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琢玉 > 第六十章
    蔺尘没说话,傅玉殊抱着她的手收紧,过了片刻后,旁边传来一声门响,两人一起抬头,便见蔺尘的房门轻轻晃动,蔺尘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傅玉殊的手,平和道:“应该是她醒了,我回去看看,你别担心,我心里有数的。”

    傅玉殊应了一声,蔺尘转身回了房中。她推开房门,就看见越思南躺在床上,她走到越思南边上,看着越思南绷紧身子,闭着眼睛,轻轻颤抖着。

    “你害怕么?”

    她开口出声,越思南没有说话,蔺尘替她掖好被子,柔声道:“你别担心,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会把你安置在一个安全地方,你不用担心。”

    “我能去哪里?”越思南出声,声音沙哑,蔺尘站在边上,许久后,她开口出声:“我乃蔺家少家主,我会将你安置在蔺家,如何?”

    越思南听到这话,她慢慢张开眼,诧异看着蔺尘,她一字一顿,缓慢出声:“我会,连累你。”

    “无妨的。”

    蔺尘笑了笑:“我乃蔺家少家主,我的未婚夫傅玉殊,也是傅家继承序列第一位,我决定藏你,你不用担心。”

    越思南盯着蔺尘,眼中惊疑不定:“你不骗我?”

    “不骗你。”

    蔺尘声音温和,她将越思南的木偶放在她边上,刻意放柔了声音:“你睡吧,我守在屋里,没人再能伤你了。”

    说着,蔺尘起身,她到了窗户边上,将剑抱在怀中,靠窗而眠。

    月光洒落在她身上,让她面具上的金菊纹路在月光下熠熠生辉。越思南静静注视着她,好久后,她终于闭上了眼睛。

    等越思南睡下,蔺尘再次睁开眼,转过头去,就看见傅玉殊还站在庭院里,皱眉看着她。似乎等不到一个应答,他就不离开。蔺尘瞧了他片刻,她忽地朝他招了招手。

    傅玉殊愣了愣,但还是走了过去,蔺尘看他神色不善走来,她凝视他片刻,最后她伸出手,捂住了傅玉殊的眼睛。

    傅玉殊眉头皱的更深,然而便就是那片刻,蔺尘掀起了自己面具下半张脸,她探过头去,在傅玉殊面颊上浅浅一吻,傅玉殊整个人僵住,便听蔺尘覆在他耳边,小声道:“回去吧,我不查了。”

    傅玉殊假作镇定,点了点头,小声道:“你想通便是,我去睡了。”

    说着,他便转过身,僵硬着往回走,走到半路,竟就直直撞到了柱子上。

    身后蔺尘“噗嗤”笑出声来,傅玉殊轻咳了一声,转过头,便匆匆回去。

    傅长陵静静注视着傅玉殊仓皇而去,他在长廊上站了片刻,便转身回屋,他路走了一般,便看见长廊尽头,有一个人,一手提剑,一手掌灯,静静站在远处。

    他似乎是刚刚起身,身着单衫,头发散披在身后,发带缠绕在他纤细消瘦的手腕上,傅长陵见得来人,不由得有些诧异。但他没有出声,他看着静静站在那里的人,骤然生出了一种错觉,他觉得这个人仿佛一直在等着他,前世今生,他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那人掌灯在身后。

    他朝着秦衍笑了笑,温和道:“师兄怎么来了?”

    “见你久出未归,”秦衍平静解释,“便特意来看看。”

    “这样。”

    傅长陵点点头,秦衍见他神色无恙,便道:“回吧。”

    傅长陵应了一声,跟上秦衍,秦衍提灯在前方,照着前路,傅长陵沉默跟着,他踩在秦衍走过的脚印上,一步一步跟着,跟了一半,秦衍突然顿住了步子,他转过头去,凝视着某个方向。

    傅长陵随着秦衍一起转过头去,疑惑道:“怎么了?”

    “是新年。”

    秦衍出声,傅长陵尚还在茫然,便见远处有烟花冲天而起,骤然绽放在天际。

    烟花“砰砰砰”响在远处,两人并肩凭栏而望,直到这一刻,傅长陵才意识到:“现下是新年吗?”

    “嗯。”

    “这烟花,你看过吗?”

    傅长陵转过头,看向忽明忽灭烟花照亮的光芒中那个人,他仰望着远处,神色平静中带了几分怀念:“看过。”

    “多少次?”

    “记不清了。”秦衍声音平淡,似乎是在说一件再平静不过的事,“每一次死去,等醒来的之后,这一天,这个点,总会重复一些固定的事。比如会有人在这一天来救人,又比如说,这一天半夜,白玉城会为了庆贺自己得救以及新年,在半夜放烟花。”

    傅长陵没出声,他静静注视着他,秦衍转头看他,见得傅长陵眼神,他不由得道:“怎的了?”

    傅长陵听到他问,他笑了笑。

    “秦衍,”他叫了他名字,郑重又认真,“我知道这一句话或许来得太晚,可我还是想说。”

    他说着,喉头哽咽:“谢谢你。”

    烟花声“咻咻”往上,而后在天际炸开,秦衍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遥望着远方。

    傅长陵站在他身边,虽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没有任何言语,可是那一刻,当秦衍站在他身边,他却就觉得自己生出无限勇气。

    他小心翼翼伸出手去,轻轻握住秦衍袖子的一角,秦衍正看远处看得出神,傅长陵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自己的动作,他只觉得烟花不断炸开,“砰”“砰”的剧烈声响,勉强才掩埋住他胸腔那颗狂跳的内心。

    仙人不过凡人节日,过往他也从来没过过,但同秦衍在一起的时候,他却突然感受到了这节日的意义。

    有一个珍爱的人,能陪着你,数过又一个过去,迎接又一场未来,那无论过去多么艰难,未来多么痛苦,却都能生出无限希望。

    他握着秦衍的衣角,也不知秦衍知不知道。

    而秦衍看着烟火落在自己眼里,他依稀感知到身后人的动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那个人站在他身后的刹那,他突然决定容忍这片刻的入侵。

    他只是想起很久以前,他母亲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那时候他还很小,小到许多事都不记得,他只记得炎热干裂的土地,饥饿,他母亲带着他跋涉而行,而后他捧着一个白白的馒头。

    母亲抱着他,一人一半,他问为什么今天有馒头吃,母亲说:“因为今天是过年啊。”

    “这是一年到头,最好的日子了。这一天啊,家里人都会在,都会陪着我们小晏明,然后我们会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有大馒头吃。高兴么?”

    这一天,总不能一个人过。

    秦衍想着,忍不住弯了嘴角。傅长陵看着他,不免道:“想起什么?”

    “一些往事。”秦衍收回神来,声音温和了许多,“小的时候,过年我娘就会给我馒头吃,那时候吃个馒头,就觉得开心极了。”

    说着,烟花慢慢消散,秦衍转过身,同傅长陵道:“回去歇息吧。”

    傅长陵没说话,秦衍往前走了几步,见他不动,便道:“怎的?”

    “没什么。”

    傅长陵笑起来,跟着秦衍走了上去:“走吧,睡吧,明早估计他们就会来叫我们赶路了,睡吧睡吧。”

    说着,他走上前来,手搭在秦衍肩上,拖着秦衍就往前走。

    走了没几步,傅长陵似是突然想起什么来:“啊,我有点事儿,你先回去,早点睡。”

    说着,他忽地转过身,跑着就离开了去。

    秦衍看着他突然离开的背影,皱起眉头,但犹豫片刻,他终究不是个爱管事儿的人,便提灯转身离开。

    傅长陵跑了出去后,便赶紧去了厨房,他从厨房里翻出面粉,用灵力催动,就像炼丹一般,没了一会儿,便做出了一盘白面馒头。

    做完之后,他抬手拍了拍自己沾染了白色粉尘的衣衫,挑选了盘子,便端着盘子回了房间。

    他没有直接进门,装模作样靠在门口,敲响了屋门,秦衍正在打坐,便道:“直接进吧。”

    “师兄,”傅长陵叫着门,“我有点不方便,你来开一下门呗。”

    秦衍气息微顿,他虽然知道傅长陵必然是在做什么无聊事儿,但是他也知道,继续缠下去,傅长陵有的是办法让他开门,于是他选择了不抗争,站起身来,便到了门口。

    他打开门,皱着眉道:“又有什么……”

    话没说完,就看傅长陵把馒头送到了面前,弯着眉眼,笑道:“来,尝一个?”

    秦衍呆呆看着面前的馒头,整个人有些出神。

    盘子里的馒头都做得精巧,个头不大,看上去白白嫩嫩,珠圆玉润,可口得很。

    他已经多年没见到这东西了,修仙者的饮食,基本是灵草灵兽,鲜少有这些凡间也嫌弃的食物。

    傅长陵见他发愣,便捻了一个馒头,送到他嘴边:“我亲手做的,尝尝呀?”

    秦衍看着送在唇边的馒头,完全回不过神,傅长陵将馒头又往前伸了伸,触在他唇上,催促道:“快呀。”

    秦衍不知道怎么的,便傻傻张口,有些生疏咬下馒头,轻轻咀嚼。

    见他吃下去,傅长陵高兴起来,只道:“味道怎么样?”

    秦衍静静咀嚼,感觉面粉甘甜的味道在口齿扩散开去。傅长陵靠在门边看着他,惯来风流不正经的眼里带了些温柔。

    “师兄,”他从兜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秦衍,温和道,“这是红包。愿你来年鸿运当头,大吉大利。等明年今日,咱们还一起过。”

    秦衍呆呆看着银票,傅长陵从未见过他这么茫然中又有些无措的模样,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他将钱硬塞到他手里,随后道:“给我一个铜板。”

    “我……没有。”

    秦衍尴尬出声。

    “一个灵石总有吧?”

    这个有。

    秦衍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了自己的灵囊,当真就翻找了一个灵石,交在傅长陵手中。

    傅长陵看着手里那可怜兮兮的一块灵石,叹了口气道:“我说一块,你当真只给我一块啊?”

    秦衍动作僵了僵,片刻后,他又掏了掏,多放了几块在傅长陵手中,破天荒有了几分不好意思道:“平日用钱地方不多……”

    “够了够了。”

    傅长陵见他这认真模样,怕他当真,忙道:“你随便给我个铜板,我都高兴得很。新年就讲个兆头而已。你给了我红包,不给我些好听的话吗?”

    说着,傅长陵瞧着他,手握着灵石,全然一副等着好话的模样。

    秦衍想了片刻,终于生疏又认真开口:“新年快乐,恭喜……”

    他皱起眉头,傅长陵有些好奇他会说什么,却见秦衍想了半天,终于憋了句:“恭喜发财。”

    傅长陵微微一愣,片刻后,他大笑出声来。

    “你啊……”

    他看着秦衍,明明该是责备的话,眼神却又忍不住暖了下来,只是道:“明明看着挺聪明的呀。”

    “不过笨点也好,你若什么都会,”他歪了歪头,“我这个师弟,也就没什么用了。”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鄯善县| 谢通门县| 祁东县| 赣榆县| 利津县| 类乌齐县| 山东| 呈贡县| 永兴县| 饶阳县| 南陵县| 皮山县| 汉中市| 高青县| 富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