二楚。

    刚才霍腾特意没关上,留了门缝,他怕会有闲言碎语,这样门开着,也没了什么秘密。

    “我们认识到现在,一年十个月。”他喉咙紧了紧,这种紧张,只有在宣布影帝花落谁家时,他有过。

    现在,又莫名来袭。

    叶秋:“你是不是今天宣传,又入戏了?你...”

    “叶秋,”霍腾打断她。

    确定外面没人经过,他才压低声音说:“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不是跟你表白,心里堆了太多话,快放不下。我知道,我之前顾虑太多,不够果断,瞻前顾后,让你失望了。我清楚,你不会再给我机会。今天,我就是突然想来看看你。”想她了。

    叶秋拽下面膜,“你跟你经纪人闹矛盾了?”

    “这哪跟哪儿?”霍腾承认:“她确实对你有偏见,她可能见太多,就自然而然代入。时间久了,别人会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用不着在意别人怎么看你。”

    叶秋依旧没看他,还是盯着镜子。霍腾侧过身,她能看到他的侧颜,很帅,棱角分明。

    女粉丝都说,他是最美侧颜杀。

    霍腾的视线始终在她身上,“我暂时也没恋爱结婚的打算,如果你三十岁,还是没遇到合适的人,你就来找我,我等你。兴许那个时候,我们就把什么都看淡了,名和利,得与失,我们都不会在乎。”

    叶秋脸上,刚才敷面膜,有褶皱的印痕,白白一道,霍腾伸手,想给她擦去,手僵在半空,又作罢。

    叶秋,“谢谢,我自己来。”

    霍腾:“我经常后悔,如果去年《余生》杀青,我就跟你表白,我们现在应该过得挺不错。”

    叶秋不想再提这些,“你喝点什么?”

    霍腾按住她肩膀,让她坐下,“不用忙活,我这就走,还要赶去我那个剧组。”

    两人之间沉默了片刻。

    霍腾站起来,“照顾好自己。”

    叶秋起来送他,大方道:“谢谢你过来探班。”

    霍腾笑了笑,嘴角都是苦涩。

    还没走到门口,门从外面推开,进来的人是季清时。

    情敌,狭路相逢。

    三人皆是一怔。

    霍腾转身,临别,他上前抱住叶秋,在她耳边小声道:“不用谢我。”

    很快,他松开她。“我回去了。”他看都没看季清时,抬步离开。

    叶秋看向季清时,他脸上表情僵凝。

    季清时张了好几次嘴,才发出声:“你们在一起了?”

    叶秋没吱声。

    季清时不知道自己还在盼什么,还在期待什么。其实,问出来,他也觉得多此一举。“打扰了。”祝福的话,他说不出口,转身就走。

    叶秋从没看过他如此落寞受伤的背影,很快,脚步声远去。

    --

    翌日。

    余安好了不少,复工。去摄影棚路上,遇到不少同事,他们关心,问她这两天怎么没去片场。

    余安一开口,鼻音很重,不等她说话,大家就知道她感冒了。

    十月底,昨天刚下了场大雨,气温骤降,有初冬的味道,换季感冒再正常不过,她们也没多想。

    三天没见,周明谦没了脾气,只剩关心,“你体质不是一向不错,怎么就突然生病了?”

    余安:“可能着凉了。”她应了一句。

    她离周明谦有段距离,眼睛也不看他。

    周明谦叹口气。真真小玻璃心,他就说了她两句,她能难过到感冒。

    余安拿了周明谦杯子去倒水,在他找到新秘书之前,她还是要尽心尽责做好每件事。

    昨天那个吻,她全当他是酒后冲动,没任何意思。

    今天拍摄外景部分,风不小。

    余安拿着周明谦杯子,跟着一块出去。

    周明谦怕她冷,“你去摄影棚,别...”杵在这碍事。后面那几个字被他给吞下去,要是说出来,她又要玻璃心。

    “别着凉。”

    他换了个词。

    余安:“不冷。我穿得多。”

    周明谦不敢再多说,只好由着她。

    一天下来,余安也没说几句话。跟他之间始终保持距离,明显在躲他。

    收工后,周明谦让她等他一块回酒店。

    余安以为他有事要安排,便等他一起。

    剧组离酒店不远,开车也只要几分钟,他们走路回去。

    周明谦今天心平气和跟她聊天,问她:“还是决定要离职?”她今天又把之前的邮件重发一封到他邮件。

    他看到了,没点开。

    余安语气坚定:“嗯。”她不能贪恋一时的温暖,就忘了自己是谁,跟他有多大差距。

    没有结果的恋情,何必去开始。

    就像她跟武杨,其实一早就注定没结果。那个时候,可能自己太过天真。

    周明谦:“离职了,打算去哪儿?”

    余安摇头,“还没想好。应该不会留在北京。”

    周明谦脚步慢下来,“你这样的缺心眼,换个老板,把你卖了,你还喜滋滋帮人家数钱。你确定,你到别处,还能找到比我再好的老板?”

    “找不到了。”余安也实话实说。“所以周导,我从来没生过您的气,那天您说话太大声,我只是一下不习惯,没怪您,也没生气。”

    周明谦不想听这些,听着烦,让她打住,“说正题。”

    余安迟疑几秒,想着正题是什么:“我休息一段时间再考虑去哪。”她从来没去长途旅游过,找个地方待一段时间,再打算以后,反正去哪都是一个人,无牵无挂。

    周明谦不关心她准备去哪找工作,反正她走不了,他不放心。

    就她这种性格,觉得世界上都是好人,受了委屈也往肚子里咽,永远不会为自己争取,对的错的,她都揽下来。

    “没让你说这个。”

    余安不明所以,“那说什么?”

    周明谦:“你到哪再去找个像我这样的老板。”

    余安不知说什么,心里难过。就算找不到,也不能赖着不走,要是她不喜欢他,没小心思,她会一直给他打工。

    周明谦安静半刻,“既然找不到,你就安安心心留在我身边不好?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非得堵那一口气不行?”

    余安忍着心里的疼,还是拒绝了:“两码事。”

    “余安,”周明谦停顿很久,他第一次跟女人这么小心翼翼表白,结果被拒。他隐忍着脾气没发作:“你非得把我气得再犯胃病,你才罢休是不是?”

    余安解释:“我没有。周导,不管您信不信,我真的不生您的气。”

    周明谦没说话,自己生闷气。

    他怕再说错了,她会掉眼泪,会感冒加重。

    两人之间沉默了好一阵。

    路上车来人往的喧嚣声都驱赶不走这种压抑。

    余安不敢再糊里糊涂,在武杨那受的伤,让她此时清醒着。武杨个人条件跟周明谦比,又差了很大一截。

    跟周明谦恋爱,她没那个底气,就连暗恋,她都放在心底最深的地方,有时自己都觉察不到。

    周明谦自我调节,缓和不少。

    路对面是king的旗舰店,灯火辉煌。

    周明谦示意余安看那边,“你去过那家店没?”

    余安收回视线,“没。”

    其实,逛街时,她进去过,只看了看,没买,太贵。

    周明谦接着道:“还记得king的广告词吗?”

    记得。他娱乐节目首秀时,主持人给他机会做广告,他就说了那句:king,一生只为你守候。

    从他磁性的嗓音说出来,特别有质感,也让人心动。

    周明谦:“这句广告词就是苏叔叔女儿创作的,那个广告也是。”

    余安不知道,他口中的苏叔叔是谁。

    周明谦见她一脸迷茫,他解释:“就是那家网红烤红薯店的老板。那家店,你听过吧?”

    余安不止听过,还特熟悉。以前武杨经常买烤红薯给她吃,。

    那时武杨买个烤红薯,再去接她下班。

    她来不及等电梯,怕武杨等着急,就从楼梯一路跑下去,出了大厦门口,她调整呼吸,一步步走向他。

    武杨喜欢独立的女孩,她不敢黏着他,很多次,她想跑着扑到他怀里,后来又没敢。

    不过他能来接她下班,她已经知足。

    也以为,可以那样一辈子。

    但梦,终究有醒的那天。

    王子会离开,她不是灰姑娘,没有水晶鞋。

    周明谦的话还在继续:“店老板女儿是时尚摄影师,我们家king珠宝的所有新品广告都是她拍摄。”

    余安认真听着,这是第一次,周明谦跟她说工作以外的话题。

    周明谦:“当时我觉得这句广告词太土,差点掉渣。”顿了下,他说:“今天发觉,也还凑合。”

    余安不知道他怎么一时心血来潮品评广告词。

    周明谦忽然侧脸,“那句广告词,就是现在我想对你说的。”他看着她的眼:“我能力一般,但给你一个家,养活你和孩子,不成问题。能不能别离职?”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商都县| 汶上县| 漳浦县| 同仁县| 北安市| 泉州市| 获嘉县| 北票市| 夏河县| 东乡县| 买车| 阳谷县| 阿拉善左旗| 小金县| 盐亭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