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人耽美 > 田园小记 > 田园小记 第一百六十八章 到来
    入内,是一间宽敞的里堂。

    雕刻精美花纹的窗格横在左边,些许阳光透进来,照的一室明亮。

    房间两旁,几根红木柱撑住顶梁,柱子底部几株栩栩如生的牡丹娇艳绽放,盘绕一起,竞相往上攀附。

    正前方,是一张朱漆案桌,案桌两旁摆着几张檀木椅。

    西墙挂着一幅“千军万马”图,占了半个墙壁。每一匹骏马姿态皆不相同,一致的却是那股恣意、洒脱的气势,为这房间平添了一丝壮阔。

    整个房间大气而不失雅致,可以依稀窥出准备之人十分用心。

    俊美如画的男子安坐高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底下同样俊俏的男子,谦卑跪下,背挺得笔直,胸口微微起伏能瞧得出有些紧张。

    “将军,卑职有罪,没能护得姑娘周全,请将军责罚。”

    被唤作将军之人正是连夜赶到的亓炎晟,这会儿连盔甲还来不及脱。不过,即使是风尘仆仆依旧掩饰不了周身的风采。

    “人现在何处?”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直击人心,虽是淡淡的语气,却让人莫名的心慌。

    “回将军,被关在寨子里,卑职去探寻过,有数十名高手看守,暂无危险。”

    “出去领罚吧!”淡淡看了眼跪在面前的人,这般轻松道出。

    “是!”

    朱武没有一丝迟疑,毫不犹疑回道,只是略带颤抖的声音表明他还是有一些恐慌,并不是表面那般镇定。

    亓炎晟的“领罚”,不用说,就已经知晓,三十军滚棍,一下不少。不管职位高低,出了错,就得受罚。

    朱武觉得自己是庆幸的,这三十军棍对于他犯的错。算是轻的,想来将军是念在自己一直护着姑娘,算是功过相抵吧!

    朱武出门后,亓炎晟冷若冰霜的脸,此时更加黑沉。慢慢起身,屋内走动两步。沉重的银边盔甲,发出叮铃的声音。

    “叩叩!”

    门外响起敲门声,进而,知府大人身着官服,恭恭敬敬进门行礼。

    “下官张启明拜见镇国大将军!”

    “起来吧!”

    方才那丝冷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镇国大将军的官威气派,让人臣服脚下的威严不自觉的透露出来。

    饶是这个已经经历半世浮华的知府也毕恭毕敬站立一旁,大气都不敢出,因着那些传闻,今儿又真真实实感受到。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对待。

    “本将此次前来,要叨扰张大人些时间了。”亓炎晟拉了拉护腕上的绑带,漫不经心道。

    “将军客气了,您能驾临寒舍,是卑职的荣幸!”知府已经见出岁月痕迹的脸上,堆出客气的笑容。

    “张大人请坐吧!”亓炎晟伸手示意边上的位置。

    “谢将军!”知府即是谦卑的话也不敢多说,三个字道出。就势坐下。

    “这两日厨艺大赛进行得如何了?”

    “回将军,明日是最后一场,各家铺子都准备得不错,定是一场精彩的较量。”张启明不卑不亢,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一字不落的说出来。

    早就猜到。他会询问情况,可见其十分重视,哪里敢怠慢。

    不待亓炎晟再次发问,张启明主动交代:“就目前情势来看,属醉仙楼与福宝园两家拿得天下第一厨的可能性最高。这两家用材料奇,做出的菜是色香味俱全,尤其是福宝园做的那道水煮鱼让人叹为观止,十位评定人皆赞其为天下第一鱼。”

    “是吗?”亓炎晟嘴脸不由自主的上翘了,这个丫头做什么都能掀起一番狂潮。只是那鱼真有这么好吃?

    亓炎晟的一抹笑意,张启明看得清清楚楚,看来自己的马屁是拍对了。这个福宝园果真不简单,竟能识得镇国大将军这般人物,那姑娘更是了不得啊!

    张启明不再讲话,该说的都说了,比赛的情势也道得一清二楚,至于怎么做,就等这气概万千的人儿发话了。

    “张大人有劳了!”亓炎晟笑笑道谢,本是诚心诚意,却让人不得安心收下,惶恐万分。

    见他不再说什么了,张启明也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适时行礼告退了。

    知府大人没走一会儿,朱武已经受完罚,走进来。

    “将军!”

    没有一丝抱怨,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嗯!”

    二人之间谈话间,并无半分生疏,十多年的主仆关系,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

    亓炎晟转身去到桌案处,提笔写了几个字,行云流水般潇洒自如。

    “把信送去!”

    铁臂用力挥动两下,纸上的墨迹瞬间干透。说着,将信对折了对折,放进信封里。

    朱武默默跟在亓炎晟身后,并未问出半个字,却已经大致了解到了亓炎晟的想法。

    这般按兵不动的等待,只是送去一封信,定是有了计谋,他了解亓炎晟,不是这般被动的人,他就像一只假装熟睡的狮子,慵懒间早已经将众人看的透彻,只等时机一到,出其不备,狠狠将其撕碎。

    青葱翠绿的山林,坐落在小镇的南方,就像是一个襁褓中的孩子,美丽而可爱,当然,偶尔也有淘气的时候。

    此时天已经暗下来,厚重的夜幕,将小镇笼罩其中。

    今日的炎热少了平时的一半,狂风肆掠,高挺的树木不住扭动着身子。

    茂密的草丛像是翻滚着的银浪,层层叠叠,绵延直到远方。

    半山腰处,隐约可见几处火光点点,黑夜中像是窥视着万物的眼睛。

    “大哥!”

    三当家快步去到大堂,面上满是凝重。

    屋内已经亮起了油灯,大当家等人还围在桌案处,紧锣密鼓的商讨着。

    “出什么事了?”

    听的三当家般慌慌张张叫喊,不悦的转过身,问道。

    “大哥,那人送信来了!”忙小跑两步。上前,从怀里拿出信,递给大当家,一脸的凝重。“山脚镇守的兄弟说是那丫头身边的贴身侍卫送来的。”

    “哼!早就料到那人身份不简单。”众人停下手中忙碌的事。直直看着大当家,后者话音落后,果断的撕开了信封,从里拿出信来,展开。

    龙飞凤舞,霸气十足的几个字跃然纸上。

    嘴脸微微抽搐,宽大厚实的手掌慢慢收拢,青筋暴起,平整的宣纸揉做一团,依稀还能从缝隙中看出几个字来。

    “大哥。说什么?”三当家心急问道。

    “哼!你们自己拿去看!”说着猛的朝桌上一扔,那纸团如同蹴鞠一般桌上跳动两下,瞧着马上要落到地上,三当家眼疾手快接了个正着。

    还未拿稳,便被二当家拿了去。在三当家气急败坏中。念出声来。

    “识时务,把人放了,否则,夷为平地!”

    寥寥几字,足以看出那人的狂妄霸气,瞧他这话,定是做足了准备。

    “他娘的!”三当家忍不住骂出口!

    桌上油灯不住闪烁。像是感受到了众人的愤怒,也一起附和着。

    “老二,你说说,他送这封信的什么意思?”大当家胸口不再起伏不定,这会儿平静下来了。望望二当家手中洁白的宣纸,道。

    二当家虽说也是愤怒。却也隐忍着,牢牢攥紧手中的东西,眼睛微眯,再看了一眼,摇摇头。

    “猜不透。只是不像是警告这般简单!像是在掩饰什么,却又不敢轻易怀疑。”

    众人赞同的点点头,说得十分有理。只是该如何应对,还是得从长计议。

    “哼!我了解他,既然这么说,定是有这分把握!”

    阴冷的声音背后传来,众人一致转身望去。

    见一黑衣男子自黑暗中出现,凶狠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冷气质,更是叫人不敢亲近。

    “大人!”

    恭敬的弓身行礼,这般标准而整齐的姿势,与几人平日的作风大相径庭。

    那人挥挥手,一步步走上前,抽走二当家手中的信,轻蔑的扫一眼,似不在意。脸颊处,咬肌不住抖动,可见对那写信之人的憎恨。

    大当家等人面面相觑,小心翼翼的立在一旁。

    “探得底细如何了?”那人转过头,直直看向大当家,眼中尽是冷冽。

    “除了身边的两个将士,再就是那丫头身边的贴身侍卫,加之统共四人,倒真像是来参加那厨艺大赛般!”

    此时的大当家俨然一个训练有素的将士,一丝不苟的态度,直叫人肃然起敬。

    “哈哈”

    那人忽得仰天,放声大笑,不住的摇头,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

    待停住了笑声,缓缓道来,“传令下去,齐集各路人马,加大对寨子的防守。就是千军万马来,也得给我挡住!”

    “是!”

    众人一致点头回应。

    “另外...”忽得话锋一转:“派人送一封信下山,就说:若是想要那姑娘平安无事,后日午时三刻之前,只身前往,否则,就等着给她收尸!”

    众人一阵疑惑,明知山有虎,难道他真能偏向虎山行?那丫头对他真有这般重要?

    各中想法不一,却没有人敢说出来。

    命令,执行就是了,没有疑问!

    不知何时,窗外下起了瓢泼般的大雨,是这个盛夏的第一场雨。洁净的雨水,浇落在房屋上、田地里、树林间。浇灭了炎热,这会儿已是清清凉凉,十分舒适。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新邵县| 马龙县| 北宁市| 瓦房店市| 商都县| 明光市| 鹤庆县| 工布江达县| 洛南县| 禹州市| 奉贤区| 临西县| 白山市| 大渡口区| 白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