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人耽美 > 田园小记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姐妹
    福气一番梳洗,长途奔波的疲惫早已散尽,这会儿便马不停蹄往外奔去。

    “福气,你是自小就跟着姑娘的吗?”青芽前头带路,回过头来与他说道。

    青芽性子活泼,福气也不是那扭捏之人。虽说,福气做了这么些年的生意,算是老成了。可毕竟还是个孩子,青芽待他便如同姐姐与弟弟一般关系。

    “没呢!今年一过,只四个年头。”福气摇摇头。

    虽说才四年,福气却有一种跟了宝儿十多年的感觉。懂事以来,直至今日的成就,都离不开宝儿亲身教导,以及她为自己铺好的路。

    宝儿于福气亦师亦友,亦亲亦长。

    “真是羡慕你,我跟着姑娘才几日。”青芽眼角弯弯,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福气挠挠头,笑道:“往后日子还长呢!姑娘人和气,你真诚待她,她便真诚待你。”

    青芽坚定的点点头。

    二人边走边聊着,一会儿就到达了目的地。

    满街的铺子,满街的人。

    绸庄,玉器店,药房,钱庄,酒楼,,,鳞次栉比,依次排开。

    可却是一间破旧的屋舍坐落其中,大门随意敞开,门前堆着砖瓦,泥土,断木。

    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这又是哪家要开铺子了。

    二人绕过那堆杂物,跨进了大门。

    “福掌柜。”

    屋内立刻有人迎了出来,文弱书生气,灰白长袍,有些赢弱的身子轮廓出现眼前。

    “胡掌柜?”福气惊呼,“你怎么也来了?”

    胡章笑笑道:“前些天到的,比你早了几日。姑娘交了三间铺子给我,这会儿正忙着测量,规划,选材呢!”

    “甚是辛苦。”福气说着,顿了顿,往里瞧瞧,“宴师傅也来京城了吗?”

    “嗯!与我一道儿的。不过这会儿不在,去各家商铺远材了。”胡章点头应道。

    “这般!对了,我今日前来,主要是姑娘让我送银子来得。没想到你在,咱们就一道儿去钱庄吧!”福气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胡章摆摆手,“倒是不用这么急,还要劳烦福掌柜随我去瞧瞧这铺子的规划可有何不妥之处!”

    福气一愣,他竟然待自己的这般客气。震惊之余,还有些自豪。高兴的满口应道:“行!”

    福气虽说小余胡章十年左右,可做商人的资历不会比他少。就是他待在宝儿身边所见识到的。以及见证了福宝园的兴衰成才的过程,还真是能说上两句话。

    二人一拍即合,正欲往屋内去。

    跟在福气身后的青芽却踌躇了,几经犹豫,还是上前拉了拉他的袖子。

    怯生生道:“福掌柜。奴婢想去见见相识的姐姐们。”

    青芽是宝儿的贴身侍婢,自是不必跟在二人身后侍奉。且她也是有些眼色的,该守礼时守礼,全然不复方才与福气的随意说笑。

    “你自去就是了,瞧完了,就自行回去吧!不必等我,路我已经识得了。”福气转身过身。不必考虑的答应了。

    青芽脸上立马堆满笑意,道了声些,又转身胡章,躬身行礼。

    这才迈着轻盈的步子往后院儿去。

    宽敞的后院,种着几颗中等的香樟树,挺拔着身子翠*滴。

    丝竹声袅袅传来。为这后院儿平添的一丝生气。

    “柳姐姐,云姐姐。”青芽脆脆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房门应声而开,一面色沉重的女子走了出来,见着来人,立即露出笑脸。“青芽妹妹。”

    “云姐姐,”青芽高兴的快步上前。

    二人紧握着手,面上除了喜悦,还有些感动。

    丝竹声也在此时戛然而止,细碎的脚步声屋内传来,一玫红身影显露出来,“青芽妹妹!”

    “柳姐姐!”青芽往屋内看去。

    一身玫红,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柳姐姐,你好美啊!”青芽由衷的感叹。

    “小蹄子,几日不见,倒是会说话了!”被称作柳姐姐的女子媚眼一挑,自成波光,勾魂摄魄。

    青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那云姐姐看看二人,开口了,“进屋说吧!咱们三个虽说才认识几日,却也有些同患难的缘分。”

    “嗳!”青芽复又抬起头,眼角弯弯,笑意满满。

    柳姐姐也是点头赞同。

    同是落魄的三人,因机缘巧合,同侍一主,虽做的不事,却都觉十分幸运。

    “柳姐姐,你竟会弹琴!青芽好佩服。”青芽望着窗边琴案上的一把梨花古琴,赞叹道。

    柳姐姐笑靥如花的美丽面庞却有僵住,随机又展开笑颜,“琴棋书画哪里一样不是我柳媚会的!可都得靠这些吃饭哩!”

    青芽有些没听明白,再是想问什么,那云姐姐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摇摇头,安慰道:“罢!那都是过去了!”

    柳媚微微一笑,点点头,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早晨姑娘命人送来了这把上好的古琴,让她有一丝错愕。

    仿佛从前的噩梦又将上演,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

    姑娘,会这般狠心吗?

    云姐姐转向青芽,问道:“青芽妹妹,这几日可好?”

    说道这儿,青芽便咧开了嘴,“极好,姑娘待我就似妹妹一般,脏活累活从不叫我干,就说端茶递水也甚少。姑娘常说,人要多动一动,力所能及的事儿,自己都不做,岂不形同废人。这句话,青芽不是很懂,是不是姑娘觉得我做得不好?可她又从不说自己。”

    “这你就错怪姑娘了。若是你真的做得不好,她也不会挑了你去,定是看中了的。”云姐姐摇摇头,温柔道。

    眼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那个年纪小小。模样清淡,气势十足的女子。

    又低头望了望桌上的本子,脑海中一丝不解闪过。

    云姐姐,原名云清,正如这名字一般,平平淡淡,普普通通。家境还算富裕,久居深闺,不谙世事。

    无奈家道中落,青黄不接。爹娘便将她家给一富商作妾室。

    云清性子清淡,不喜讲话,受尽排斥,凌辱。最可恨的是那富商一不高兴,便对她拳打脚踢。云清再难忍耐。便逃走了。

    颠沛流离一段日子,不慎落入人贩子手中,直至到了京城。

    柳媚看到云清面上的一丝痛色,心中稍有不忍,她二人皆是苦难中过来的,那种感觉她懂。青芽在三人中算是最幸福的了,如今又跟在姑娘身边。却也正适合她活泼单纯的性格。

    “我给你们叹弹一首曲子吧!”柳媚说着,站起身子,迈着莲步,往窗边走去。

    白嫩纤长的玉指,轻抚摸着琴身,坐了下来。把琴放平,深吸了一口气,玉指开始在古琴上波动,十分流畅。伴随着古琴,婉转又有些哀愁的歌声缓缓流出: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本事哀愁的心情,因着这曲子更加忧伤。

    “啪啪!”

    青芽一脸笑意,鼓掌称赞:“好听!好听!柳姐姐你唱得真好听。”

    青芽欢乐的声音冲淡了满屋子的哀愁,二人也随即露出笑颜。

    “哪里是我唱得好听,是姑娘给的曲子好!”柳媚还有些舍不得的抚摸着琴身,她是爱极了这曲子,对那女子又有了新一层的敬佩。

    云清随不似她那般酷爱,并不能懂其中珍惜的情感,却也知道这首曲子做的顶好。

    “姑娘好厉害啊!不仅会做生意,见琴也谱得这般好!”青芽一脸的崇敬。

    这话倒是让二人震惊了,姑娘做生意?

    “青芽,姑娘是做生意的?做何生意?”柳媚心急问道,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云清同样是目不转睛的看向青芽。

    青芽点点头,“像是做吃食的,今儿老爷,夫人从家里赶过来,大概是来帮忙的。原来咱们这院子就是一间铺子,家里来得掌柜要来铺子瞧瞧,不识得路,我便带他过来,也趁机看看你们。”

    二人对视,重重舒了一口气。

    “柳姐姐,云姐姐,我出门已有一会儿了,得赶紧回去。虽说姑娘不叫我做什么活儿,却也得自觉不是。今日去醉仙楼给老爷,夫人接风洗尘。免不了大鱼大肉,一顿油腻,我得趁他们回来做些解腻的汤水。”青芽看着二人都好,便放心了。瞧着日头渐往西行,该走了。

    “青芽妹妹,谢谢你还惦记着我二人,既然你还忙着,我们就不多留你了,得空了再来坐坐。”云清再次握住青芽的手上,柔声道。

    青芽点点头,眼中泪花闪烁,不知怎的,心里很难受。但她是高兴的,为自己高兴,为柳媚和云清都高兴。

    “好了,小妮子不是要赶着做汤,泪蒙了眼睛,可会找不着回去的路了!”柳媚伸出袖子,轻轻拭了拭青芽的眼角,满是疼惜。
捕鱼游戏平台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 泊头市| 姜堰市| 宣汉县| 清新县| 沐川县| 萝北县| 阜康市| 轮台县| 盐源县| 兴安县| 绥德县| 康马县| 五家渠市| 田林县| 安溪县|