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宠妻证道 > 【爱豆恋爱了4】多才多艺
    看见楚凌霄的第一眼,萧飒说不出来那感觉具体是什么样的,就觉得跟他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自跨入餐厅的玻璃大门,远远看见坐在那里的萧飒本人,楚凌霄也就不担心了,大步走过去,冲对方点头问声好,就毫不见外地直接坐下,抬手招来服务员。

    翻开菜单,都准备点菜了,楚凌霄像是才想起来,抬眸态度随意地对萧飒说:“萧先生不介意边吃边聊吧?”

    从来到这个世界,前后不超过二十四小时,楚凌霄也就早上吃了半袋豆浆就一个馒头。

    中午的员工餐算不上好吃,吃了几口就接到电话,随后冷了,饶是现在正是夏季,冷饭也可入口,楚凌霄还是没忍着继续吃。

    所以到现在,看见这样一个干净整洁的餐厅,楚凌霄的肚子后知后觉开始闹腾起来。

    好在这样凡人的烦恼,楚凌霄已经习惯了。

    看这人坐得比谁都自在,萧飒嗓子眼儿里含着一声嘟囔,怎么可能说得出介意这个话。

    所以他只能摇头表示不介意。

    楚凌霄长出一口气,微眯着眼眸盯着菜单,慎重地选了道看起来还不错的菜,然后就等着开饭。

    见他这么郑重,萧飒都不好意思现在打扰对方了,干脆自己也埋头吃饭。

    作为一个奔四的中年单身汉,萧飒一日三餐都挺糊弄自己的。

    一开始萧飒还吃得挺投入的,可等抬眼看见坐自己对面目前都还没自报家门的年轻人开始动筷子后,萧飒忽然就觉得吃不下去了。

    不是败坏了胃口,而是有种莫名的自惭形秽。

    虽说很不应该,然而对比一番,萧飒就是想到了猪与神仙。

    捏着筷子的萧飒:“……”

    楚凌霄可不知道自己看中的经纪人现如今是个什么想法,尝了一口菜,味道尚可,也就垂眸一口一口开吃。

    从出生开始,没有人特意在礼仪方面教导过他,却抵不住上百年锦衣玉食的滋养。

    不说凡俗百味,便是天家风味琼浆玉液,楚凌霄也没少享用。

    此番楚凌霄并未故意作态,镌刻在骨子里的矜贵却自然的流泻而出,看得萧飒一再去瞟他身上的穿着。

    等吃完了饭,楚凌霄擦了嘴,没有下人捧着温热湿巾伺候,只能自己起身去洗手间洗手烘干。

    拾掇完毕,两人重新面对面坐着。

    “你好,我是楚凌霄,南影表演系应届生,希望能签约到你手上。”

    萧飒也已经回过神来,有些扫兴地蹙眉:“楚家少爷?不好意思,我手上人挺多的,也不准备带新人了。既然能拿到我联系方式,相信你还有其他关系,可以直接联系我们老董,给你分配个金牌经纪人都可以。”

    亏得他来的时候还生出过一点点期待,没想到就是个想要扮穷进圈里玩票的公子哥儿。

    楚凌霄注视着萧飒,也没想隐瞒:“目前你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经纪人人选,除了原则性问题,其他的我都能接受,只要能赚钱就行。”

    这下萧飒是真惊住了,屁股动了动,往前匍匐着打量他:“你缺钱?”

    楚凌霄摊手:“你看我哪里像不缺钱的样子?”

    萧飒失笑,一拍巴掌,笑呵呵道:“我看你哪里都像不缺钱的样儿。”

    楚凌霄揣手叹气:“事实上我就是一个没钱没关系的穷一代,萧先生,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所以你的想法是?”

    如果想法不合适,那就别怪他再用一次魔魅之术了。

    虽然挺对不起萧飒的,也只能怪他倒霉,谁让自己现在能找的人里就他最合适呢。

    如果不是经济现状拖后腿,刚才接完陶乐电话他就已经赶去深市了。

    别看楚凌霄一件件一桩桩进行得有条不紊,心里却始终焦灼不安着,行事间难免多了两分急躁。

    萧飒收敛了笑,双手搁在桌面上,十指交叉,眸光闪烁不定地盯着楚凌霄看。

    许久之后,萧飒终于开口,问:“你说你相信自己,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能力让观众记住你?”

    楚凌霄沉吟片刻,抬眸:“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语气认真,态度诚恳。

    却听得萧飒一噎。

    说好的时代巨星呢?合着你丫就是把我忽悠出来,然后这么郑重其事地告诉我,你想出道当花瓶?

    不管怎么样,萧飒也不能否认楚凌霄有这个当花瓶的本钱。

    所以最后两人换了个咖啡厅,把合同先简单敲定好。

    “待会儿你回去,整理一份简历发给我,回头我再考虑拟定正式合同的事。”

    萧飒抬手看手表,已经七点多了。

    虽然他今晚其实没什么事,可身为不靠谱花瓶的未来经纪人,萧飒认为自己该端的架子还是不能垮的。

    楚凌霄点头,干脆地答应,两人就一起出了咖啡厅,在门口分头各自离开。

    楚凌霄回学校简单收拾了自己的行李,也没特意等不知道去哪了的两位室友,直接拎包就走了。

    他只带走了为数不多的几套换洗衣服并毛巾牙刷香皂等物,其他的一应未带。

    哪怕纯穷到这等地步,楚凌霄也绝对不至于节俭到记得带上被褥盆碗。

    所以赵西海他们一直到两天后才明白,楚凌霄已经搬走了。

    出租房是典型的单身公寓,专门针对北漂一族的需求,户型简单,里面也有最基础的家具,要求不高的人拎包就能入住。

    楚凌霄自然不会让小妻子睡不知多少人睡过的床,所以第二天就从自己为数不多的一万多积蓄里挪出四千多块钱,买了张全新的双人床。

    买完床,楚凌霄就醒悟过来,自己不适合管这样穷的家,所以他及时打住了准备继续添置厨房用具的脚步,暂且只给出租屋换了床。

    下午,楚凌霄接到萧飒电话,通知他去一趟公司。

    急着挣钱的楚凌霄无有不应。

    昨晚上睡觉前,对着手机,楚凌霄犹豫良久都没有再给陶乐发信息或者打电话。

    不能见面,看不见对方的神情,楚凌霄无法精准判断对方的反应变化,这给楚凌霄带来很大的不安。

    所以为了事态不失控,楚凌霄只能保持住两人以往数年的交往模式,以不变应万变。

    为了及时赶到,不耽误签约,楚凌霄奢侈地打了个滴滴,十分钟后就抵达了花海影视公司门口,见到了等在台阶下的萧飒。

    今天太阳有点儿耀眼,初夏的下午,阳光更是已经初现灼人。

    萧飒戴个墨镜,双手揣兜,胳肢窝下夹着个蓝色文件夹,唇线往下垂着,看着挺有酷范儿。

    等看见楚凌霄,萧飒立马抽出手,拿着文件夹就小跑了过来,抬手把文件夹拍楚凌霄胸口上,开口就是不满地语气:“你丫给我的简历怎么回事?哥在这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会忽悠的!”

    天知道昨晚上他有多想连夜杀到楚凌霄面前,把这张写着“擅长君子六艺,爱好剑术”的简历一巴掌狠狠糊在他脸上。

    都已经立志要当新生代花瓶了,咱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弄这么高大上的人设做什么,还嫌这两年娱乐圈里被人设害惨的艺人不够多吗?

    为广大人名群众的娱乐生活添砖加瓦,那也不是这么添的啊!

    楚凌霄默默看着不知为何气急败坏的萧飒,真切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应该提前一个月认识对方。

    同一个人,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变化为何能那么大?

    在记忆里,萧飒分明就是一位严肃较真,擅长谋定而后动的智者。楚凌霄只想找个能料理一应琐碎事务,自己只需要好好挣钱的经纪人。

    不知道面前这大忽悠已经嫌弃起他的萧飒等了半晌,没等到楚凌霄的解释,觉得对方这样太过分了,连他这个经纪人都要骗,抬手隔空点着楚凌霄,“既然你对我都不诚恳,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还有更过分的话萧飒没说出来,他觉得楚凌霄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好,所以有恃无恐,想劝一句别以为娱乐圈是他可以侍靓行凶的地方。

    可对着这样一张多看一眼都觉得眼睛如沐春风的脸,再加上对方自带贼仙儿的气质,萧飒嘴唇动了几次,都没能把这话说出口。

    楚凌霄皱眉,低头看了眼手上的简历,压着性子耐心询问:“萧先生,你为何这么生气?是我简历有哪里写得不对吗?如果是嫌我会的东西太少,我还可以学。你放心,我学东西挺快的。”

    生活不易,多才多艺。

    为了钱,楚凌霄决定,哪怕是萧飒让他去学戏腔他也得咬牙忍了。

    萧飒气笑了,一把抢回简历,用指头一个劲戳擅长那一排,“哦,你说你擅长君子六艺,那你知道君子六艺是哪六艺吗?”

    楚凌霄用关爱文盲的眼神看他一眼,吐字清晰:“礼、乐、射、御、书、数。”

    萧飒一噎,眨巴眼,好吧,你小子还是有点常识的,“那你知道这六艺具体是什么吗?”

    这就好比让一个人解释“一”是什么意思,楚凌霄忍不住了,眉头一点点皱起:“礼是礼仪,乐是音乐,射是箭术,御是驾车,书是书法,数是阴阳五行之术。”

    萧飒:“……”

    回头看简历,再抬头看楚凌霄,又回头看简历。

    如此反复数次,萧飒甩着简历给自己扇风,让自己心平气和。

    甭说,大忽悠虽然扯了点,可他至少知道君子六艺具体是啥。

    像他,他自己就不知道原来数不是数学,而是那什么阴阳五行啥啥的。

    “那你爱好剑术这里,是个什么解释?”

    萧飒背着手,觉得如果楚凌霄都能勉强糊弄过去,其实看在这张脸的份儿上,还是很有签约价值的。

    大不了出道以后就给他弄个装逼二货的人设,相信愿意买账的粉丝还是能圈不少的。

    楚凌霄却彻底按捺不住了,反问道:“萧先生,今天你约我来,只是为了让我陪你站在这里,然后说一堆毫无意义的话吗?”

    如果对方敢说是,楚凌霄决定转身就走。

    虽然萧飒是目前最适合的人选,却不代表对方能这样肆无忌惮地消遣他的耐心。

    “毫无意义的话?”萧飒瞪眼。

    然而在跟楚凌霄冷静中暗藏不耐的眼神对视中,萧飒一点点败下阵来,狐疑不决:“难道你写的这些,真的都会?”

    楚凌霄闭眼,深吸一口气,侧身按揉眉心,“所以你刚才生气,是因为你认为我不会?”

    嗯,好吧,萧飒抬手挠了挠脸颊,掩饰自己的些许心虚,嘴上嘟嘟囔囔:“不是,这怀疑不是挺正常的嘛,哪怕正常人看了不会产生跟我一样的怀疑?”

    楚凌霄已经懒得跟他扯谁对谁错了,抬手示意公司大门口:“如果你有疑惑,道具齐全的情况下我可以为你现场展示一下。”

    虽然楚凌霄说得足够坦然正气了,可萧飒还是带着人进公司,找了个练习室,让自己助手给准备了相应东西送过来,然后关门检验。

    礼、御、数不好展示,所以是从乐开始。

    萧飒拿了个葫芦丝捏在手里把玩,抬下巴示意旁边的笛箫二胡琵琶古琴古筝等物,“呐,我也不知道你具体会乐里的啥,不过你说的是君子六艺,我就给你全准备的古代传统乐器,你会哪个,会哪些,都展示一下吧。”

    至于助手那个愣头青混在里面的葫芦丝,萧飒觉得还是不要试了吧,他没办法想象楚凌霄吹这玩意儿的画面,眼疼。

    楚凌霄谨记“多才多艺”才能更好混饭这一点,从琴筝瑟到箫笛,一种一首简短的曲子。

    琵琶二胡楚凌霄没学过,可触类旁通,只上手找了弦音,一分钟不到楚凌霄就能学会使用这种乐器。

    萧飒从一开始的狐疑等待,到后面的睁眼惊异,手上的葫芦丝都转不动了。

    “嗯......你会现代乐器吗?”

    萧飒觉得自己飘了,竟然希望楚凌霄给他肯定的回答。

    楚凌霄却给了他否定的答案:“没学过,不过我学习能力不错,如果你需要我学会的话,安排课程,一周内应该就能学会。”

    想了想,楚凌霄没敢托大,加了一句:“中等水平。”

    毕竟这个时代是他所不熟悉的特殊时代,很多人从记事起就开始学习一项乐器,数十年如一日的练习,就跟他钻研剑道一样。

    这样的大家是值得尊敬的。

    萧飒有点失望,又有点松口气,“学肯定是要学的,现在的艺人,怎么都要会弹两首钢琴曲。那现在,咳,”

    抬眉梢,暗含期待地问:“你给舞个剑?”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蓝田县| 巴里| 喀什市| 黄浦区| 津南区| 宾川县| 鄂伦春自治旗| 淅川县| 本溪| 松溪县| 保靖县| 泾阳县| 营山县| 古田县| 尚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